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锅炉工(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传统国学

单位里的锅炉还没建起来,领导就开始琢磨着要招聘一位锅炉工。据说烧锅炉这个工种,很难招聘到有经验的锅炉工。而一些看似有经验锅炉工来单位应聘,看上去也都已经上了年纪,领导又不喜欢。就这样招聘锅炉工的事情,着实让领导头疼了一阵子。记得当单位的锅炉房建筑主体快完工的时候,来了一位过了知天命年纪的锅炉工。应聘的那天才跟领导聊了不一会儿,领导就觉得这个人烧锅炉肯定行,于是就让人事部门安排他就职。

是什么原因让挑选了好久锅炉工的领导一眼就看上了呢?我直到现在也没能想明白,这个锅炉工是靠什么打动了我们领导。其实我并不是很“八卦”的人,只是在领导身边工作时间长了,对领导的那股“挑剔”劲,已经是相当的熟悉了。尽管心里有些疑问,但因为工作太忙,渐渐的也就忘记了这些疑问。有些事情说来也怪,当你心里有“鬼”的时候,还真是会让你遇见。单位的工程施工快要进入秋季的时候,我就被临时调派去负责施工的档案管理。这样的话我就得每天都去工地“巡视”,查看施工图纸及资料的归档情况。每天检查完工地的资料以后,再回单位里进行电子版汇总。也不知道是领导的“信任”,还是单位里没人肯干这活,反正是被我滩上了。滩上这事也有个好处,就是可以以去工地为借口,逃离领导的办公室。每天坐在领导的隔壁办公,一点也不自由,有时候还得加班加点地忙碌。记得那天天突然下了雨,这可能也是秋天里的最后一场雨了吧!我站在工地简易的施工板房门口,仰望着阴雨绵绵的天际这样想着。突然我被身旁的一声类似“呼喊”的叫声惊吓到,我扭头一看,原来是单位前段时间刚招聘进来的锅炉工在跟我打招呼。只见他边抽着烟,边微笑着向我走来。

我不认识他,更谈不上熟悉了,只能一脸诧异的看着他。更让我诧异的是,当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能明显地闻到一股发酸的臭味。我强忍着挤出一个“笑脸”回应了他,他就站在离我几公分远的地方。从他破旧的上衣兜里掏出一包“红梅”牌香烟,递给我一支问我抽不抽烟。在看到我摆了摆手以后,他便开始说起了话:“我是刚来的锅炉工,我姓李,大家都叫我李锅炉”。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都是微微扬起。我看着他的脸,脏兮兮的脸上布满皱纹。我“哦”了一声,并且很礼貌的笑了笑,算是对他的回应。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有些奇怪。他竟然谈论起整个工地的施工进度情况,并把施工单位的一些“不是”像给领导汇报工作一样,给我说了一遍。我有点惊讶,他既不是监理,也不是我单位的监工,他怎么能把工地的情况说得条条是道呢?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不好打断他,只好静静的听他说完。雨停以后我准备离开工地的时候,看见李锅炉穿着水靴向在建的锅炉房方向走去。回到单位以后,我向人事部门的同事打听。才知道由于锅炉房还没建好,李锅炉被安排在工地上看管工地。单位在工地上临时给他盖一间所谓的”值班室“,用于他日常的工作和生活,吃住都在里面。冬天快到了,施工也即将停工。李锅炉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负责看管工地上的建筑材料。我还向往常一样,经常去工地转转。每次他总是很喜欢跟我说话,有时还让我帮他在领导面前替他说说话。说是要组建锅炉班的话,看看能不能让他当班长。我每次都只是笑了笑,因为我没办法帮他去跟领导说。可能是见面和说话的机会多了,就这样慢慢的跟李锅炉熟悉起来。据他说他烧锅炉已经有二十年了,很有烧锅炉的经验。对于他所说的经验,我就不知道了,像听了一个未知的谜。

冬天到了,雪也逐渐下了厚厚的一层。我不再去工地了,但是偶尔也能听见关于李锅炉的事情。办公室的同事隔三差五就给他送去柴米油盐之类的物品,他也规规矩矩的看管着工地,从不回单位里。听办公室的同事说起李锅炉,心里似乎有些愤懑。据说是李锅炉经常在工地跟别人说,单位的领导说等锅炉房建成,就让他当锅炉班班长。之前工地上施工的很多工人听他这么一说,还真把他当回事似的“逗乐”。但是单位里同事就不乐意了,有个别跟领导有“亲近”的人,就跑去领导那里“告密”。也不知道领导心里怎么想,反正这些“杂音”的背后,总是不了了之。整个漫长的冬季里,关于李锅炉的一些话题,总是被一些同事说起。比如像一些他又喝醉酒睡懒觉啦,偷懒回家不在工地值班啦等等。偶尔也能听到领导发发脾气,之后就没了下文。来年快要开春的时候,我外出出差,在外整整一个多月。由于忙碌,也没怎么过问单位的事情。我出差回来的那天,工地已经开工一个星期了。

由于之前的工作有其他同事接手,我不用像以前一样每天都去工地。听领导说,只有他去工地巡查的时候,我就能跟他一起去。令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这次出差回来也没听见同事们再提起李锅炉。可能我本身也不是“话多”的人,事情忙起来一些不关紧要的杂事也就被抛到脑后了。记得再去工地那是个阳关明媚的午后,我和领导来到工地以后,领导就去工地上去巡查去了。我习惯性的往李锅炉住的那个工棚走去,眼前的工棚和去年冬季来临前一模一样,没有太大的变化。当我推开李锅炉住的值班室大门时,里面住的是另外一张陌生的面孔。我有些诧异,还以为我走错地方了呢?当我定了定回过神来时,那个陌生的老头已经开口问我话了。“你找谁”,他从炕上坐起对我说了这句话。我急忙回他说我要找李锅炉,他满脸不解地说他不认识我问的这个人,还问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我急忙说了声抱歉,就退了出来。不一会领导从工地里出来后,我们就乘车离开了工地。尽管心里有些疑问,但一路上我都没跟领导提起关于李锅炉的事情。

回到单位以后,我从同事那里打听得知,李锅炉被辞退了。辞退他的原因,据说是他经常喝酒不在岗位上。关于他的一些风言风语,由于他的离开而烟消云散。再也没人提起有这么一个人,有这么一些事情。只是单位里“精明”的同事,也都深知“祸从口出”的道理,也不知道李锅炉现在知不知道呢!

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症好西安治癫痫病哪个医院比较好癫痫病怎么治疗才能好泉州最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