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征文】泪洒天涯,情满墨香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摘要:亲爱的朋友,墨香不能没有你,我,也不能没有你。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一起面对,因为我们是朋友!亲爱的朋友,我站在暴风雨里的呼唤你听得见吗?只要还活着,你就快点回来!回到墨香!    当我写下这个题目时,时针刚好指在凌晨三点。我在的小城,刚下完一场暴雨,老天好像一位暴妇,把它满腔的悲愤用雷电的方式倾泻而出,瓢泼的雨帘是它来不及擦干的眼泪。我幽灵一般漫步在街上,任凭雨水浇透了我的身体,湿透的白色长裙紧紧裹在身上,捆绑住了我的双腿,我干脆跪下来,头抵在一颗大槐树上,泪水终于喷涌而出,我张开手臂抱住了那棵树,雨水混合着泪水,在面颊流下,街道与我一起,泪流成河……   远方的你,是否和我一样,伤痛欲绝?   今年二月二十六号夜晚八点四十三分零二十秒,在散文网,因我在“逍遥子”文章后的一句留言,你的鼠标轻轻的一点击,远方的你就如一片云飘进了我的视野,我的心田,我与你谈文字,谈文网,谈人生,谈生活,你温厚谦和,低调善良。听你一席话,心中如沐春风,神清气爽。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感觉,随心所欲的畅谈,淡淡的牵挂,真心的鼓励。真诚的交流,相互的祝福和温暖。   网络是虚拟的,冰冷的,可网络前的人,是真实的,心,是热的。你发我一枝鲜花,我还你一杯热茶。   你说:“我只是农民,业余写点感想。”   我说:“我是平凡的女子,喜欢在音乐里煮文字,用文字温暖心灵。”   你说:“平凡中见伟大,喜欢你的文字,不造作。”   我说:“感谢你的喜欢,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师,”   你说:“你好厉害啊,一月发那么多文。”   我说:“质量不高,文笔浅陋。”   你说:“俺知道谦虚是美德。”   你说:“我永远是农民,不奢望什么。”   我说:“有这份淡定的心态,就容易获得幸福。”   你说:“我喜欢忧伤的文字。”   我说:“你是不是失恋了?你们这些忧伤派让我抑郁了,可要负责疗伤哦。”   后来,你把我介绍进了墨香斋分群,刚入群时,我万分惶恐,因为群里文字高手云集,我自知文笔浅陋,不敢轻易发言。   入群后,首先认识了群主天涯飘尘,他是一个谦谦君子,为人随和真诚,心胸宽厚仁慈,他有一颗柔软的心,尤其可贵的是,他特别的怜香惜玉,重情重义。为兄弟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为女人,可以赴汤蹈火。   群主自费为我们出书,还亲自校对稿件,修改标点和错别字,让我很是感动。第一集《天涯有约》经典散文集里收录我两篇文章,我一向不怎么重视标点的运用,这是我的薄弱环节。有一天晚上都十二点半了,群主还在帮我修改文章中的标点符号。我内疚感激却又无从报答,这件事一直放在我的心里,在这里我对天涯飘尘群主说一声:“谢谢!辛苦了!”我唯有倾尽我所有,为墨香,为文字,为喜爱文字的群友尽一份自己的微薄之力,才对得起群主这份辛劳和付出。   虽然自己不怎么发言,但我却时时关注着群里的动静。分群里大家都不怎么爱发言,有些冷清,没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后来,我请求群主把我拉进了墨香斋总群。   如果说以前我只是在墨香斋的后花园溜达,那么从四月七号起,我被群主请进了正室,真正成为了大家庭中的一员。加入墨香的一点一滴我都珍藏着,在总群的聊天记录到如今是180页,里面珍藏着我的喜乐忧愁,群友们的爱和温暖,一个个符号就是一颗颗炙热的心,一句句话语是发自内心的真诚,84位群成员每一位都是我的兄弟姊妹,我的文字知己,我心灵相通的文友。每一页记录都是心灵的对话,彰显着生活的真实和时光真实流过的痕迹。在总群,“搁浅的记忆”给我的印象最深,她在群里很活跃,直言快语,令人心里很舒畅痛快。我们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彼此心里有什么不痛快,都喜欢找对方倾诉一下。   五月四号,墨香天涯社团正式成立了。说实话,当时,根本没搞清这个社团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大家鼓掌,我也跟着鼓掌。心想:肯定是好事,不然大家怎么会这么开心?   就这样,我成了墨香天涯的一份子。那时,它就像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孩子一样躺在我们的臂弯中眨巴着纯净的眼睛与我们对视着,我们倾注了自己的全部心血养育它,呵护它,怕它摔倒,怕它受伤,怕它挨饿受冻。它在我们的精心呵护下一点点长大。它的成长浸泡着每一位墨香人的辛苦劳累。社长古垒东边,也就是群主天涯飘尘,更是日夜操劳。除了忙书稿,还要亲自编辑文章,负责审核发表。还要关注社团发展,调动社团成员写作和编辑的积极性。   作为一社之长,古垒东边是尽职尽责,任劳任怨的。他把社团每个人放在心上,用心来爱社团,爱大家,爱文字。   墨香天涯群聊天记录共584页,我每个字都珍藏着,没舍得删掉一个字。   