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木马】竹篑寺记忆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竹篑寺记忆(散文)      竹篑寺又名祝国寺,建在形状像马鞍的天马山上,就在我家对面的方向。古属蓝田八景之一。   天马山的名字一定产生在建立竹篑寺以前很远。等到东峰西峰和中间凹处兀立起文脉塔,人又说它好像一个笔架子。侍候着书天写地的如椽之笔。蓝田历代饱学之士层出不穷,可能就是有这塔的缘故。   记得我十岁,就随着我婆朝拜过竹篑寺,从黄沟沿着西侧的羊肠小道上山。有土路也间断有黄沙小路。一座八九百米的的山,几乎攀了一个下午。婆那时间六十多,小脚,蹒蹒跚跚。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气力?那是她最后一回朝拜竹篑寺。   也是我的头一回朝拜。记忆里,婆领着我围着建于明万历八年(1653年)的文脉塔,转了一圈子,且由我伸手摸了,供奉有高僧的灵骨舍利子的六角形七级浮图塔。在天马山的东西两峰上,建有寺院。西峰的好像寺院已经塌了。   那是农历六月初五的晚上,农历六月初六才过古庙会呢,上会朝拜的香客,已经把山坡拥挤满了。两峰比肩,翠柏丛蔚,香烟缭绕里。我记得看见金碧辉煌的佛像,很多念经的僧人梵音盈耳,一一灯炷如须弥山,一一灯油如大海水。蜡烛燃烧着啪啪响。磕头的时间,前后的人就互相碰触着。挤不进庙的香客,有人就在山坡上面,上了香磕头。   那年的会,应当是竹篑寺最后的辉煌。   让我赶上了,我的缘,我的福。   《旧图经》载:“黄帝时风后来蚩尤部众于此”。后世在篑山建风后祠,再改祠为寺。   白天站在竹篑寺顶上,看辋川重峦叠翠,山外有山。白鹿原平展展的,上面的村落星罗棋布。我最感兴趣的是:对面远处可以看见我家的门户呢。这个从我家门口就可以看见的笔架子,让我幻想有一支巨大的笔搭上去的笔架子,此刻就立着我这个娃娃呢。   那天,我婆捡拾了很多人们扔下的东西,带着下山,放在黄沟村子一个专门的堆积的乡场里。   到了下午四五点,游人就陆续离开了。   天在这时候,就会下一场大雨。把竹篑寺的人迹,洗得干干净净。它就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与秀丽。   这雨,说也奇怪,一般年年都是准点。有时间太阳红红的,飘过云朵,啪啪啦啦滴上一阵子。人就说:“应验了,应验了!”   那时间竹篑寺下面来了修路的162信箱。   塔,文脉塔,在一个早上忽然不见了。   我想当时特别是抱了文学梦的蓝田青年,一定是大惊失色。   后来162信箱来到我村子。   一个赶风潮的叫王大喜的人,大言不惭承认:塔,就是他炸了。   我还上过一次竹篑寺。   七十年代我读高中,北关中学组织学生军训。   西峰的寺院,早已荡然无存。东峰,还有四进的寺庙,断垣残壁,房顶也塌了。走进去,已经看不见一尊佛像。还却有一个老和尚,在哪里苦守。他把里面打扫的干干净净。他用墨笔在墙壁上面,写了许多诗文或者禅语。我和几个同学好奇,脱离了众人和他问话。老和尚一听我们是军训的,就双手合十问:“阿弥陀佛。听说你们共军要和俄国人打仗?打仗,生灵涂炭,血流成河啊。阿弥陀佛……”他的这个说法,惊得我等张口结舌。他在他的世界里,和外面隔绝久了。   黄沟种地的人也在这寺院里做饭,休息。   那天的军训,只有一个叫邝天琼的教导主任,没事人一般,她是四川人,解放前的党员。梳着荷叶发型,拿着收音机,优哉游哉。做出一副游山玩水的摸样。看着她的背影时间,我发现一个秘密,炸药包在寺院断垣残壁爆炸的一刻,她对着寺庙遗址做出了一个“合十”动作。   她的这一个动作,看得出她内心,在当时是非常的矛盾复杂。她不大关心军训事情。又没有教学质量要她抓。那时间传出她的一个笑话:学校党支部要求委员背诵老三篇,她把人丢大了。“我们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都是人民解放军。”简明扼要,但不是毛主席说的。   我听到这个笑话时间,心里忽然想起那个没有寺庙了,没有佛像了,却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老和尚。   我看见陈忠实在《白鹿原》里也讲述了这个山:大意是怀不上胎的妇女,六月六就去山里,遇到中意的男子,携手进入山林沟壑……在没有移植技术的年代,这为了繁衍的性事,充满人类野性的旺勃的生命力。   这传递香火的求子活动,也是借了神的名义,活泉旺火,生生不息。两情相悦,神仙看见也偷笑呢。   我听说八十年代一个六月六,邻村几个小伙子上了没有塔的竹篑寺,夜里强奸了一个黄沟朝会的女娃。把个传说里两情相悦野合借种的地方,给涂抹的五麻六道。后来给毙了。   这文脉塔,这平安塔已经重新建立起来多年,庙宇是怎样概貌规模?我没有去过。   今年六月六肯定是回不去,但我可以想象出来,山坡上面,花花绿绿的人流,喧嚣着人世间的欢乐。众生无尽愿无尽,佛应当是日理万机,十分繁忙辛苦。   人说:人到无求品自高,我说:敬佛无求品自高。据说我们的悟性,由于贪恋了人世间的欲望,已经远远地赶不上天龙八部,人非人等了。   回去,我也不向神求私欲。领会一点佛教精神,饱览一下家乡风光。在那些不怜惜竹篑寺的人面前,哪怕他是仪式仪轨的表相表法——我以为都是宗教信仰及生信磨性的初级功夫。我想当一回环卫清洁工。埋头捡拾那些花花绿绿的塑料袋,包装物,矿泉水瓶子……让笔架子山干干净净。   你看,我是不是和老和尚,和邝教导主任一样,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 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羔疯专业癫痫病对人体有哪些伤害武汉治小儿癫痫病好的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里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