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家的琐事(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统国学

夜,宁静而深邃,伸手不见五指,仅闻窗外萤虫蛐蛐儿鸣叫声。倘若换作光芒炫目的白日,你是丝毫也听不到它们的声音,若非肉眼所观,你甚至感觉不到世间还有这么些个小生物的存在。而在夜晚,它们则是那么的猖狂,那么的燥耳。失眠的夜晚,辗转难安,或许是人到了某个年龄段瞌睡也就自然变少了而更加热衷于失眠。喜欢回想的味道,喜欢像牛羊一样反刍,将平日里一点一滴的琐事铭记于脑,待闲暇之余,独自静守一方心灵的净土,将回忆畅想的有滋有味。

今天是新学期的第一个周末,周末前夜内心便一直盘算,如何安排利用好这个三天的小长假?经过一星期的紧张忙碌,终于盼到了周末,不再担心上班会不会迟到,也不用再操心孩子们的学习安全等等,关起门窗不受外界干扰躺个自然醒,先给身心来个全面大放松。

天刚蒙蒙亮,云还是一片鱼肚白,睡梦里的我正安详沉浸于周公的会面中。猛然间被一道剧烈的炸雷声响震击,惊吓得我三魂未定七魄游离,半响才缓过神来,揉揉惺忪的睡眼定睛一看,好在不是什么轰炸不肖子孙的雷击电鸣,只是两个早起的小家伙在打架玩闹。小女儿眼看招架不住哥哥的攻击而径直奔上二楼,踹开房门跑至窗边哭哭啼啼,向我声诉哥哥的不是,经过好一阵劝解安慰,才压下眼前的哭闹鬼,承想可以继续安睡一程,熟料身体还未躺定,楼下随即传来母亲的呼唤,“吃早饭啦,赶快起床,家里明儿来客人,吃完早饭还需要你赶集买菜哦”唉!这才八点不到,饭都做好了,没办法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穿衣梳洗。

梳洗毕,两位老人与孩子们已经吃上了,我便径自盛了一碗干巴巴的米饭往嘴里塞。一碗米饭刚塞至一半,屋里座机叮叮当响个不停,这年头,就连一碗饭也吃不安生,听这锲而不舍的铃声,准是哪家又赶上什么急忙紧凑的事情。母亲立即放下碗筷,连走带跑前往客厅接通电话,电话是小姨拨打来的,说是娘家一位堂姐今年六旬花甲,孝顺的儿子媳妇一直嚷嚷着要为辛苦操劳半辈子的母亲做一个六十大寿,这不请客电话首先拨打到舅舅家,而后舅舅有通知小姨,小姨又拨打至我家通知母亲。母亲三言两语放下电话,一边往外走一边嚷嚷,赶快吃饭,下午一点还要赶趟生日宴席,得回娘家去。回就回吧,你回你的娘家,我吃我的饭,反正我又不打算像当年一样做个跟班的小尾巴,母亲听了,噗嗤一笑,别以为我回娘家与你不相干哟,待会儿还有任务给你。

我悠哉游哉扒着碗里的饭,母亲是个急性子,做事也总是风里来火里去,吃完饭很快便收拾好自己的碗筷,从厨房出来见我还在慢腾腾的吃饭便急了,“哎呀!我的小祖宗,你还吃呢?时间来不及了,赶快骑车载我去理发店染头发”。不觉间发现,母亲那青油黑亮的发丝早已被霜雪浸染丝丝斑驳,曾年轻秀丽的面颊上也镌刻出一道道深深浅浅的沟壑,不禁想起《老男孩》里的那句歌词,生活就像一把无情的刻刀,改变了我们曾经的模样……。

匆匆吃完饭,随手将碗丢在了水池里,便径直去推电驴子,母亲则早已收拾妥当站在院子里等候。车刚推至门口,小女儿看见了,说啥也不乐意,非得传承二十年前她母亲那跟班小尾巴的行为,好话歹话说了一大箩筐,人家就是不领情,要去的还是非得去,实在不行干脆来个驴打滚,拿出一哭二闹的看家本领,丝毫不逊色于当年年幼的母亲。没辙,只得将其携带上。人说娃娃脸与六月天有得一拼,还真不假,先前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这目的一达到,立马来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摆出一副得意的可爱相,让人啼笑皆非。

带上女儿,载上母亲,一路向集市驶去,由于临近中秋,集市上人比往常多了许多,且大多数都是直奔菜市场或超市。“民以食为天”吃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不管何时何地,只要生命还在继续,吃便是首要问题,因此很多的节日也就成了吃的代名词。集市上人多,首先将母亲和女儿送往了理发店,而后独自去了菜市场。且不说中秋是我国重大的传统节日——仅逊于春节,单小妹一家人回来省亲也该配上几样像样的小菜。家乡有一个过节省亲的传统,凡是出嫁的女儿,中秋节这天都会与老公一道领着孩子回娘家看望父母亲人,一家人围一张桌吃一餐团圆饭,不在乎饭菜档次,吃的是一个幸福美满。

菜市场好一通转悠,这菜贩子也瞅准了节日的档子,准备美美打捞一笔,每样菜价都比往常贵了那么一两元,生意人就是如此的贼精贼精,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有你的涨价权,我有我的讨价策。挑肥拣瘦,讨价还价,围绕着菜市场转过来一圈,走过去一圈,好不容易才买来几样理想的菜肴,看来做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买完菜,前往理发店将女儿连哄带骗的支走,与我一同回家,母亲则悄然踏上开往娘家方向的汽车,至此,今儿两项重大事情买菜与赴宴也算是告一段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和女儿刚驶进院子里,还未待车停稳,父亲又拄着拐杖出来了,(父亲因脑淤血偏瘫,随行需依靠拐杖)气呼呼状告孙子不听话,在我不在家之时与之顶撞斗嘴,希望我能拿出母亲的威严,给儿子一个教训。这一老一小,好像就是前世的欢喜冤家,孰是孰非还真说不上来。老小老小,人老了心也越发变得小了,加之腿脚不便,情绪就更加的不稳定,时常伴有无名火发生。孙子呢,也不太懂事,闲暇就喜欢与老爷子抬杠,两爷孙在一起时,十有八九争执的面红耳赤,恨不得老死不相往,一但分开片刻时,又彼此的相互牵挂念叨,完全就是见不得又离不得。虽然两人都有错,但为了在孩子面前树立老人的威严,懂得如何尊老爱幼,我还是当着父亲的面说了孩子两句,并让孙子给爷爷道歉,风波也就算是了了。

人生在世,福祸相依,每一个家庭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而这本经便是东加长西家短的生活琐事,念好了是幸福,念不好则是头疼的苦,我家这本经,痛并幸福着!

湖北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哪家好?癫痫患者四肢强直怎么抢救哈尔滨可以治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在哪江苏癫痫病哪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