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心灵】篾匠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传统国学
无破坏:无 阅读:3138发表时间:2014-09-30 13:26:32 摘要:篾匠,除了面前往往系着一个宽大而厚实的大围裙外,与其他人的服饰一般无二,只是显得破旧一些罢了,这是与他们的职业有关,因为他们整天要和那些容易刺破衣服的篾子打交道。偶尔也有穿着新衣的篾匠,但他们不是要戴上长长的护袖,就是在干活时脱下新衣,绝不会舍得让新衣和篾子去摩擦的。 说起篾匠,好多人对这个职业已经生疏,可它是一个古老而又新生的职业。说它古老,是因为这个职业由来已久,诞生在几千年前,曾经于我们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说它新生,是因为一度连续数十年难见其踪迹,在人们回味淡定后,在几年前重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并以新的方式和新的结构展示出前所未有的生机。   还是我在上小学的时候,生活在苏北农村的我,时常在放学的中午或者傍晚时,会听到那“涨箩扎簸箕了”的吆喝声,或远或近、时高时低地在村庄里飘荡。这种短短的、只有几个字的喊声,或高亢洪亮,或悠远细弱,恰似红色经典影片《红灯记》中那句“磨剪子了,戗菜刀”台词那样吸引人。老远,人们就知道是篾匠进村了,一边做饭的父母会忙里偷闲地一边将家中破损的蔑器早早地拿出来,放在门边,等待篾匠来修理。   由于篾匠长年走村串户,吃百家饭,喝千河水,所见所闻要比整天在田野里跌打滚爬的普通社员要广得多。他们一旦拿出马扎坐下,就一边修理各种器具,一边就会开始他们自己编排的“新闻联播”,都是那些来自街头巷尾的新鲜事。时间一长,就与社员们混熟了,于是他们也会为社员们捎来口信,或者带去书信。   篾匠,除了面前往往系着一个宽大而厚实的大围裙外,与其他人的服饰一般无二,只是显得破旧一些罢了,这是与他们的职业有关,因为他们整天要和那些容易刺破衣服的篾子打交道。偶尔也有穿着新衣的篾匠,但他们不是要戴上长长的护袖,就是在干活时脱下新衣,绝不会舍得让新衣和篾子去摩擦的。   那时候的走乡过户的篾匠,一般都是四十几岁的人。经历风霜的面孔往往与他们的实际年龄有悬殊,往往骑着一辆破旧的国防牌自行车,因为那自行车的车把是要比其它自行车翘起许多,似一对羊角一般傲慢地伸出,人们往往叫它为“羊角把”,那样可以方便地悬挂诸如毛巾、军用水壶等物。车后边的车架上对称地背着二个箩筐,放置着一些必备的工具、餐具,更多是那些捆成为把的篾子。二个筐子上方有搭起虹形的架子,悬挂着麻绳、牛筋等,还有那些被劈开的、较长的篾子。   苏北和江南虽然只有一江之隔,但地理地貌截然不同。江南地区到处可以生长竹子,而苏北的好多地方不能够生长竹子,即使生长的地方,也是那种只能够去扎扫把的低矮的小竹子,竹干也无法破成为篾子。一方水土养活一方人,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所以江南的篾制品往往是竹篾编出的,而苏北的蔑制品往往是用藤、柳加工做成的,日常用品还有用芦苇编成的,当然也有竹篾制品。记得,小时候的家里的摘菜洗菜的篮子、簸箕、筐子等大多是白色的柳篮子,而淘米用的篮子和筛子、蒸笼、斗笠等则往往是竹篾的,家中的热水瓶的外壳、躺椅等又是藤制品,床上的席子、囤积粮食的结子等又是芦苇的篾子加工而成的。   由于当时的蔑制品,品种繁多,结构不一,形状又是千姿百态的,再加上用材不同,所以给当地的篾匠的维修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和麻烦,少不得要比江南的篾匠多些劳累、多些艰辛。   