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一个红军师长的铁血悲歌_1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茶艺
无破坏:无 阅读:895发表时间:2016-06-23 13:08:35 摘要:这支军队当时有三个师。 三个师,分别是十九师、二十师和二十一师。十九师师长是寻淮洲;二十师师长是刘畴西,兼任军团长;二十一师师长是胡天桃。 1   整个红军军史上,曾有过两次最为悲壮的失败,一次为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失败,一次为红军西征的失败。   而今,时光远去,尘埃落定。   河西走廊之战,被大量书籍记载,被大量文献披露,甚至被大量纪实片播放。人们阅读着,观看着,叹惋着,为烈士的不屈,还有他们的牺牲精神。   相比较而言,红军抗日先遣队的失败,则显得更为悲壮,更让人回肠荡气,泪流不已。这次失败,出现了许多铮铮铁骨的汉子,如方志敏、刘畴西、寻淮洲等。   胡天桃,也是其中最为撼人心魂的烈士之一。   2   红军第十军团北上抗日,是1934年底。   当时,在江西,还朔风野大,雪花飘飞,十分寒冷。第十军团出发了,走上了一条悲壮的路,也走上了一条染满鲜血的道路。   在怀玉山,他们遭到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   这,是一次不成比例的战斗,红军无论兵力,无论体力,无论给养,都处于绝对劣势。可是,面对敌人,他们没有退缩,他们以血回应着血,以钢刀回应着枪炮。   国民党的机枪大炮,都上了战场。   一群从土地上崛起的庄稼汉子,怒吼着,冲锋着,搏击着,最终倒在这片土地上。血,染红了怀玉山的山山岭岭。尸体,也躺满了怀玉山的山山岭岭。   一支农民出身的军队,消失在这儿,消失在这儿的山水间。可是,在共和国的历史上,那一面旗帜从未倒下,始终高高飘扬。   3   这支军队当时有三个师。   三个师,分别是十九师、二十师和二十一师。十九师师长是寻淮洲;二十师师长是刘畴西,兼任军团长;二十一师师长是胡天桃。   在怀玉山的战斗中,寻淮洲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年仅二十二岁;军团长刘畴西被俘,坚强不屈,拒绝敌人的劝降,最终和方志敏一块儿走上刑场,被敌人杀害。   在这些悲壮的故事后,留下一个谜案:二十一师师长胡天桃,竟然在历史中失去了踪迹,不见了人影。   他去了哪儿?是战死了,还是被俘了,还是隐蔽回家了。这些,都无人知道。   这位在红军队伍里,以英勇善战闻名的将领,成为了一个影子,不,甚至惊鸿一瞥,消失了,甚至被人遗忘了,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以至于多年后,当红色旗帜覆哈尔滨什么癫痫病医院好盖华夏九吕梁市哪家癫痫医院最好州后,很多烈士后裔都领到了抚恤金,只有红十军团的二十一师师长的抚恤金,一直无人领取。   共和国,急切地想知道他的消息。   4   他的身影,一直藏在一本书里。   这部书,就是国民党高级将领王耀武的回忆录。在这儿,一个沉睡了二十多年的英雄,渐次走出历史迷雾,从时间的那端,一步一步,走到我们面前,走成一座大山,走成一尊倔强的雕塑。   他上身穿着三件单衣,每一件都补满补丁。   他的下身是两条裤子,破烂不堪,一眼可以看见。   他的脚上呢,穿着一双草鞋,可是,两只草鞋一旧一新,根本不对称。   他就那样,一步步走来,走在凄寒入骨的1935年1月里,走在共和国那段坎坷崎岖的历史小路上,走在一条绵长的历史隧道里,也一步步走到我们的灵魂深处。他的身上背着一条干粮袋,很旧很旧。袋里装着一个洋瓷碗,破旧不堪。   他就那样站在王耀武的面前。   多少年后,蹲在共产党的监狱里,王耀武仍能清晰地记得他的样子,仿佛能听到他的呼吸。于是,王耀武拿起笔,将自己见到的情形详细记录下来。   他写的是一个红军战士。   他写的更是那个时代一群烈士的代表。   5   二十多年后,王耀武仍清晰地记得这个人,这个名叫胡天桃的人,包括他的衣着,还有他脸上的表情,以及他们之间的对话。   当时,做为国军的一个旅长,一个战胜的将军,他和自己的这个俘虏进行了一番对话。   他劝对方投降,只要写了悔过书,一切都可以过去,对方也可以获得自由。可是,这位衣衫褴褛的红军将领拒绝了。王耀武告诉他,共产主义不合国情,必将失败。对方一笑,毫不犹豫地说:“没有剥削压迫的社会,才是最好的社会,我愿意为共产主义牺牲。”   王耀武长声叹息,最后无可奈何中告诉他,别担心家事,他的家人不会受到伤害的。   对方再次一笑,告诉他:“我没有家,没有家人,也不需要保护。”   最后,他被押到师部,交给师长俞济时。俞济时询问他共产党的情况,他始终只有一句话:“我不知道,你把我枪毙了吧。”   从此,他消失在历史的深处。   他是怎么死的,是饮弹死去,还是其他方法处死的,王耀武也不知道。   但王耀武记得最清晰的,仍是这样一个人。   6   胡天桃走了,走成了一颗昨夜的星辰。   在那个时代,他是一个孤儿,没有家小和后人。他扛上枪,走向枪林弹雨里,走向铁血悲歌中,一身破烂衣服,一双草鞋,外带一个破洋瓷碗。   他如一尊铁,曾未犹豫过。   他的语言十分质朴,却让对手折服。   一个人,为了一个民族,不顾身前,不管死后,怎一个“高尚”了得?   他什么时候进入红军的,他什么时候离开这个世界的,他的尸骨埋在哪一处荒郊野外,这些,都成为了一个谜。唯一没有成谜的是,他以自己的言行,履行了他当初入随州那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党的誓言。   他的身上,体现了党魂所在。 共 18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