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她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散文
静默无声的,她从我的生命中走过,不着痕迹的,兀自离去。   每当窗外落起雪,我会情不自禁的想,她还好么。   一   昨夜,我做了同样的一个梦。   在白色蔓延的雪地里,一辆列车从我身前疾驶而过,涡旋卷起柔软的雪花弥散在空气里,模糊了视线,地上看不见铁轨,所以我不知道它要开往哪里。透过铺满淡黄灯光的车窗,我看见一个又一个掠过的人影……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早晨,窗外泛起白色的光芒,我从梦的深处醒来,枯坐在床头发呆——在时光蒙上棕灰色的回忆里始终有一张忧郁的脸庞,就算偶尔浮现笑容也是一如既往的悲伤。   那一年,我坐在前排,她就坐在后排。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因为她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女生,而且向来沉默寡言,冷若冰霜。   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   清脆悦耳的铃声响起,同学们一哄而散,我慢吞吞的将书塞进书包里,然后起身走在过道上,不经意间我回头瞥了一眼,坐在后排的她手捧一本书正全神贯注的看着,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犹豫着带上了教室的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再度将它打开。   你怎么还不回家呢?我轻声的问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于是我又大声的问了一遍,只见那齐肩的黑发稍微抖了一下。   明明就知道她是这样的一个人,可我还是无法放任不管,反正我也不急于回家,于是安静的走过去打算再好好地问黑龙江有哪些医院专治癫痫一遍,这时,她刚好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慌乱中我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迅速抽出一本书摊开来遮住自己的脸。   黯淡的夕阳从窗户漫入,爬过一张又一张空荡荡的书桌来到我的身旁,不知不觉中书本被翻过了十几页,我在困意里倏然入睡,醒来时发现教室里只剩我一人。   她去哪里了呢?应该是回家了吧,那我也该走了。   学校的附近有一个车站,平日里没有多少乘客很冷清,不过这样也好,我很喜欢坐在空无一人的长椅上看夕阳,今天也不列外,不过……   二   冬天的黄昏来得特别早,夕阳显得很朦胧,就连挂在天边的云彩也笼罩在一片暧昧的暗金色里。   一条漂亮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延伸在我的面前,我抬起头放眼看去,望不到头的铁轨上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她展开双手仰头看着天空,呼吸带起一团团白色的烟雾,我站在原地呆呆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她好像发现了我的目光,于是小心翼翼的沿着只有她手掌那么宽的铁轨走掉了,而且越走越远。   我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因为从未说过一句话。   我坐在长木椅上,寒风穿过站台拍打我的后背,在黯淡的夕阳里,冷意就像断裂坍塌的冰川从我身后呼啸而过。   不知道过了过多久,我感觉身旁飘过一股暖流,那好像是带着巧克力香味的风,嗯?我猛然张开了双眼转过头去,看见她双手捧着一罐巧克力热饮,正静默无声的看着即将沉沦的夕阳。   这是给我的么?木椅上距离我不到15厘米的地方摆放着另一罐热饮——是牛奶口味的!!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牛奶??我差点就问出声来,不过,就算我问了她也未必会回答。   我喜欢猫咪,而猫咪喜欢喝牛奶,所以我也喜欢喝牛奶。我向来喜欢自言自语。说完我起身准备离开,可她还是一脸平静的坐着,于是我在她身旁站了许久……这种感觉宛如白月光洒落心间,舒畅又微凉。   我送你回家好么?我知道她不会回答,但我还是忍不住问。   她终于抬头看了我一眼,脸上有了一丝的笑容。   在这座被岁月湮没的小镇里,她走在前边,我跟在后边。   她的家是一座屋顶铺满白雪的木屋,门口有很深的积雪,应该有两天没清理了。   我拿起铲子清理积雪,她坐在台阶上看着。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知道,她和我一样是一个人。翅膀还不够坚硬,不能追随父母的轨迹,去往那灯红酒绿的城市。   三   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我依旧能够感受到她与我的相似之处。   比起打雪仗、堆雪人,我们更喜欢躲在小小的图书馆里看书,一本又一本直到全部看完。   我们开始向往外边的世界,但又害怕自己会在陌生的世界里迷茫。因此,对于那时候的我们来说,车站只是一个观看夕阳的地方。   我们一起去上课,然后一起放学,再一起坐在长木椅上看夕阳。   从烟雨朦胧的初夏,到风雪飘摇的深冬。   日复一日,我甘愿如此平凡。   