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我的党员岳母(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语录

近日回岳母家,81岁的岳母拿出一个红本本给我看,令我惊讶的是,这居然是一本荣誉证书,上面写着“孙秋爱同志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下面落款是团风县委组织部并加盖了红色大印。惊讶之余,再仔细想想,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村老太太,岳母能得这个荣誉,与她个人的良好修养及思想品质是分不开的,她得的这个荣誉,可谓名符其实。但当我真的想提笔要为岳母写点什么的时候,觉得她值得写的事情又太多了,一下子从心头全涌上来,还真的不知道该从何入手。

岳母一天书都没有读,小时候是在战乱中度过的,按她的说法,见过打仗的,见过死难者。至今看电视,每当看一些战争场面的镜头时,她就会闭着眼睛对我们说:“哎呀捏,过去打仗就是这样啊,血淋淋的,好怕人啊!”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所以岳母尽管没有读什么书,但她遇人处事总是通情达理、想得很开、看得很远,岁月锤炼了她的意志,也坚定了她的信仰。为此,她在上世纪50年代初就成了我们那一片不多见的农村女共产党员。

在我这个女婿看来,岳母是一个最不嫌贫爱富的人。刚与妻子谈恋爱时,我还是个部队的大头兵,而妻子已经是乡卫生院的一名护士,按当时的说法,就是有正式的国家“商品粮”户口,而我当时的未来就没有个定数,最大的可能就是复员后“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极有可能回到我的那个穷山村。岳父爱女,曾经提出过反对意见“那伢将来回来种田,一个城里、一个农村么样好?”可岳母不这样看,她反对说:“他这么大的一个男人,难道种田养不活自己,农村这多人呢,我也没见哪个饿饭,还不是过得好好的?”就这样,岳父也没有再坚持反对,使我这个穷小子能娶上“吃商品粮”的媳妇。刚结婚那阵,由于双方有些磨合,常常因为一些小事与妻子有些不愉快,可我的丈母娘,每次都只数落妻子不懂事,从不责备我,这让妻子受了不少委屈。

岳母虽然一字不识,但生产队却将会计兼出纳这个肥差交给她。她在记帐中学习,在学习中记帐,不懂的字就问女儿,从不错帐。她的这个职务纯是义工,没有一个工分,有的只是责任与义务,她从不利用会计这个权力为自家谋私利。妻子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有一年过生日,岳母问她想吃什么,一定满足她的要求,妻子说:“我就想吃一碗没有掺杂红苕的大米饭。”岳母觉得这个条件也不为过,就答应了她的要求。可是,那个时候经济困难普遍缺粮,当岳母打开米箱一看,只有一把米,根本就不够一碗饭。最后不得不在米饭里掺杂少量红苕,勉强为妻子过了个生日,湾里有人知道后说:“你自己就是个会计,就在帐上支几个钱买点大米,用完再还上,又没有人说你么事”。但岳母没有这样做,她说:“集体的钱就是集体的钱,一丝一厘都不能动,哪怕自己饿肚子。”

岳母是个非常善良而宽容的人。她的这种善良与宽容,甚至可以抵消“杀子”的仇恨。那还是岳母生产第二个姑娘的时候,经过剧烈的阵痛,孩子终于安全落地,这个时候,她的婆婆、我的奶奶走了进来,老奶奶前脚刚进大门,就急切切地问接生婆:“喜家婆,生的男伢、女伢?”接生婆婆说:“是个女伢!”老奶奶没有丝毫犹豫,就说:“喜家婆,齐了她,算了。”岳母一听“齐了她”当即就晕厥过去。所谓“齐了她”,就是当即将出生的女婴闭死。至今提起这件事岳母就伤心地流泪。即使如此,她没有怪罪“喜家婆”,也没有记恨婆婆。事后,她仍然一如继往地履行做媳妇的义务,直到把老奶奶送上山。

岳母还是个乐于助人的人,湾里有个什么红白喜事,她总是能帮则帮,实在帮不了什么时,她也会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湾里要修村级公路,缺的是奖金,按照大家协商意见,每家每户出500元,岳母不仅主动承担1000元,还动员在外工作的大儿子、小儿子以及我这个外乡女婿也各出1000元。她说,修路就是行善积德,不会吃亏的。

其实,岳母与大多数善良的中国农村妇女一样,平生经历了很多的坎坷,但她就像大别山上生长的小草一样,虽屡经风吹雨打,但仍倔强地生存着。对待生活总是乐呵呵的,对每个人总是笑脸相迎。每当一家人坐在一起时,她就会讲一些过去的事、湾里发生的事,她周围的人发生的事。年纪大了,有时不免旧事重提,讲了一遍又一遍,我很理解她,可我妻子脾气直,不爱听那重复的事,有时就嚷她“你这些事我都听了几遍了,你又讲啊!”。岳母还是面带笑容,也不在意,只图开心。见岳母开心,我自然也开心。

岳母也很爱学习,尽管一天书没有读,但她通过看电视学了不少字。对国家大事她了解的并不比我少多少。还用她看到的一些案例对我们开展警示教育,让我们在外工作要“正直为人,不贪不占。”还说:“人穷点不怕么事,只要工作快乐、身体健康就行,莫奢求太多,”

岳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正直、善良、宽容、快乐、向上,人称她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哈尔滨有哪几家癫痫医院治癫痫武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北京癫痫医院可以治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