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有一种感情叫同住敬老院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爱情散文

程又青问李大仁,如果老了我还是一个人,你会不会和我一起去住敬老院?李大仁回答,好的。那如果是我,你会不会和我去住敬老院?程又青却说,不要。李大仁笑了,说自己早就知道她的答案是这样。有一种情叫同住敬老院,我愿意陪你在年华老去的时候,静静坐在院子里,看夕阳落去,看云霞染红。我愿意在你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依然在你身边,即使你不懂为什么我可能不会爱你。 有一种友情叫赵薇黄晓明,有一种坚守叫16年我依然在,有一种陪伴叫当你需要的时候···也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们会牵着谁的手,一生细水长流把风景看透,但这样刻骨铭心的感情却永远是内心掩埋的些许小温暖。无关爱情,无关男女。在你们的似水流年里是否也有这样一个特别的存在? 我们相识在七年前,相交在六年前,相知在四年前。后来我们就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不知道该怎么划分我们的感情,哥们儿,男女闺蜜,朋友,同学… 似乎这些的词语都不足以表达我们现在的状态。我们如师如友,有时如情人有时如兄妹,你教我打羽毛球,桌球,游戏… 我拉你去逛街,买衣服,见朋友… 我们每天都会联系,就算是每天互道早安,每天讲今天做的事,每天嫌弃对方幼稚。 我想最初的我是很矫情的,你一定心里十分不爽吧。那次我拉着你去唱歌,可我偏偏要去娱乐城里面唱那种一块钱一首歌,说那种便宜又有气氛。然后换了很多游戏币点了很多首歌,可是没有一首是我唱的,最后旁边有人也要点歌等到我们的歌结束了,他们却早走了。我说,就这样吧,没有人会嫌弃你的歌声吓死人了。你却拿着话筒微笑的看着我。我不懂你后来有没有唱歌,因为我的头早已枕着你的肩膀,脚搭上桌子,姿势不雅的在那样吵闹的娱乐城里睡着了。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一直给你记挂着,现在每次去唱歌还会点很多的歌逼我唱,这纯属不安好心,果然你的心还是很黑的,但这并不影响我继续作弄你的心。后来你的手酸了好几天,可我枕的是你的肩膀,你手怎么酸了?你却说,看你睡着还皱着眉就知道那的光线太强了,我不用手帮你遮着你还用睡吗。虽然你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严肃,语气中略带埋怨,可是为什么还竟然还觉得心里暖暖的?这也助长了我这几年来有些微光线就睡不着的习惯,你看,你还是很坏的。 想起那次我们吃完饭,你提议去看浮桥去玩水,我们都兴致勃勃。我们沿着江边走,河堤上的有很多出来看夜景的人。正巧我们刚到河堤,就看到音乐喷泉开始了,很久没看到夜晚的喷泉了,在音乐到达最高潮,我回头看着你,霓虹灯光的照射下你的侧脸是那么的温柔,我们还是那么的青春无限,我们感叹着城市变化的快速,江边的夜景越来越漂亮。之后我们就出发去浮桥了,可是为什么浮桥那么远,仔细想想那晚我们应该走过了四五座桥了吧,但是在路上我们没有谁说过要回去的话。直到走到浮桥,我才不管是否有人,其实那时已经很晚了,都没什么人了,脱了高跟鞋直接把脚伸进河水中,那走了很久的脚终于在冰凉的河水中得到了一点点的舒缓。我还记得我当时还大声叫道,以后要走这么远,记得打车。后来我自己想起都十分好笑,走的时候还没想到要打车,到了才想起这事,真是傻了。我们一起坐在浮桥上,浮桥随着波浪不停地晃动,夜晚凉爽的风轻轻的拂过脸面。我闭着眼,静静地听着船过的波浪声,汽车过桥的声音,感受着微风拂面,浮桥晃动。在那一刹那,我竟产生时间静止的错觉。到底是气氛安静,风景美丽,还是我太累了? 北海之行我们一起在路边的大排档吃烤鱼,一起在谈天说地,聊近况,毕竟半年不见了,可以讲的话太多了。我依然记得那个闷热的夜晚,我们在暗黄的灯光下一起聊天的场景,只是北海实在是太热了。我们一起去逛老街,到处都是珍珠粉,贝壳之类的,我还买了一串贝壳串的手链,只是现在不知道扔到哪里了。我们还在银滩看日落,就是一个咸蛋黄样,半边的天都被染红了,还可以看到一片片的云霞,红色的。只是它不是在海中落下的,它刚好在侧面,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了,日落好不好看重要的在看的人的心情。还记得为了拍照我们弄得满身是水的狼狈模样,还有第一次被浪花打到,尝到海水的味道,我们异口同声的说道,咸的的样子,默契十足又十分滑稽。 在北海,我曾经问过你,如果以后我还是一个人,你会不会不带老婆孩子还陪我去旅行?你说,会。我不知道这个答案以后是否有变化,但是听到这个答案我是感动的,仅仅是为了有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对我,尽管还只是一个回答。我想说,谢谢你,如此待我。当时我还开玩笑说,如果以后我孤家寡人可以去你家借宿不?你说,来吧,随便住。虽然当时你的语气是开玩笑的,但是你的眼神是那么的真诚,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你。 不管未来我们的感情能走多远,我还是希望,我们的感情可以永远不变。不管以后我们是否已经成家,我希望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去旅游,不会为了家庭而忽视了彼此。有一种感情无关爱情,无关男女,有一种感情叫同住敬老院。

武汉医院癫痫哪家好陇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哈尔滨市羊羔疯治疗专科医院
上一篇:我的沮漳河
下一篇:离别后的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