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似水流年的温情”】老潘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语录
听说老潘头的爱人走了,心中不免嗟嘘难过,不是为了老潘头的爱人离开难过,而是为老潘头过度伤心难过。相濡以沫风雨同舟六十多年的老伴终于在重症监护室里闭上眼睛,她不再拖累老潘头,带着满足或者满意地撒手人寰,她不受罪了,老潘头也不累心了,很多人都说这是老潘头的造化,也有人说这是老潘的悲哀。其实乡邻们都明白,老太太走了,老潘头也就快了...   说起老潘头的故事,真是让人又羡慕又揪心,又佩服又难过。身为老一辈革命工作者,有钱有地位,可惜,儿女成群,却落得老年凄凉,孤单一生,不知这是福还是祸?   老潘头今年八十七岁,老太太八十四岁离世。老潘头这一辈子共娶了两房媳妇。第一个媳妇是在土改期间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的娃娃亲。老潘头的父母都是干革命出身,参过军打过仗,根红苗正的老革命。而且父亲还是地区的区长,家庭背景极好。老潘自幼在父母的熏陶之下,上过高小,有文化,自然也被安排到机关单位工作。人又长得帅,一米八零的大高个子,面皮白净,家庭又好,自然而然被父母挑了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做媳妇。第一个媳妇虽说是娃娃亲,长得倒漂亮,就是个子矮了点,家庭背景也是极其优越的干部家庭。婚后生活倒也和谐,为老潘头生了一儿一女。可是好景不长,老潘头的父亲被无端打成了反革命,家境一落千丈。老潘头也被降职接受审查。这时媳妇的娘家起了孬心,怕被牵连,硬逼着老潘头和媳妇离了婚。不久,老潘头的父亲急火攻心死了,母亲也撒手人寰。老潘头带着孩子过着最煎熬的日子。   这时他结识了会唱样板戏的姑娘,也就是第二个媳妇。这个女人很欣赏老潘,并对他付出了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照顾。这让老潘头感动不已,从此俩人情深似海,如胶似漆,恩恩爱爱度过了最煎熬的时光。后来不久,正直壮年的老潘头恢复原职,并且一路高升,当了县里付县长,后来调到医院当了的院长。这时他把妻子调到医院,做了妇女主任,这一干就是好多年,妻子更是出了名的铁娘子,能干。总是把工作为第一,家庭为后。为老潘头生了三个女儿,这三个孩子都没吃过母乳,都是在保育院里长大的。   所以,这三个女儿一个个都跟母亲不亲近,虽然后来老潘头都供她们上了学,安排了工作,但也弥补不了女儿们从小缺失的父爱母爱。女儿们因此对父母的感情不佳。这老潘头一共是五个孩子,大儿子和大女儿各自工作成家,也终因为老潘头的现任妻子是晚娘,也就是后妈,极少来往。   老潘头和第二个妻子生的三个女儿也都远嫁在其他城市,回家甚少。偶打个电话也是寥寥数语,亲情疏远。老潘头和妻子都有退休金,一直住在医院的家属院里。俩个人相互照顾相互依赖,颤颤巍巍地度着晚年时光。他们心境倒也大度平和,也不在乎亲生女儿们的态度,反正觉得对得起她们了,至于她们怎么样怎么做,那是她们的事了。退休金年年涨,俩人加在一起有万把块的,使劲花也花不完。于是乎就特别在意养生,家里电视养生节目必看,衣食住行样样达标,日子过得倒也顺畅。可惜,老太太,刚刚过完六十六岁生日,就得了脑中风,百般医治,从能坐轮椅到最后卧床瘫痪,这一病就是二十多年。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咸也就只有老潘头自己知道了。   老潘头难过啊,他想起妻子第二次病重复发住院时的情形,不仅泪如雨下,伤心良久。那时妻子已经有病十年之后了,再一次脑中风昏迷不醒,住进医院。他把妻子的三个女儿叫了回来,原本以为这三个女儿会精心照顾自己的母亲,谁知却在医院里打了起来,因为老潘头的存款折太吸引眼球,非得要三人平分了不可。气的老潘头青筋暴跳,怒火中烧。顿时把她们骂得狗屁不是,狼心不改。一气之下,和三个女儿断绝关系。后来,把病情好转的老太太接回了家,把之前侍候的保姆又请了回来。   可是,这个保姆因为家里添了孙子,不能在老潘头家住宿,只能早晨八点上班,晚上五点下班。已经快八十的老潘头身体还保养的挺好,可能也是年轻时没有出过力的原因,老了比农村的老人身体要健康,也就能打理好生病多年的妻子。其实,这也是他没有办法的办法。每天早晨起来,先给妻子换尿布,然后给妻子洗脸擦身子。再然后给妻子吃药,在打开电视,让躺在床上的妻子听新闻。自己才能去做饭,然后一勺一勺地喂饱妻子,自己才能吃饭。吃完饭,保姆也就来了,再一起帮老太太翻身,按摩,然后自己就出去溜达散步。再逛逛市场,买菜买日用品。中午,睡个午觉之后,再和保姆一起帮老太太翻身,按摩,然后给老太太吃药,这一天下来,也感觉很累。可是没有办法。   后来,老潘头想明白了,攒钱干啥?儿女不孝,不如给老伴花了,自己还有个作伴的。就给老太太请了个家庭医生,对老太太即时做检查,该打针该买药的该买啥先进的医疗设备,掏钱就行,也不那么累了,老太太也算享福了。   这样,又过了快十年的光景,老太太竟然活到八十四岁离世。老潘头伤心哪,不仅仅因为老伴离世,和前妻生的大儿子几年前因为喝酒过多得了偏瘫,现在说话还不清楚,走路靠拐杖,全靠退休的儿媳照顾。唯一的孙子大学毕业后找了个日本女子当媳妇,老潘头百般劝说无效,孙子后来干脆去了日本发展,成了倒插门的日本女婿。老潘头上火,这日本子连连和中国作对,那南京大屠杀死了多少中国人啊?你咋上的大学?在老潘头眼里日本人都不是好鸟。你给日本人做事,能有好结果?得了,你也别回来了,我就当没你这个孙子。   嘴上这么说,孙子每年回来一次,每次来看老潘头,老潘头都给孙子钱。   老太太快不行的时候,他还是给老太太三个女儿打电话了,她们或许是良心发现,都回来守候老太太临终。老潘头的第一个媳妇生的大女儿已经快七十了,身体一直不好,也在家人的陪同下来看她的后妈,并送了老太太火葬入土为安。   老太太走了,离开了相濡以沫的老潘头,他能不难过吗?老太太病了二十年,活着都是老潘头一路照顾打理。他们也算是互相陪伴互相依赖互相取暖。可是,身体日渐消瘦颓靡的老潘头该怎样度过余生呢?他会选择和前妻的子女生活呢?还是和后妻女儿们生活呢?这位老龄化的老人可真难啊!   听说,老潘头被他大儿媳妇接去了,可是老潘头只呆了几天,固执地回到自己的家,精神状态很不好,变卖了家当,去了养老院......   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性强郑州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十堰治癫痫病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