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情痴,悲剧(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剧本

上一世的情义,化作千年雨丝,连接不到月老的红线,躲在小提琴的弦里。同窗——情深似海,梦不见上花轿成为幸福的新娘会是自己;同床——老实憨厚,梦不见美丽温柔的闺秀模样会是打扮成假小子;同行——真假身份,梦不见月老牵出的那一根红线属于红颜知己;同眠——惊得双飞的蝴蝶寻觅哪里飘出的魂香,追进梦乡里;同飞——梦的翅膀谱写千古绝唱,双双比翼。一曲梁祝飞出爱的翅膀,载不动雾霾中的颗粒,屏蔽心灵之窗,找不到轮回的轨迹。

也许这一世他和你是夫妻,你们的梦连着梦,从分田地到成立集体,连着大饥荒没饿死的足迹,点燃十年浩劫吹灭过的庙宇香火,熏香摸着石头过河找到的垃圾,时光交了很多税,醒来依旧是晨曦。太阳居然背向你,分不出哪方是东?哪方是西?都市所有的喧嚣还停在起跑线里,为何山野的绿意也把袅袅饮烟窒息?熬夜的路灯不再照亮敞开的门户,每一阵晨风都将污染枝叶树木与空气,桥梁的宣言默诵一日千里的速度,每一根立柱都刻着动车追尾的触怒。寂静,主人依旧没有土地,没有了强拆的哭喊,不见了人群的抗议,唯有天上的云自由自在的飞,不办暂住证,除非不落地。

中国文字多么神奇,开除你,解雇你,还能说“下”到没有“岗”位的位置。“弓虽提手旁斥,双人旁正土也”,看不懂也没关系,只是农民去做临时工而已,总之他背井离乡离开你。而你也是寻夫万里,天涯浪迹,才知道丈夫变成叠砌万里长城的沙粒。你也像孟姜女一样哭啼,泪满黄河与长江,就算哭成当年的松花江,哭不倒一道虚拟的防火墙壁。上告无门,拦轿伸冤只能去拍电视,或者学会穿越到历史。破坏和谐社会,维稳抓的就是你,牢狱等着也是你,躲猫猫更是你。监狱已经不是当初的监狱,警察也不是当初的警察,更不可能让你像江姐和狱友们那样一起绣红旗。看来那时候的警察不够专业,犯了自由主义,或许维稳费用极低,还不懂得塌方式腐败,集体式徇私舞弊,没有奖金,没有利益链,所以才不卖力。

当今时代还有秋审吗?如果一杆笔恰似脊梁骨般挺立,难如写诗作画那么容易。点横撇捺弯折勾,该活的活;该死的死,驱鬼神动天地。如今的铁面判官脸很黑很霸气,谁也没有学会穿越历史,一下笔总让时光倒退,白花花的窦娥子孙飞满天地,共和国的青天握住笔,就像天平一样横在大地!

也许你们的魂魄变成天空很美丽,火红似他,转世成后羿。洁白如你,嫦娥的相望成痴,阴晴圆缺让多少人的思念变得很美丽。月亮与太阳都有自己的轨迹,分离之状戚戚,他孤独的流浪,如果化作鸟寻找你,伤成像夸父追日一样让爱飞成一路情痴。燃烧吧,展示凤凰来仪,烧成灰烬,洒落大地,肥了小草,绿会撕裂空气,月光也会录下这一世他和你生于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岁月让青梅竹马的嬉戏将两棵站立的树爱成连体。

也许你们转世成别的东西,于是神对你们说神话,秋背是眼,伤成一块疤,脓被旁边的水草吸干,一开一闭,就像印钞机,一面血红,一面炭黑,钞票找不到背在哪里。谁能看见自己的背?雨说:沉到水底。云说:天空就是镜子。往后的岁月里,秋天反着看秋收起义。

神话又说,秋熟才能丰收。谣言,又是谣言,烘烤禾苗怎么是秋熟?天机是谜,猜吧。象形字包孕着福祸。昨日的传谣者今朝成了真理的化身,饭菜熟了,脑瓜子残了,果实一热再热,终于热昏了头。粮食是转基因的;蔬菜是化肥养的;竹笋拿硫磺保鲜的;草莓拿激素催熟的;白豆腐用掉白块加工的;黑木耳用黑墨水染色的——秋背长出一陀螺,恰似一座山压着丰收果实!

