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长城_1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散文
破坏: 阅读:4862发表时间:2018-01-03 17:08:00

【江山多娇】长城(散文)
   2016年7月,八达岭居庸关长城。
   我站在长城上极目远眺,目光越过河套平原越过蒙古高原,越过黄河越过长江,越过嘉峪关越过帕米尔高原,越过辽东半岛越过大兴安岭。
   目光穿透2300年的层层迷雾,我看见,政治家们在庙堂上运筹帷幄,外交家们在谈判桌上唇枪舌剑,将领们在战场上斗智斗勇,士兵们在冲锋陷阵。生存与死亡,兴盛与衰败,怀柔与剿杀,进攻与防守,贸易与战争,征服与反抗,对峙与融合,一幕幕大戏在长达2300多年间轮番上演。
   这一切都是为了争夺生存空间!
   长城以南大致位于北回归线和北纬40度之间,日照、热量和水土为农作物生长提供了必要的条件,黄河、淮河、长江和钱塘江为广袤的土地提供源源不断的灌溉水源,这一切催生了灿烂的黄河文明和长江文明。我们不妨把视线拉得更远一些,正是处于适中的纬度位置和拥有大河的滋养,古印度的印度河恒河文明、古巴比伦的两河文明以及古埃及的尼罗河文明才得以应运而生。
   长城以北就没这么幸运了,夏季来自太平洋的暖湿气流越过河套平原后受到阴山山脉的阻挡再无力爬升,冬季来自西伯利亚高原的寒流一路南下给蒙古高原带来严寒和饥饿。降水和日照不充分使得长城以北除了草原就是戈壁。
   自然环境决定了生产生活方式,不同的生产生活方式造就了与之相适应的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于是长城也就成了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分界线。
   由于游牧经济的单一性,他们依赖于从农耕民族通过交换获得生存必须的粮食,一旦农耕政权关闭贸易窗口,为了生存,只能通过铁与火的战争或劫掠获得粮食和温暖。
   为了获得稳定的粮食茶叶丝绸等生活必需品供应,入主中原成了游牧部落最大的梦想。从秦始皇统一六国到清朝灭亡这2100多年间,游牧民族建立的政权对黄河流域统治累计时长1000多年,其中蒙古建立的大元政权更是取代南宋把江南也纳入自己的版图。
   同样中原王朝为了一劳永逸解决边疆问题或通过贸易、和亲、敕封等方式与游牧政权和平相处,或拉拢一支游牧部落打击另外的部落,或派军队深入草原腹地远征游牧民族,当外交手段失去作用且任何一方又不占绝对优势时则在在长城沿线展开拉锯战。
   “不见长城下,尸骸相支柱”。我们无法统计这2000多年来农耕和游牧民族死于战争的确切数字,我想它的计量单位应该是千万级别。我也无法计算战争军费开支,更无法计算如果没有战争,那些战死的青壮年能创造出多少财富?
   汉族有亡国之恨,游牧民族也有灭族之痛,你来我往,谁是谁非谁又能说得清?
   在漫长的对峙中,侵略与自卫,正义与非正义,变得非常模糊,当军队越过边境线时战争的性质瞬间就发生逆转。
   把汉族当做中华民族正统,游牧民族只配臣服于汉族的想法既危险又不切实际。汉族当然伟大,当然不应该受到外族的蹂躏和屠杀,北方游牧民族同样伟大同样不应该受到汉族的歧视和践踏。无论是汉族政权还是游牧政权只要失去进取心,把国家和民族推进历史死胡同的时候必然会被新兴的更具活力的力量取代,这股力量可能来自本民族内部也可能来自外部。
   2000多年的封建社会,中国经历了贞观之治和康乾盛世两个高峰,李世民和康熙都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千古一帝,康熙是满族人这个自不必说,李世民也不是纯粹的汉族血统,
   他的奶奶唐高祖李渊的母亲独孤氏就是鲜卑化的匈奴人,顺便说一句,第一次采用科举制选拔人才的隋炀帝杨广的母亲独孤皇后与李渊的母亲是亲姐妹,也就是说杨广的血管里也流着鲜卑人的血。
   谁还能再说汉族就天生是中华正统,游牧民族只要向汉族发起挑战就是大逆不道?
   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交流方式伴随着贸易和战争,时而温和,时而激烈。儒家文化与游牧文化相遇时便多了几分粗犷与剽悍,游牧文化与儒家文化相遇时也多了几分细腻与温情。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文明,在一起碰撞、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把中华文明一步一步推向高峰。
   最值得骄傲的是中华文明从未间断,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印度文明都已烟消云散成为故纸堆中的故事,中华文明还如大河奔腾一般生生不息,历久弥新。
   而长城就是中华文明发展与成长的见证者!