六月十八号下午,我因故退出了墨香的所有群。群主和云月发的虽然只是一个符号,可我分明看到了他们眼中那晶莹的泪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从他们的眼泪里读到了不舍和留恋,还有浓浓的友情。小窗口中,我和云中月同时听着张震岳的那首《再见》,泪,无声的滑落……我们在同一时间,为墨香流出的是眼泪,而伤的是心,为离别,为墨香。这份情,这份不舍,牵动我心,震撼我心灵。感谢两位兄弟的眼泪,让我懂得了真正的情意是无价的,是不离不弃的。   我以为离开就会眼不见,心不烦,再也无牵无挂,一了百了。我以为自己很洒脱,会遗忘,会放下。可我错了,关了电脑。我躺在沙发上,泪如雨下。社长迎接新人的舞蹈在我眼前晃来晃去,鸣炮的气势在我脑海里翻滚起伏。云月的谦和儒雅,耐心细致,在我心里婉转又婉转,挥之不去。公主优雅稳重、妙笔如花,荷月大气沉稳、文笔精湛,小阳阳聪明活泼、调皮可人,霞客绵绵深情、柔可克石,还有,还有……她们都在我眼前飘来荡去。訫儿的善良和善解人意,翠妍欲滴直爽的言语和认真勤劳的形象一一浮现在脑海。几乎每个人都轮流在我脑海里出现,像是在内心放映着一部墨香大片。   吃饭时,味同嚼蜡,食之无味。心里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在牵引着我去回想,去牵挂墨香的一点一滴。躺下,却毫无睡意。睁着眼睛看着黑乎乎的天花板。感觉心,一下子被掏空了,像丢了魂一样。上班丢三落四,工作完毕就坐在办公室发呆。同事打趣道,怎么了?是不是失恋了?在想谁?我已经笑不出来了,是的,我失恋了,我失去了我爱着的墨香,我为之奔走的天涯。难道就这样离开了?永远失去这些文字好友了吗?我在心里一次次的问自己。   第二天晚上,看着社长天涯飘尘灰色的头像,我忍不住发了一句话:群主,我想念你们……   “那你回来吧!否则你会得相思病的!墨香人也都会得相思病的!”群主一句短短的话语,却一语中了我的心病。   就这样,我重新回到了墨香。重新投入到编辑工作中。记得刚刚在墨香编辑队伍里看见自己的名字时,内心激动又不安。自己从未编辑过文章,担心自己能力不够,又害怕编辑不好,辜负了社长的信任和栽培。   虽然没有任何的报酬,可我对于编辑这个头衔是怀着敬意来珍视的,这里面包含着一份信任和委托,不是可以用金钱等一切有形物质来衡量的。我编辑的第一篇文章是帮主的《猪说》。打开编辑后台,看着一个个字是那么的神圣,每个字都好像是作者的眼睛,在看着我,眼神里含着期待,含着信任和寄托。我无比认真的分段、修改,写编者按。不懂的就随时问群主,他总是很耐心的指导我,手把手教我。云中月也总鼓励我,说我编者按写得蛮好。在他们的鼓励和帮助下,慢慢熟悉了编辑工作,工作起来越来越顺手,终于可以独立完成编辑,并渐渐减少错误。   在社长的精心努力下,社团人员不断增加,不断有重量级的作者加入,我们都深感欣慰。天街小雨就是其中一位,她对文字的执着和痴迷令人感动。有一天早上,小雨的姐姐在群里说,妹妹小雨在下班的路上不慎摔伤,很严重,正在医院治疗,且还在半迷状态中。她在病中还在念念不忘已经写好的文章,有没有发在墨香。小雨姐姐请教了社长,然后帮小雨发了文章。那天,我刚好在线,看见这一切,我的眼睛湿润了。大家纷纷为小雨祝福祈祷,祝愿她早日康复!   墨香,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是我们文字的家,我们既然爱家,就要为家付出,勤于除尘,把家整理的美丽清新,我们才可以开心的在一起经营我们的文字,创造更多的辉煌。   墨香是我们的家,不管走多远,记得回家,家里有亲人在翘首企盼。   “訫儿”像是一阵风,轻轻地来,悄悄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满纸墨香。我们都很难过,每个人都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了对“訫儿”的祝福和依依不舍。   墨香是多难的,总是有那么多的不幸与突然降临到它的头上。昨天上午,我起床之后没来得及吃早餐就坐在电脑前编辑文章,九点左右,qq闪动,我轻松的点击,毫无防备的就被突如其来的信息打懵了,我的脑子一下子陷入到了混乱状态里,我觉得心慌、头晕、气短……   我哭了,无声的泪一滴滴落在键盘上,然后我趴在电脑前小声啜泣……   亲爱的朋友,墨香不能没有你,我,也不能没有你。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一起面对,因为我们是朋友!   亲爱的朋友,我站在暴风雨里的呼唤你听得见吗?只要还活着,你就快点回来!回到墨香!   现实生活的悲凉已经使我伤痕累累,你不要再给我增加新的伤口了……天,还挂在那儿,没有塌下来,有什么能比守住这份友情更重要的呢?我的心正在汩汩流血,你是否听到?在我还未倒下前,请快回家!我捧着一颗心迎接你!墨香所有人捧着自己滚烫的心接你回家!   写到这儿,天,亮了,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无论昨夜的阴云多么厚重,终究抵挡不住阳光的照射,今天依旧是个艳阳天……   小孩吃左乙拉西片手术治疗癫痫疾病效果好不好呢武汉中际医院招聘青海哪里医院看儿童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