无论是在家里编织蔑制品的,还是周游乡村修理蔑制品的篾匠,他们首先要学会劈削篾子。譬如要劈竹为蔑,往往要用一把砍刀在竹子的根头,对称地砍出一个十字的口子,再塞进叫做竹破的工具,然后轻轻地敲打竹破的后面,只听到“啪”地一声脆响,竹为四瓣,然后在按照需要逐一劈开。接着的事情就是用剥刀将竹子剥成为竹青、竹黄,当然竹青的制品要比竹黄制品光滑而耐用。   从篾匠劈竹为蔑的过程中,好像他们的举动和文字无关,事实上,在蔡伦没有发明造纸术前,篾匠曾经是一个非常辛苦又与文字有着不可分开的关系,竹子制成的竹简曾经是承载文字的主要载体,文人墨客的流芳之作就是竹简保留下来的。如果没有篾匠制作的竹简,历史上会留下更多的谜。   篾匠的原料大多是来自自己采集、修制而成的,这样他们就要放弃大量的休息时间。不要说午觉,就是夜晚也要起五更、睡半夜的不停劳作。篾子中的柳蔑,是由柳条制作而成的,而柳是要定期去收割的。时间太短,柳条无柔性而易霉变,时间太长了,又会脆断并过硬。精细的制品是用剥皮的柳蔑编织的,而如篓子、筐等又是必须用带皮的柳蔑去编织。柳条又分为柳、辣条、枝柳排等,如果材料紧张时,有的篾匠会爬到柳树上去采集一些嫩枝条,那只是权宜之计,因为它远没有柳来得结实。   一旦篾匠将柳条割回后,就要立即去去叶剥皮,并要及时晒干,不然表面不是霉变变黑,就是变红变黄。晒干的柳还要及时整直,一旦有空还要将它再浸水软化,用剥刀劈成为柳蔑,其刀工也是要久练久熟,不然剥出来的柳蔑既不均匀,也不结实,还不美观。而劈好柳蔑还要注意晒干程度,及时收卷。对于辣条,则往往在秋末一次性收割、晒干,并即时使用编成为器皿。   至于枝柳排这种柳也是一次性收割的,细就圆用,粗就劈开,它往往用来编织一些粗犷的一些用具,比如背篓、抬筐等。藤制品用的藤条,则需要篾匠自己去山上收集,不仅要有翻山越岭的本色,还是一个十分辛苦的事。那些躺着舒服的躺椅后面,不知道要编织进多少篾匠的辛劳。   芦苇篾子的原材料很多,唾手可得,但其采集是用季节性的,一般是在芦花从黄绿色变成为灰紫色时收割,并即时去掉包皮和叶子,往往是风干,不是晒干,那样才能够保持足够的弹性。篾匠用的苇蔑与普通家庭织席、编结子的篾子的加工方法不一样,它不是用撕子将芦苇破开一条口子后,再用石磙子去碾压而成的。而是用类似竹破的破子去破削而成,但它是一次成型的,不仅弹性十足,其纤维结构完好,两面光滑,编出的物件也柔滑有光泽,同时还不易霉变。   我之所以知道这些关于篾子的加工方法,以及他们的采集季节,是因为小时候我的一个邻居就是一个篾匠,亲眼目睹了他如何制作篾子的,还曾经帮助过他做那些活儿。他姓潘,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那次战争,并立了功负了伤,一条腿留下了一点残疾。转业后他为了照顾年事已高的老妈和家中的四个子女,拒绝了政府给他安排的工作。可是回乡后,他有不能够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为了养家糊口就南下江南,去拜师学艺。一年后他回乡做起了篾匠,但他在江南学的是竹篾工艺,而家乡的篾器往往是柳、藤、芦苇等制品,虽然是行行有弊、隔笆如给山,但头脑聪颖的他充满信心,熟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经过他不断揣摩、细心研究,使得好多问题迎刃而解,挖掘并发展了当地柳蔑、苇蔑编织法,自制出许多让自己得心应手的工具,很快就在当地名声鹤起,成为有名的篾匠。   在我老家,好多人都会织席,对于席子的需要量就小一些,但由于采取原始的方法编织出来的席子不牢,往往只有一、二年的寿命。