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在《魔兽世界》里生活的日子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茶艺

   苔藓攀附青石,垂柳掬一捧春水,睡莲在河湾的转角悄悄绽放。荷叶下面,青蛙的寂寞被蛐蛐的叫声散去,路边的小草蔓延出栅栏,半空的树叶随风摇曳,几只蜘蛛,端坐于枝杈,拨琴洒月。

   暴风城外的炮火,黑暗之门前的鲜血,艾泽拉斯大地上的哀嚎,勇士们拿起斧头,握紧盾牌,却不知为何而战。尸体被风沙吞噬,白骨于枯藤下长眠,曾别过故土村旁的树前。

   这一生都狭路相逢,来时情深去时义重。时间恰似飞羽片片,青春与回忆,长河与远方,城市的霓虹,老家的黄土,本无两样,站在不同的维度,局外有局,局内繁华见真淳,有味是清欢。

   总是想起大学里的那些日子,书中的黄金屋、颜如玉全都搬进了电脑,然后,埋在深深浅浅的脚印里。如今,一部《魔兽》电影把那些脚印剖开,蝶舞翩翩,落花瓣瓣。转眼,十年已过,黑暗神殿里的邪恶双刀,太阳之井下索利达尔群星之怒的光芒,走向外域绵延万里的燃烧远征军,再次谈来,我们放下了当初面红耳赤地争辩,被轻松的语调化解,简单而幽默。

   芒鞋竹杖,风雨人生。曾经走在最前,扛着怪物首领的MT,已经到了一家企业独当一面;曾经不断说着对不起,被我们集体调侃的牧师妹子,如今已嫁为人妻;曾经点名记分,召集会员攻克副本的团长,也已经放下被青春懵懂套上的枷锁,走上创业之路。

   摆满烟头的桌子,椅子上我们光着膀子,几个空酒瓶寂寞地躺在床底,键盘和鼠标的声音被安静放大,蟑螂爬到脚上,我们也觉无所谓。也许,那个时候,我们都是最快乐的,忧愁好的装备何时掉到自己手里,担心自己操作不慎拖了集体后腿,感慨下一次公会活动又少了某位兄弟。衣与食的负担只是尚未发芽的种子,现在想来,那时所有的烦恼也算一种快乐。

   电脑前的你我,有的素未谋面,有的就在身边,但是,却因为爱上《魔兽世界》,都成了要好的朋友。记得小时候,课堂是神圣的,我们都不敢打破那份肃穆,甚至尿裤子,也不愿意主动请示,生怕扰了这片神圣的时空。渐渐地,我们长大了,懂得爱才是最为神圣的。翘课被罚站的午后,我们低着头,站在走廊低语,每一句话都离不开燃烧的远征军;寝室断电的夜晚,我们把桌子拼在一起,买来烤串和啤酒,穿着拖鞋和裤衩一起讨论副本该如何攻破;每到用餐时间,倒霉的室长总要为我们打饭,因为《魔兽世界》,我们忙得几乎来不及下楼吃饭。这份怀念,宛如二月的新绿,泡一把陈壶,历久弥香。

   毕业前夕,我们又一次围坐寝室,集体删号,抱头痛哭。“不是我不想找女朋友,而是我太爱《魔兽世界》了”,“挂科没什么可怕,补考都能过,可是装备错过了就错过了,不知还要等多久”,“我睡不着,我心塞,今天因为我没把副本打通”……让时间变慢一些吧,我们要像草木鸟雀一样,漫不经心地生长。阳光下,撕碎的纸,从高高的楼层洒落。小纸片在风中缓缓纷飞,像一只只白色的蝶,上面零碎地记起,这段逍遥一如江湖往事的日子。

   北上南下,如今,我独自一人面对湘江北去、万山红遍。故事拼盘缺一不可,《魔兽世界》仿佛一块形状奇特的磁铁,把我们聚在一起,分开时那么痛。账号,你还记得吗?十年已过,我时常坐在公交车的窗边,看林立的高楼,看后退的大树,看变换的天空,往还于过去和现在。北国白雪藏往事,南国轻舟载流年,任夕照吻落眉边,望前程锦,名利场,只待共谋绿水清风,共我抛一个天教疏狂。

   苔藓攀附青石,垂柳掬一捧春水,睡莲在河湾的转角悄悄绽放,贪一眼月华如水,我坐在电脑前,用键盘敲响了那段往事的声音,恍若深谷,回声片片。

白山市哪种癫痫不好治郑州哪些医院治癫痫更专业河南省羊角风科医院
上一篇:人生如茶,随遇而安
下一篇:当我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