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桥(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诗句

国泰桥,是东江下游一条毛细血管般的支流上,一座不起眼的小桥。

浩浩荡荡的东江,唉声叹气地流过市区的九曲十八弯后,在安民区的东南边,终于找到了出城的机会,向左劈出一条南支流水道,向右劈出两条北支流水道。其中一条比较窄的河道,将安民区隔成两部分。国泰桥,就架在安民街区和下辖的国泰村的河床上。在拥江滨海、河网密布的东莞的桥中,国泰桥,只相当于地球在银河系中的地位。

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东莞这座创造了无数个全国第一,(比如中国第一座大型悬索桥,也被誉为“世界第一跨”的虎门大桥,就坐落在东莞虎门。)以制造业名城闻名全球的大都市,在肋下拥有这么一座小桥,有些令人费解。这犹如李嘉诚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块钱硬币,马云在路边大排档吃过饭后打包,一个身价几十亿的老板拖欠工人工资。但也肯定都有他们的理由。

假如我当市长,有可能不修这座桥。明眼人都能看见,在距离国泰桥直线距离几百米的北边,就有一座比较宏伟的跨河大桥。它有效地将安民区连接起来,将东莞城区和下面的乡镇连接起来。往南边,约两公里的地方,更豪华的跨河大桥有好几座。倘若再将国泰桥修出人模狗样,确实有重复建设,动机不纯的嫌疑。

这座桥一直以来的主要功用,是给贩夫走卒引车买浆之流提供方便。距它不远处的两边大道和大桥的设计,明显在支持有车一族。除了北边大桥有窄窄的一溜人行道外,其他的路段和桥面,要是硬着头皮走过去,只能在汽车缝里多圈绕行,险象环生。从这方面来讲,假如我当市长,肯定也要保留这座桥。免得市民围攻我的办公大楼举报我不关心民生,节假日上访因交通肇事处理不公,让我惶惶不可终日。

我的“假如”有点厚颜无耻。我这辈子,甚至下辈子都没可能当市长。仅仅在五年前,我还是一介草民。五年前,为了讨生活,我每天往返国泰桥两趟。我在安民街道办事处上班,住在国泰村的出租屋里。我过桥的工具一般是骑自行车,二般是我随身携带的“11号”。

那时候过桥,最烦躁的就是与大货车和公交车同行。桥面太窄,无退让空间,往往我都是贴着拉沙土碎石的车厢往前钻。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落一脖领沙子和垃圾。好歹俺也是政府聘用的白领,用不伤手的立白洗的。被石子打疼脑袋是小事,打破了相才可怕。

公交车的讨厌之处在于又高又宽。倘若遭遇到另一辆车迎面扑来,我的每一个下一时刻,都有被车体挤成炒粉皮的危险。就算平安无事,那种穿行在峡谷底的压抑,也让我心生无限恐惧。公交车排出的尾气,永远不像是烧柴油的,而像是烧木柴的。为了快速爬上桥的弧顶,那些司机都会大脚踩油门,一声轰天巨响之后,我就被黑烟淹没了,再从空气里洇出人形,我早变成非洲过来的了。

那年月我问责最多的就是,不是说车要让行人吗?怎么从来都不让?政府怎么也没人出来管管?都是吃干饭的?我也是纳税人,你们把我那点钱花哪去了?……你再瞧瞧那些开小汽车的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他们坐在涂了各色油漆的铁皮箱子里,风吹不着,雨晒不到,透过玻璃看桥上的风景,开车过桥个个骄横跋扈,好像人人都是帝王将相。后来想想,我可能不算行人,是骑自行车的。再说了这规定好像是国外的,起码在香港和澳门才能得见。在东莞这块地皮上,谁会没事找事管这破事。