  
   二
   小时候听老人讲《孟姜女哭长城》我第一次听说了长城,故事发生在秦朝,书生万喜良大概是因为私藏了几本禁书触犯了秦朝法律而被押送到边关修长城,他的新婚妻子孟姜女身背寒衣历经千难万险到长城寻夫,得到的却是丈夫死亡的噩耗,孟姜女放声痛哭,或许是她的痴情感动了上苍,坚不可摧的长城居然在痛哭声中倒塌了,一具尸骸出现在眼前,正是她日思夜想的丈夫万喜良,孟姜女安葬了丈夫后,投海而死。
   这个爱情故事让长城这个冰冷坚硬的城墙多了几分温情,多了几分感动。
   西周末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换美人褒姒一笑之后,王室的公信力已经荡然无存。
   当北部草原的犬戎骑兵旋风般杀向都城镐京,烽火再次点燃,受到戏弄的诸侯却对烽火视而不见。于是周幽王成了犬戎骑兵的刀下之鬼,西周就这样灭亡了,历史走进战国时代。
   处于北部边疆的秦国、赵国、燕国吸取教训在北方边境线上建起规模不等的城墙,既防其他诸侯国也防北部草原游牧部落的进攻,这就是最初的长城。
   公元前231年秦王嬴政开始发动统一天下战争,十年后,嬴政结束了全国长达800年诸侯割据状态,随后下令修缮秦赵燕三国北方边境长城,并把三国长城连接成一个整体。
   与此同时,北方草原上另一个英雄头曼也在导演一出统一大戏,他领导的匈奴部落发展成为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兵锋所致无不臣服。短短几年,南至河套平原以北,西至大月氏,东到东胡全部纳入头曼的版图。
   农耕王朝与草原帝国的两大巨头都把目光投向对方身上,碰撞已不可避免。
   黄河百害,惟利一套!性情暴虐的黄河从青藏高原巴彦喀拉山脉由西向东一路狂奔,越过黄土高原后向北温情地拐了个弯,轻轻地把把河套平原揽在怀里,恰如母亲抚育孩子一般温柔而多情。阴山山脉恰如父亲用它伟岸的身躯挡住冬季的寒流同时让夏季的暖湿气流在这儿化为降水。正是有了黄河和阴山的庇佑,河套平原土地肥沃水草丰美,既能农耕又能放牧。
   于是河套平原成了秦朝和匈奴的必争之地。
   公元前214年,蒙恬率30万大军越过秦赵燕旧长城一路北上,如狂风扫落叶一般将匈奴军队打得七零八落,把河套平原收入囊中后将军正要乘胜追击深入草原腹地彻底消灭匈奴,一道圣旨终止了30万大军的进军计划。皇帝命令就地组织防御转攻为守修建长城,将军麾下的30万大军的作战任务转为修筑长城。
   将军仔细研读了圣旨,皇帝的宏伟计划使身经百战的将军感到震撼:以秦赵燕旧长城为基础向东西两边延伸,西起临洮东到大海。
   这么庞大的工程,30万军队怎么够?
   中央政府显然也意识到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幸好有一支人数更加庞大的后备力量。秦朝法令规定如果有人犯了法,只要犯罪情节不严重可以服徭役抵罪,于是这部分犯人人可以补充到长城工地前线。
   劳动力短缺只是诸多困难中相对容易解决的一个,比这更棘手的是修建长城每四个人中就需要一位有受过教育的领导者,试想在战火连天的时代成年男子受教育的比例怎么可能达到四分之一?掌握测绘技术的更是凤毛麟角,山体的起伏河流的走向必须依靠精确的测绘呈现在图上,然后再依据地形图决定了长城修建地点,修建地点又决定了它能否发挥防御作用。
   修建长城需要把山间不规则的石头切割成石块或石条,然后运送到施工现场,原始的运输工具和切割工具是这一切看起来根本不可能。酷暑严寒狂风暴雨疾病以及几十万上百万人的后勤保证更是令这种不可能雪上加霜。
   然而长城却在日渐顽强地向远方延伸,与其说修建长城的建筑材料是石块和石条,不如说是我们祖先的意志和智慧还有几万条人命。这种意志和智慧最终渗透到中华民族的骨髓里,一次一次战胜所有的不可能。
   不久蒙恬多了一位同伴,公子扶苏因直言上谏被父皇贬到边关成为长城工程监工。
   某日扶苏和蒙恬接到要求他们自杀的诏书,扶苏信以为真拔剑自刎,经验丰富的蒙恬怀疑诏书不是秦始皇本人的意愿,拒绝执行命令。蒙恬猜对了,这时候秦始皇已经在东巡途中驾崩,这份诏书是丞相李斯宦官赵高和公子胡亥的阴谋。第二年,蒙恬再次接到自杀的命令,这一次蒙恬没石家庄好的癫痫治疗医院去哪找呢?有拒绝,一治疗癫痫要花费多少钱?代名将长城的缔造者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时间集残酷与多情于一身,2300年来,秦长城让将军蒙恬流芳百世,而害死他的赵高和胡亥却留下千古骂名。谁负谁胜出,一目了然。
