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丹枫】花样延安,别样风情(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小说

位于延安市委党校北面的半山腰上,有几孔保存下来的窑洞和坍塌的窑洞。

我们去的时候是七月的夏天,树木茂密,浓荫如盖,从远处看,根本看不见窑洞的影子;即使走近窑洞跟前,萧条的景象也很难让人相信,这里就是中共中央在陕北十三年期间所创办的唯一一所女子高等学校——延安女子大学。

没有多少游人,也没有导游讲解,有的只是一排破旧的和倒塌的窑洞。我们只有在仅有的旧址上仔细地辨认着,认真地寻找着当年那热火朝天的场面和散发着花一样青春气息的芬芳。

当大批女青年纷纷从全国各地奔向延安的时候,当硝烟弥漫的抗日前线和开辟的根据地需要大量女干部去工作的时候,当妇女在抗战的作用越来越重要的时候。1939年7月10日,在毛泽东同志的倡导下,终于在延安的这排窑洞里。成立了延安女子大学。这是专门培养妇女干部的大学,也是中国共产党在建国之前建立的唯一一所女子高等学校。

你很难想象这所大学的学生结构:她们中有参加过“一二·九”运动的女工,有刚从敌人监狱里逃出来的女同志,有经过长征的工农女干部,有从敌占区来的出身不同的青年女学生,有当时中共中央领导的爱人,也有从印尼、缅甸、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归国华侨,还有两个朝鲜女青年。从入学文化程度上看,有大学生、中学生,也有不识字但有丰富战斗经验的女战士。年龄平均在18~22岁之间。人数总量1000多人。

你很难想象当时的办学条件:窑洞是教室,河边是操场,石头是板凳,膝盖是书桌,上课无教材,全凭记笔记。课堂雨天设在窑洞,晴天设在树林中,生活虽艰苦,但学员们情绪饱满、心情愉快、身体健康。为了节约开支,学生们参加修路,挖窑洞,挖厕所,上山背柴,烧饭,种菜等各种体力劳动。

你很难想象,这些花季女孩,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是怎样认真地学习。他们不但学习《社会发展史》、《政治经济学》、《马列主义》、《哲学》等课程,还学习英语、日语、俄语和世界语等语言。课堂记得很认真,课后同学们对学习笔记,互相补充内容,把遗漏的又一一补上。闲暇之余,总有人在大声的背诵课文;深夜人静,又有人在默默地温习功课。

你很难想象,这些花季女孩,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是怎样愉快地生活。清晨,同学们一起来到延河边用清清的延河水洗脸,快乐的在河水里戏耍,互相洒水逗着玩。然后就在河边上早操,开始新的一天。下午有课外活动,她们就组织文学组,舞蹈组,戏剧组和美术组,发挥特长,各显神通。

你也很难想象,这些花季女孩,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让自己的青春年华绽放出怎样夺目的光彩。她们与今天的女孩同样活泼,同样多情,同样爱美。她们把肥大的军装裁剪得十分合体,领口缝上一条白布,好像内穿一件整洁的白衬衣。军帽绝不会齐眉横在额际,而是潇洒地扣在后脑勺上。哪怕脚上穿的是草鞋,她们也要用红毛线在鞋面上镶嵌一朵红绒球;她们会把一面镜子摔碎,每人拿一块碎片使用;她们在衣缝里有了“小动物”,身上长了疥癣,就把一孔窑洞封闭起来,里面烧得火烫,烤得衣服噼叭作响,然后再洗一次彻底的“桑拿”。浴后的女孩们套上军装从窑洞里走出来的样子,真可谓光彩照人,艳若桃花。无论历史的风云、战争的烽烟、死神的阴影怎样在身边时时呼啸而过,只要活着,爱着,工作着,战斗着,她们绝不改变爱美的天性。她们明眸闪闪,红唇绽放,秀发轻舞飞扬,曾经唱着豪迈的歌儿走在那片黄土高原上,身后留下一行行红绒球草鞋走过的美丽印迹……

她们这些女孩,都是花季年龄,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命运与未来。但是,当日本法西斯把中国推入一片血海,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一曲“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义勇军进行曲》,一本斯诺的《西行漫记》,一张飞落手边的号召“全民抗战、救亡图存”的传单,一场《放下你的鞭子》的街头活报剧,就足以让她们热泪横流,热血沸腾,放弃一切,慷慨赴难!

她们在延安女子大学这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经过刻苦学习,一个个成长为坚强的战士和优秀的女干部。她们奔赴各地,在党、政、军、文卫、财经等各条战线上施展才华,成为领导骨干。她们有的在敌占区、国统区从事秘密工作,不少人为中国革命献出了生命。陕甘宁边区两任妇联主任杨芝芳和白茜,就是延安女子大学培养出来的优秀女干部;彭克谨是陕甘宁边区国共合作的绥德市第一任中共方面的市长,也是毕业于女子大学;学员乌兰从女大毕业后,主动要求回内蒙工作,被蒙族群众称为“双枪红司令”。董边、王云、柳勉之、尹璋、徐克立、吕磺、田夫、刘芋非、鲍侃等同志在妇女工作战线工作了一生,直至离休;还有女大学员在频繁的“扫荡”中,完成了学校规定的课程,走向了抗日战场。抗大女队为抗日培养了一批女指战员,在抗日战争中做出了突出贡献。这其中包括邓小平的夫人卓琳、贺龙的夫人薛明、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习仲勋的夫人齐心、毛泽覃的夫人张琴秋(毛牺牲后嫁给陈昌浩)等,都在这里学习过和工作过。

写到这里,我抬头向坡下的市中心看去。在绿树掩映中,我看到了延安市的高楼大厦,看到了延安市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更看到了延安市一个个靓丽的花季少女。我忽然想,这些花季少女,如果让她们回到当年的延安,会不会像那些女大学生一样,积极投身到艰苦条件下的女子大学学习,然后奔赴到最需要、最艰苦的抗战前线去工作,去流血,去牺牲?

回答是肯定的。因为女子大学的魂已经融入到了延安精神当中,并深深地渗进了黄土高原的每一寸土地。只要是这块土地上成长起来的花季女孩,当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都是前仆后继、英勇冲锋的“中国之花”、“军中之花”,也都会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绽放出自己的最美丽的花季——带血的花季。

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已经距我们十分遥远,但那一个个青春靓丽的花季少女却时时闪现在我的眼前,给我力量,催我奋进。

二0一八年七月十六日

癫痫病大发作急救措施有什么手术治疗癫痫后需注意什么哈尔滨治癫痫哪家医院更专业清远市哪里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