两年前,国泰桥的变化反映了政府的明察秋毫。先是对大车限行,桥两边架起了限高杆。接着对过往的小汽车进行分时段管理。在上下班的高峰期,总有全副武装的警察站在桥头,指挥机动车礼让非机动车和行人。经常是一条长龙肚皮下压着国泰桥的半边。双向行驶的,为什么只有一条?警察站在那里,专门清理出半边桥面,给行人和非机动车辆慢悠悠地飘过。你要是有功夫能腾挪到半空俯瞰,一定会觉得很奇怪。这条车龙,在同一条道上,一会往左蠕动,一会往右蠕动。这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只有排队的车知道。桥头的两个交警用对讲机,像小朋友玩小火车一样,一会联系这边放行,一会联系那边放行。

其实两年前发生了两个变化。一是我变成了有车一族,每天要往返国泰桥四趟。我那时开始住在莞城区,每天上班在道?镇。另一是沿着国泰村边的滨河大道修通了。你可以从城区往北过了国泰桥,沿着国泰村河边走几公里直接出城,上广深高速,到你想去的任何一个地方。虽然和它平行的南北大道也有这功能。但新修的滨河大道是捷径。这条新路还没来得及安装省略号一样,一个挨着一个的红绿灯。如果我选择绕道过桥,肯定不会在桥头添堵。但沿途的红绿灯路口耽搁的时间总和,相当于过三次国泰桥。我是尝试过多次以后才决定,只走国泰桥进出城市。堵就堵吧,咱是有车一族,心情放平和点就是了。相信很多开车过桥的人也跟我想的一样。

时间久了,保持平和的心态就艰难了。排车龙时我开始和其他司机一样,骂骂咧咧起来。先是骂交警卡不准放行的时间,总是我们这个方向吃亏。交警下班了,骂一些不怕死的,没脑子横冲直撞的行人。想起中国的交通法,开始理解为什么有的司机撞到了人,又返回来碾死。我遇到过一个骑自行车的大嫂,骑自行车顶在我的正前方,那不急不躁的样子气得我不断鸣笛催促。她不仅不加快动作,反而下了车推着走,头也不回一下。我只好跟在她后面爬行。

还遇到过一个骑摩托车的哥们。我鸣笛催促,他干脆横过车子站下来,摆出一副要跟我拼命的架势,恶狠狠地看着我问:你吵什么吵?不就开一破车吗?我回,你总不能占道行驶吧?他更火了,这桥是你家的?我摇摇头。这桥是你出钱修的?我再摇摇头。我走得慢就算占道?有本事你从我身上压过去。老子早活腻了。正好挣点保险费留给老婆孩子。我只好压抑着愤怒说,对不起是我错了。他这才熄了嚣张气焰,骑上摩托车继续游走。我忍无可忍地忍住愤怒,跟在摩托车放屁一般嘟嘟嘟的烟囱后面。终于过了桥。我打开窗子对他喊,我见过素质低的,没见过你这么低的。他哈哈大笑说,老子就是素质低下的无底线。

政府为什么只管小汽车不管行人和自行车摩托车?这是什么玩意交通法。只要机动车沾上非机动车和行人,就是机动车的错。不是说在高速路上轧死人不偿命吗?我从没听过哪个司机能逃过一劫。这年月活得真不是滋味。我们开车的纳税总比行人多交了购置税、车船税,统缴、环保税吧?还有加油、保养、修车什么的。为什么就不能多提供点方便?假如我是市长……我不是市长,市长比我聪明多了。

去年夏天开始,交警已经开始对行人占道,乱闯红灯实行管制了。去年深圳交警在斑马线就已经跟闯红灯的行人干上了。保不准国泰桥下个月起就要惩罚不守规矩的行人。昨天报纸上透露,还要在桥两边安装红绿灯。想到此,我又想起另一件事。

我得抽空跟我表姐说一声,往后过国泰桥的时候,一定要守规矩。别以为车不敢撞你就为所欲为,别以为一箩筐菜倒在桥面上,可以慢慢收拾没人敢惹你。我已经百度过了,对于在国泰桥违章占道的行人,交警也被赋予了罚款的权利。我表姐那个人的性子,不警告她肯定是要吃大亏。

癫癫痫病人发作时该怎么办北京市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最好拉莫三嗪治疗癫痫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