于是他按照竹破的原理仿造出一套小巧玲珑的破子,可以将芦苇破成为一毫米的篾子,而且同时去掉了类似竹黄的芦苇内黄和苇膜,使得苇蔑柔似丝,可绕指柔,然后他又设计出图案,武汉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更专业按照图案去编织席子。铺在床上十分漂亮,不用细瞧,床上就是一幅简约的画卷,素雅,简约。而且柔软似布,可卷可叠,同时还具有冬暖夏凉的特性。另外别看它很薄,寿命却很长,可达十年深得人们的喜爱,纷纷订购,甚至一度有一些港台和外商前来订货。   以往柳编的笆斗的底是平面的,用它来盛装粮食无碍,可是一旦用它扛粮食去收、晒粮食时,不要几趟,人们就会感到肩膀痛,恨不得随时将它扔下。经过他的观察后,他改变工艺,将平底改为了凹底,这样人们在扛粮食时,肩膀的接触面就大了,从而变点接触为面接触,从而减少了局部重压,小小的改造,却减少了人们的痛苦。   不仅人们的家里要用好多蔑制品,生产队同样要用。比如仓库里囤积粮食时要用芦苇编织的结子,扛进搬出粮食去晾晒风干要用笆斗,水利工程时还要用大量的柳笆去铺路……这些林林总总的事都要请篾匠去完成。   那一年,我的家乡实行了旱改水,一贯种植旱作物的土地突然改种水稻,可以想象土壤经过水的长时间浸泡,会形成多深的淤泥层?而一季水稻除了事先要制作有机绿肥,还要数次去撒化肥。而撒化肥人们往往是用小号的笆斗去盛装化肥,一手夹着笆斗,一手去撒肥,笆斗的外形是一个圆柱体,与人们的身体接触就小,再加上在那种近似沼泽地的稻田里跋涉,一不小心,笆斗就会滑下,从而使笆斗中的化肥进水,粘成为团子,就无法撒均匀,会使得肥多的地方被化肥腌死,而肥少的地方又不肯生长,无法使水稻高产。听到人们的叫苦不叠,他灵机一动,就将笆斗的一侧改为凹进去的弧形结构,并在上方加上了一个类似提篮的把子,使用时可以将膀臂与把子交叉起来,避免了再滑入水里的弊病。   种水稻,那时候一定要去制作绿肥的,所谓的绿肥,就是将绿色植物的藤蔓、叶子等买入土中或者淤泥中去腐烂。田里的往往专门种植一些紫云英,待其长到即将开花时,用旋耕机去耙如土中,再灌溉水,让它腐烂与田里。除此之外,人们还要将水里养殖的水葫芦、杂草等捞起,拌上人畜粪便,再用河中的淤泥去封闭腐烂。河中的淤泥往往要抽干河水,让社员们用锨将淤泥扔上岸来,工程量很大,既费时又费力。细心的他就用柳编织出类似簸箕的扒箕,安装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这样,人们站在岸上就可以轻松地将河中的淤泥捞上来,就连河里的鱼儿也照常生长,真是一个一举多得的好方法。   一个个诸如此类的小小发明和改造,不断的给人们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也减轻了人们的劳动量,同时也改变了他自己的命运。有付出就有收益,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当那些走街串巷篾匠还在大声不停吆喝时,足不出户的他家中的活就应接不暇,往往要起五更、睡半夜地忙碌着,就连他那老娘和孩子都帮忙,还是忙不过来。   改革开放后,百业俱兴,也使得一些古老的职业受到了冲击,一度盛行的塑料业将那些色彩艳丽的塑料制品送进了千家万户,一时间也得到了人们喜爱,篾匠的生意因此而出现每况愈下的局面。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老潘决定到集市里去摆摊设点,开设店面。经过一番打拼,还是感到力不从心,正在他焦头烂额时,一个孩子的玩物让他开了窍。   一天,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孩子在他店面前放貌似的风筝,显然由于孩子年龄较小,不会制作出漂亮的风筝,但却让老潘顿开茅塞。