或许因为我是一个男孩,所以对父母的远去没有过多的不舍与眷恋,也或许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习惯孤独的人,而她跟我不同,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不过,我觉得自己可以让她不再忧伤成年人癫痫病能治愈吗,至少可以让她跟名为“寂寞”的存在保持距离。   因为我会陪在她身边,直到永远。   从那天以后,我便这么想,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一定会这样。   她是一个很漂亮又很此温的女生,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当然我从未说出口,她也没机会腼腆的肯定或否定。   我变得无忧无虑,不再抱怨这座小镇的贫穷与落后,但有那么一天,理所当然的想法变成了泡影。   我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陪着她在站台上看夕阳,但也有“最后一场夕阳是最美丽也是最惨淡”的体验,难以忘怀,那时的她变得格外的开朗,一刻不停的跟我说话,从小镇的冬天几时下雪到小镇的夏日天空有多么的蓝,最后她灿烂的笑但还是很忧伤。   我终于明白自己到最后也无法让她不再忧伤,但是只要她回到父母的身边就一定没问题吧。   我如此安慰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独自坐在晚风习习的长木椅上安慰自己。   后来我在她寄来的信笺里发现,她还是很寂寞很孤单,因为她被视为一个不入潮流的女生。   四   没有她的日子过得异常的缓慢,就连那个冷清的车站都静的令人发狂。   终于有一天,我在公用电话厅给她打了一通长途电话。   说着说着她开始哭泣,我知道她并不是在抱怨,只是希望我可以帮她分担一点痛苦。   ——城里的孩子会欺负她,说她长得很一般甚至很难看,说她穷酸吝啬,说她是一无是处的自闭症患者……简单又狠毒的言语,铺天盖地,在每一个晦涩的角落里都找得到。   别哭了!!我再也无法忍受她那既无助又痛苦的哭泣声。   我直接挂上了电话,可就算听不见她的声音,我还是可以感受到她那犹如铁轨般望不到尽头的忧伤。   从那天以后,我没有再给她打电话,因为……   当她受伤的时候,我本该用温和的语气安慰她,可为什么我还要发脾气?我觉得自己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她,就算写信也只是在撕掉一张又一张的白纸,然后将它们揉成一团又一团再丢在早已装不下任何东西的垃圾箱。   不过,在一个白雪纷飞的夜晚,我却收了一封信。她用无比伤心的文字告诉我说,她不该跟我抱怨那么多不开心的事情,她希望我不要生她的气……   那一夜,我辗转难眠,脑海里不断的浮现过去的时光,在挣扎中我潸然入睡,在梦里我再度看见她那忧伤的脸庞——她跟我说再见!   我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早晨,我匆匆背上行囊赶到车站,坐上了曾经载着她离开这座小镇的列车。    中转的终点站里满是回家的乘客 ,每个人的鞋子上都粘有雪水,空气中带着下雪时特有的味道,令人感觉很冷。   车站与车站之间的距离难以置信的远,列车每到一站停留时间都是难以置信的冗长。    车窗外陌生的雪中荒野,缓缓流逝而去的时间,隐隐作痛的空腹……都让我愈是觉得心慌,我拿起那封印刻着漂亮自己的信笺,一遍又一遍的看,包括那个既陌生又亲切的地址。    回想起那个梦,我不安起来了,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抵达她的身边,可列车又因积雪在荒芜的野外停了两个多小时,每一分钟对我来说都无比漫长,时间带着明显的恶意想要挑战我的极限,我恨不得下车奔跑,可我却是一个不认识路的白痴。    我后悔当初狠狠的挂下了电话,我并不是厌恶她那种低沉的哭泣声,而是厌恶那些令她流泪的话语,可我是一个太懂得表达的人,请原谅我的笨拙,所以请你好好地等待我的到来。   当我终于走出车内踏上坚实的地面,我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在呼气的瞬间我嗅到了一股浓重的金属味,接着吸入了浑浊不堪的空——这就是她所在的城市。   我想搭计程车可司机从里到外的打量着我,刚开始我不理解他为什么那样做,可当我想起那天她跟我说的话,突然明白了她为何那样歇斯底里哭泣,于是,我狠狠的瞪了司机一眼,兀自离开,改乘地下铁,虽然这里是开着灯也掩饰不住阴暗晦涩的地方,但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去往有她在的地方。   无论是在小镇还是在城市,冬天的黄昏都来得很早,然而这里的夕阳却显得更加朦胧,更加的暧昧。   我按照信笺上的地址来到了一个居民区,这是一座不算大但却令人感觉很温馨的房子,我站在门口,手执那封因无数次翻阅而褶皱不堪的信,一直在等,一直在等,直到天色昏暗……   街头的路灯早已亮起,我还是再等,焦虑不安的等,哪怕是任何一个轻微的脚步声都会引起我的注意……   为什么不是她?为什么还不回来?难道是我来错地方了?难道她搬湖北看癫痫病哪个医院比较好家了?   ……   五   周遭无比的静谧,我隐约看见白蛾在灯光下飞舞,可现在是冬天。   由于饥饿和寒冷,我的感觉渐渐的变得模糊不清。   不知等了多久,我的手脚因为冰冷的夜风而麻木,而屋子里任然没有一丝灯光,于是我蜷缩在门口继续等——只要她还在这城市里,只要我没有来错地方,那么她就一定会回来。我如此相信。   过了很久很久很久,我突然嗅到一股巧克力的香味,还感觉到一阵由外及内的温暖——有人正坐在我身旁,一言不发的抱着我颤抖的身子……   ——是你么?   ——嗯是我!   ——你回来了么?   ——嗯我回来了!      共 35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