   而我多希望死在长城脚下日夜守望着自己亲手缔造的世界奇迹能给将军带来一丝慰藉。
   长城没有给秦王朝带来安全,先是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再有项羽登高一呼四方云从,接着刘邦率先攻入咸阳,秦皇子婴手捧玉玺出城投降,从统一到灭亡仅仅十五年秦王朝就土崩瓦解,随后刘邦在楚汉争霸中打败项羽,开启了大汉400年的历史。
   公元前200年,雁门郡马邑城。
   城外匈奴骑兵蓄势待发战马嘶鸣军刀闪烁着寒光,14万骑兵随时向马邑城发动进攻。是战还是和?韩王信明白无论从战斗力还是人数对比自己的军队处于绝对劣势,一旦开战,结果只有一个:城破人亡,无奈之下韩王信选择向匈奴求和。
   求和的消息传到长安,皇帝刘邦勃然大怒:镇守边关的将领怎么可以未经中央政府允许私下与匈奴谈和?盛怒之下刘邦亲率40万大军讨伐韩王信,韩王信别无选择只能向匈奴投降。
   汉军几次小胜之后,轻敌冒进让刘邦尝到了苦头,他和他的军队被匈奴大军包围于白登山,论野战以步兵为主的汉军绝不是匈奴骑兵的对手!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绝望开始在汉军中蔓延。
   最后这位戎马半生的皇帝不得不采用陈平的建议:用金银珠宝贿赂匈奴阏氏,请她对单于吹枕边风劝单于退兵。
   白登山之围使刘邦意识到仅仅依靠武力绝不能解决匈奴问题,和亲成了大汉天子笼络匈奴的首选。刘邦除了将宗室女嫁给冒顿单于,每年还送给匈奴大批棉絮、丝绸、粮食、酒等。自此汉与匈奴约定结为兄弟,各自以长城为界,长城内外迎来了长达近70年的和平。
   公元前89年,农民李甲一家正在犁地,大路上绵延十几里地的队伍正在行进,队伍中间的马车在路边停下,车上走下一位老者,李甲看到马车前面的六匹马,马上想起村里私塾先生曾经说过天子驾六的出行礼仪,他认定眼前正向他走来的老者是当今天子。
   李甲立即招呼家人扔下活计跪在地上行礼。老者走过来搀起李甲的小孙子:“起来,帮爷爷扶犁,咱倆一起犁地。”小孙子扶起犁后老者扬起牛鞭“啪”一声抽到牛身上,牛乖乖地拉着犁往前干它的老行当了。
   老者正是当今天子刘彻,他这一鞭抽下去,从王公贵族到渔樵耕读都感受到了皇帝释放出来的强烈的政治信号:傾全国之力武力征讨匈奴的国策将向鼓励农耕休生养息转变。
   几个月前他从长安出发东巡封禅泰山,一路上,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体,饿殍遍野,民不聊生,流离失所,这一切让刘彻震惊痛心悔恨自责。
   痛定思痛过后,他在轮台向天下臣民发出罪己诏,言辞恳切充满理性与反思,表白内心的悔意,这位伟大的君主在晚年意识到连年对匈奴用兵已经使得国库空虚百姓流离失所,他告诫后世子孙与民生息发展农业才是一个王朝的第一要务。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皇帝罪己诏!
   这位伟大君王的一生所做的一切可以概括为:和匈奴死磕到底。
   公元前141年,16岁的刘彻登基,父亲汉景帝刘启交给他的是正在崛起的帝国,长期的和平使得国库充盈百姓富足。
   用汉朝的公主和亲和每年送给匈奴大量的粮食布匹换取和平使年轻的君王感到耻辱,匈奴日渐膨胀的野心成为皇帝唯一的心事,他决心消灭匈奴消除边患。
   公元前138年夏末秋初的晚上,草原上已经点起篝火,商人聂益和匈奴单于冒顿围坐在篝火旁边喝酒边密谈:“我已经买通马邑城部分军官和士兵,只要您出兵,他们会杀掉守城的将军献出马邑城,百姓和牲畜全归您”
   听到这句话冒顿的眼睛开始放光:马邑,是北部草原通往中原的交通要道,拿下马邑越过长城就可以一劳永逸解决部族过冬的粮食问题。单于没有多想迅速结集骑兵向马邑进军。
   此时马邑城外30万汉军正埋伏在山谷里等待匈奴骑兵进入伏击圈,这支大军的统帅是将军王恢。然而王恢洒下香饵放了长线却没有等到鱼上钩,单于在马邑城外俘虏了一名下级军官,这名军官把所有的计划和盘托出,于是单于迅速调转马头消失在茫茫草原之中,留给30万汉朝远征军的只有背影和战马疾驰扬起的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