他迅速地买来一些五颜六色的蜡纸,利用自己的那些边角料扎起了风筝,正值春暖花开的季节,亮丽而轻盈的风筝,肯定是家长和孩童争相购买的东西,虽然是微薄的利润,却给他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也让他度过了一时的难关,在集市里站住了脚。受风筝的启示,夏天还未到,他又开始编织起鸟笼、知了笼、蟋蟀笼等等,形成了系列的儿童玩具。   冬天和其它季节一样,总归要来临的。一个银装素裹的日子,望着玉树琼枝的世界,他脱口而出:“瑞雪兆丰年……”可那个年字还没有出口,他想到当地的过年时一个习俗,那就是当地有着在过年时玩麒麟的风俗。麒麟,在这个世界里实际上是没有这种动物,它是人们臆想出来的神物,是一种吉祥如意的象征物。它拥有龙的面孔和胡须,具有梅花鹿的角,虎的爪子,金钱豹的身体,还飘舞着狮子的尾巴,说白了,比四不像还四不像。但一旦被人们崇尚为神物,就成为了经典的形象。   每年的过年时光,玩麒麟的人就会出现在千家万户的门前,逐一祝福。他们一般是六到八人一个组合,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总是扛着一个彩纸扎的麒麟,后面跟着手里拿着锣、鼓、镲、竹板等打击乐器,每到一家都会说唱一些吉祥如意的祝愿,在渲染节日气氛的同时,也会得到家主的一些赏钱。   由于这些玩麒麟的人都是当地的一些社员,所以扛的麒麟难免有些不伦不类。一旦遇到老潘的专业篾匠和巧妙的构思扎制出来的麒麟,当然会放弃自己那些难看的“作品”,从而去选购“杰作”。   后来他的目光又注意到当地农村的丧葬习俗,人们在家人去世时,都要在忙碌中去请一些当地的人,去扎纸糊的轿子、白帆、花圈,还有鹤、人的模型等祭祀用品,不仅给主人忙中添乱,而且往往耽误时间,也失去了美观性。所以他又插手了这种祭祀类用品,还经营起香火、纸钱和纸衣等,让他终于在困境中走了出来。   十几年前,他在经营自己的蔑器店的同时,又跨行业实行强强联合,与当地有名的丧葬队(吹鼓手)联合,还和餐饮业联手,甚至和殡仪馆联合,形成了一条龙服务,在提供人们优质服务的同时,也减轻减河南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效果好少了人们的负担。   从潘篾匠的经历,不难看出,在科学发达的今天,使得一些好多古老的职业有的失传,有的走向下坡,但好多又是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只有那些不断动脑筋挖掘本行的内在和外延,就能够使自己的行业成为经典,并保持自己的行业立于不败之地。因为一个行业总有它起起落落的过程,一旦回归自然后,就会重新旺盛。比如说:篾匠这个行业曾经是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可是由于塑料行业的崛起,一时蒙蔽了人们眼光,一度取代了好多蔑制品,时间是可以考验任何事物的。当人们的热情过后,却发现了一个“毒”字居然在不知不觉中侵害了我们的健康,思前顾后后,不得不将塑料制品扔进垃圾堆,重新提起了那些竹、柳、蔑制品,回归到崇尚自然、倾心绿色的必由之路上,从而再次推进了蔑制品的发展。   倘若你细心观察一下,不难发现家中那天天出入我们嘴里的筷子,是不是那些冷冰冰的金银铜铁锡和塑料制品重新又变回了竹子或者木材的了?那些所谓的真皮沙发还能够让你进入梦乡吗?躺椅上那些色彩艳丽的塑料带是不是又成为了藤条?……那些曾经成为让世人头痛的诸如方便袋等白色污染,不用说,已经被篾制品再次取代。   不用断言,篾匠曾经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将来亦然!   郑州癫痫病的早期症状表现 共 526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