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家猫(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茶艺

这些年,家里,我的老家,在河北赵县的一个小乡村,家里的猫啊狗啊就没有断过,有时候还养好几个。不过,不论是猫啊狗的,回到老家看到的经常是换了新面孔的猫啊狗的。

连续工作了几个星期,不是出差就是加班,已经很疲惫了,好不容易又挨到一个周末,想好好休息一下,也顺便带带孩子。周六的上午,弟弟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是老爷子住院了。我们家的老爷子,管了一辈子家族的事务,还是那么强,那么有主意,身体不舒服了也不去看,自己硬挺着,别人说都不听。没有办法了弟弟就威胁说给老大打电话,他才去住院。接到弟弟电话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到了医院。正好是周末,开车也就4个小时的车程,那就回去看看。

老爷子在那个中医院已经成了老面孔,因为有认识的大夫,每年都得去住上一段时间,大夫护士都很熟悉了。半下午到了县城,进病房的时候,吊瓶已经完成一半。傍晚时分打完了吊瓶,晚上也就不用在医院住了。老太太说老大回来了,还是回乡下的老房子住吧,虽然表姐一力主张住在县城。

在县城吃完晚饭,回到家,黑影已经下来了。在破败的院落里,那只花猫蜷缩在院子里,看到大家回去了,扭头瞅着,可怜兮兮的喵喵几声,嗓子里发出咳嗽似的嗪嗪声。开了屋门,我们进了屋,猫也跟进了房间,还在时不时嗪嗪。我说猫是不是生病了,看那样子似乎是。不过,猫咪好像看起来都那个样子,你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样了,或许好好的,只是想让你注意到它,给它点安慰。

老太太说猫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还以为又回不来了呢。我赶紧说是不是饿了,是不是在外面没有吃的东西。茶几旁的垃圾筐翻在了地上,估计是猫回了家,想办法进了屋,找不到吃的,就去翻垃圾筐了,只可惜,垃圾筐里也没有吃的。老太太找到几个饺子,掰开放到了院子的地上。我说饺子凉不凉,老太太说猫不怕凉。看着猫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吃起来,才知道它是真的饿了,虽然饿了,也不会那么狼吞虎咽,失了优雅的形象。

这只猫,已经不知道是近几年养的第几只了。我记得在它之前的几只是黄色的,猫妈妈是黄色的,小猫也是黄色的,对,去年国庆节赶上老太太生日,回去的时候还有那只黄色的小猫,现在这只花猫也在,只是比黄猫大,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养的了。现在的这只猫,是黄色和灰色交替长的,脑袋灰色的多,腿是黄色的多,尾巴灰黄相间,很是好看。

去年国庆节的时候,两只猫在院子里戏耍,小黄猫和这个花猫不停地打闹,小黄猫个头明显小了一大圈,只要花猫过来,就能把它扑个跟头。小黄猫也从来没有想着躲避,花猫安静下来不找它的时候,它就去找花猫挑逗,就是被花猫快速起身掀翻在地,然后再起来,再逗、再斗。有时候,小黄猫也躲,花猫去找,小黄猫躲进很小的家什缝中的时候,花猫就懒得去追了,走到一旁休息。小黄帽看花猫不找它,就爬出来,挪到花猫身边,用小爪子去逗花猫,挠挠身子、撩撩尾巴,然后是花猫起身追它,又是把它掀翻得四脚朝天。就那么无休无止,不知道疲倦,也许就是那样,显得小猫很是可爱。

后来再回老家,就是春节的时候了,小黄猫已经不见了,也没有问老太太小黄猫是死了还是丢了,只剩下大花猫,安静了很多。那天,坐在沙发上,忽然发现花猫的左眼往外留着脓液,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花猫的眼睛坏了,肯定会瞎掉,不知道是自己磕碰的还是被人戳瞎的。想想,猫的世界估计没有黑暗,夜里一样看得清澈,身体又那样轻盈,不至于自己摔倒在树丛中,或者从墙头上掉下来,所以自己弄坏眼睛的几率是很小的,更大的可能是被什么人打瞎了,真不知道,什么人会那么心狠,对这么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猫咪下狠手,我只能诅咒他们。对花猫,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任由它自己好起来,不知道它忍受了多大的疼痛。

一个多月之后,再次见到它,眼睛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只是从此就剩下一只眼睛了。它在院子里吃完了两个饺子之后,就溜到了屋里,爬在了沙发上,俨然一家之主的样子。我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朝它叫一声,它便慢慢晃到沙发扶手边,然后轻盈的跳上去,四顾一下,慢慢地蜷缩在那里,又时不时扭头朝我看看。不理它,只是安静地看着它。或许肚子里不饿,它也有了心思做其他事情了。把右爪子在舌头上舔了,然后在左脸上蹭蹭,再舔舔,再蹭蹭,换个爪子继续同样的事情,只是开始抹右脸。都说,猫是爱干净的,也是讲卫生的,所以,吃完了东西,它就要在那里用爪子给自己洗洗脸,让自己保持干净。

看它那可爱的样子,我便抱它到腿上,伸手碰了碰它的头。或许,这就惹了它的调皮劲,只要手离开了它的身子,不再碰它,它就伸了脖子把自己的脸朝我的手上蹭来蹭去,蹭了左脸就换个手蹭右脸,不知道它是想干什么,难道还嫌脸蛋洗的不够干净,或许是脸上觉得痒,反正它就那么蹭,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多天不见它,也不见它对我生疏,不知道是对谁都这样,还是真得记住我了,或许记住了这是自己的家,来家里的都是家人。逗它,我把手挪远一点,它便探了身子拉长了脖子还去蹭。妈妈说它就喜欢玩,不理它它就不动了。于是,我试着不理它,不去碰它,过一会,它也就安静了下来,蜷在腿上安静的休息。

猫啊,狗啊的,在乡下都是贱命,不像在城市里被当作宠物,宠得象孩子一样。在乡下,猫啊狗的,有自己的规矩,狗平时只能在院子里,轻易不让进屋门,吃东西在院子里,睡觉在院子里,玩耍在院子里,跟猫游戏也在院子里,无论多冷的天。猫也常常在院子里、墙头上转转,不过,比狗强一些,可以长时间待在房间里,只是偶尔偷吃了东西会被赶出去。还好,猫的脸皮比较厚,被赶出去一会,自己又会偷偷溜进来。老爷子老太太也赶过好几次猫,告诉它出去,它便听话地出去了,不知道去什么地方转一圈,又回来了。

人老了,也就觉得孤单。老太太不太让猫在身上蜷缩着,老爷子很喜欢。或许是老爷子年纪大了,不管家族的事情了,也懒得活动了,孩子们都不在身边,唯有猫咪可以蜷在身边,在看电视的时候,可以安静地做个伴。我看到,在里屋床上被窝里爬着的父亲,一声喊“猫”,花猫便伶俐地跑进房间,蹿到床上,蜷缩在被子边,一幅安详的样子。

妈妈说,花猫跑出去好几天,还以为回不来了呢。我从小就听,狗是忠臣,猫是奸臣,狗不嫌家穷,猫是会乐不思蜀的。猫,还是回来了,虽然跑出去几天,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拿什么垫了肚子。妈妈说,这只猫再丢了,就不再养了。不管丢了还养不养,我还是希望这只花猫别丢,出去转转可以,到时候记着回家,在自己家里不会受到伤害。

家,在自己家里不会受到伤害。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几家?西安羊角风病治疗哪家好郑州治癫痫病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