泄露丰收机密,惩罚从眼睫毛开始,上撑天干,下挂地支。屈指掐算出现奇迹,十二生肖个个属猫,用爪功推动一轮甲子赶超一个世纪。瞎与瞎之间,鼻梁犹如扶起长城挺立,占据世界第二高位。一面金---色,一面盾---矛,昵称:形象功臣,学名:伤瞎大坝。秋收落在污水里泡澡,眼盲移植眼角膜,激活鸡屁。

也许你又转世,都说从蛇的爬行到人的站立是创造了新的世纪,比起那个主义更像主义。唯有法海不服气,凭什么就让你和许仙成为恩爱夫妻?使出十八般武艺,设坛做法专收底弟子放毒气。空气中毒了;水土中毒了;花果中毒了、利益链中毒了。雄黄酒能解毒,雄黄酒也中毒了,以毒攻毒。到了端午节,粽叶包着转基因,诗人一尝,呕吐,医生诊断,无脉已死。比黑,比狠,比毒,都是流氓谁怕谁?谁黑、谁狠、谁毒,谁做老大,一场文化大革命,白娘子又从人的站立回到蛇的爬行,找不到断桥在哪里,生离死别也找不到场地,生命只能死在被批斗的场地,灵魂只能关在牛棚里……

造反有理,根据这个道理,雷峰塔压出了《窦娥冤》不冤;《汉官秋》无秋;《赵氏孤儿》算不上什么孤儿;《琵琶记》不弹琵琶;《精忠旗》不举旗;《精忠谱》更无谱;《长生殿》想长生;《娇红记》唱起来不娇红;《桃花扇》专扇火焰山;从西天取回来的统统都应该记,以革命的烂漫主义情怀重写一部时代剧,剧名叫做《东方社会飞上天堂记》。打土豪,分田地,南征北战舞血旗,尸骨堆成的主义。爬雪山,过草地,刑场上也能办婚礼,宁死不屈唱段红灯记。妓女都已经绝迹,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是演古装戏------水漫金山就用你们的汗滴。

为什么会有不该流的汗滴?是不是太咸,浇灌在绿色的草地,能把许多根须咸死,还会咸坏那块土地?是不是太苦,洒落在甜甜的蜂蜜里,能把许多蜜蜂气死,还会让无数鲜花失去花的香气?不该流而又流不完的汗滴演变成流不完的泪,泪流成河,汇入苦海,惊涛拍岸冲击着无数护岸的长堤。哭吧,是谁用泪水改写“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日历?哭吧,是谁用泪水洗掉21世纪的日期?哭吧,是谁流干了泪水累死在厂矿里?哭吧,是谁把自己哭成不是奴隶的奴隶?哭吧,是谁用哭声哭掉做人的权利?

也许他和你的爱情浪漫至极,沿着那个主义上了天梯,中间隔着银河,生活未必如意,他是牛郎,你是织女。玫瑰敞开鲜红,熏香古老的一座天桥,桥这头一定有他,桥那头一定有你。花瓣的醉意汇聚成灿烂的一条爱河,流过了月老的那根红线,流过了无数恋人的甜蜜。如果你们走不到桥中相拥,如果河水依旧将你们阻隔,让他开启你的心门,就用思念打造成一把锁匙。也许他找不到玫瑰,不用花香迷醉情人,但你肯定会收到礼物,他会唱首歌献给你。你是他的爱情花,结成果是个家,你的心中一定有他,他的心中一定有你!只不过天庭处处都是豆腐渣工程,雀鸟的追尾让鹊桥坍塌了,惨状戚戚,让数不清的牛郎织女天各一方,依旧两地分离。

秋天也会说神话,天是丰收的天,地是丰收的地,葡萄架下偷听天仙说话,谁都知道是七夕。神从一数到十,克隆的嫦娥飞去找后羿,仙界找小三不用下凡,也能品尝人间的禁食。吃了仙果百毒不侵,跪拜神坛方能有钱有势。葡萄藤终于穿越情人节,嫁接古老的月桂生桂子。大大小小所有的果实都有一个乳名:贵子。学名长得像一条裹脚布,唯一特供:来自太空基地。炼丹烧透天幕,那满天的星星被称为龙眼珠子。

你们转世,掏心写秋意,苍茫之中就像那些芦苇,风一阵阵的吹,白发也飘落满地。高不像翠竹,壮不如青松,污水浸泡的躯体,虚弱成干干细细。雨来了,霜来了,丰收的沉重听惯了潺潺流水的哭泣。唤醒天生的狂野,不肯跪拜的头颅扭向一边,恰似傲岸的不屈。烟雾弥漫并不可怕,愁,心撑不住秋的压力,那就搭桥吧,迎着风霜唱响秋歌,告别悲剧!还幸福原有的定义!

西安哪里治疗成人癫痫病好哈尔滨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治疗癫痫的拉莫三嗪有副作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