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人约黄昏后(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统国学

朋友常君长我四岁,我俩几乎同时到一个学校当民办教师,一九八零年又同时考入师范,同时毕业。以后,我在初中教政治,他在小学教数学,时常见面且无话不谈。

村东有一田间小道,不知从何时始,我俩黄昏晚饭后就在这小道上溜达。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这个时候也就成了我们一天中的最爱。常君身子骨不太好,弯着腰,颈椎增生脖子僵硬,要扭头须随身子一起转动。谈论的话题自然是养生了,喜来健,一代宗师膏,颈复康等等,他的养生经和所知药品名称多了。我走快了一点,他就气喘吁吁,尽管如此,一天也不落下。

或月挂东山,或暗夜繁星,或夕阳晚霞,或云雾弥漫甚至雨打油伞滴滴答答,漫天飞雪大地皑皑,我们依然娓娓细语话锋健。什么楼市房价,股市行情,高铁动车,假烟假酒假广告,八项规定贪官落马,梨园春庞晓戈,大地飞歌宋祖英,超市鸡蛋韩国沉船,安倍瞎扯靖国神社,黄岩岛搁浅南海搅局,叙利亚动乱恐怖势力。

春意萌动时候,我们聆听冰河开冻大地心跳的声音,看田野绿意盎然一片生机。盛夏时节,蓝天彩虹,三两蛙声,微风拂面,燥热远去。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是啊,一片忙人,唯我俩闲逛,是有点尴尬。可你不知道,我也是身带臭汗刚从地里归来,扔下农具跳进清闲的。秋天里,田野凉爽沉静,唯有虫子低吟浅唱,唧唧,吱吱……叫声有长有短,或急或缓,欢唱的,哀鸣的,从土洞中坷垃下草丛边声声传来。想必虫界也和人间一样有喜怒哀乐,有悲欢离合,它们各怀心事,向大自然诉说。是的,且不说洪流浓烟农药残留,光鸡飞狗叫就足以带给它们大灾难了。想想,我们人类也一样遭遇水害火灾地震泥石流台风海啸,更何况霸权主义侵略奴役军国主义野心不死,恐怖暴力无处不在,我们中国人更是外有强国防保主权之重任,内有防和平演变抵御西方文化侵略颠覆渗透之忧患。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去几多时。再看小虫吧,大凡一唱一和的,就是虫夫妻的共鸣了。它们的欢愉之情从唱与和的默契上是那样的淋漓尽致,在唱和的韵味色调中是那样的融合而浑为一体,给自然界给同类带来了些许快感和舒悦。我沉浸在自然界这和谐的美妙中了,我陶醉在这虫声奏鸣的快乐中了。所以,秋天里尤其是秋天的朦胧夜色,是醉人的,是美丽的。冬天到了,天短夜长。我们摸黑,我们打着手电,虽寒风吹面,依然故我。漫天舞雪,大地冰封,我们还是咯吱咯吱地在路上漫步,有滋有味。您别嘲笑,别说我们傻。我们有我们的乐趣,这乐趣并不亚于围炉看电视喝热茶。年三十,夜色降临,远处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不绝于耳,弥漫在乡间的年味把人熏得晕晕乎乎,可是唯有我们二人依然在这乡间小路上,悠哉!

满天繁星时分,我们分不清那是星那是灯,看人间歌舞升平,不由心花怒放。月色朦胧,大地银白,小村外,樱树下,花间一壶酒,对影成三人。不管麦苗青,无论山河静,乡间的小路上,我们细细抚摸着大地的脉搏跳动。小河传来叮咚的歌声,那是天籁之音,她在悄悄地告诉我们,春天来了,春天来了。是的,微风吹来,扑鼻的花香在偷偷地笑,笑我们太痴了,太痴了。有一回,夏夜里不知从哪儿飘来一片乌云夹杂着电闪雷鸣,呼呼啦啦大雨点就来了,没有带雨伞,我们淋得满身透湿,一想到田地里的庄稼苗正欢畅地吮吸着甘霖,就乐呵乐呵的,高兴劲没法再提了。

说话间,不觉得几年就过去了,我们在这乡间小路上慢走快走海阔天空,常君不知啥时候也能快速行走了,头和脖也灵活了,他腰酸腿疼脖子硬的话慢慢地少了,已经不再经常用药了。动则通,通则不痛。念念不带看花眼,不是愁中即病中。过去了,不看花的日子过去了。不说常君他,就是我也其乐无穷。黄昏散步,释怀心事,放纵情感,忘却一切,若夜茶一杯,香气袅袅,何乐而不为?常君笑着说,散步如服药,散步可疗病,散步健身,散步延年,我的余生要和散步为伴了。

湖北有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安阳市有哪些能治癫痫医院云南癫痫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