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百善孝为先征文】沐浴着母爱的阳光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摘要:记叙了自从童年时直到现在,在母爱的阳光下成长的经过,表达了对母亲无限的热爱之情,颂扬了母爱的伟大、无私和奉献。 母爱好像春风,温柔而又亲切;母爱好像春天的阳光,煦暖而又明媚;母爱好像春日的蓝天,美丽而又温和。多年来,提到母亲以及母爱,我顿时就会感到春天般的温暖。   在我的记忆里,我对母亲的第一印象,虽然有些朦朦胧胧,好像笼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但是隐隐约约闪烁着明媚的春光,在我心灵深处刻下了深深的痕迹。虽然经过将近半个世纪岁月风雨的不断洗刷,刻在心灵深处的痕迹却越来越清晰。   那是将近五十年前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仅仅三四岁的我因患急性脑膜炎,经过医生一天一夜的紧急抢救,幼小的我从鬼门关前悄悄地转了一圈后,在父母闪着泪花的喜悦里重新回到了人世间。印象里,母亲坐在屋外墙根下的椅子上,我侧歪着身体无力地依偎在母亲胸前。春天里温暖明亮的太阳愉快地照耀在母亲身后高高的墙上,照在母亲温暖的身上,也照在我眯缝着眼睛稚嫩的小脸上。周围几棵不高的树上已经长出了翠绿的叶片,花坛里几朵红色、黄色的小花喜滋滋地昂着头,一片迷人的温馨。母亲轻轻地哄着我,一汤勺一汤勺地给我喂着米汤。眼前的小树轻轻晃动着,微风轻轻吹拂着,身上暖洋洋的。虽然不记得母亲当时脸上的表情,但是我想母亲当时心里一定满是灿烂的阳光,因为母亲的怀里是那样温暖。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那天的感觉。   读小学一年级时,记得在九月刚开学的一天,学校因为在建设新教室,买了很多带着残存干泥浆的旧砖。老师们安排所有的学生去参加劳动,搬砖,削去砖上的干泥浆。大概因为自幼生过大病、九死一生,那时我体质很弱、很瘦。母亲听说我下午和全体学生一样要参加劳动,在九月里还算很强烈的阳光下整理旧砖,全身好像怔住了,好久都没有说话。吃过午饭我要上学时,母亲找了一把卷了口的旧菜刀给我带着去削砖上残存的干泥浆,随后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一块旧砖,耐心地教我怎样做。看样子我大概学会了,就搀着我的小手不慌不忙向学校走去。到了校门口,母亲又叮嘱我做事一定要小心,用刀时不要划伤了手。我抬着头,看着母亲满是担忧的脸,轻轻点点头,就转身向教室走去。刚走两步,就听到母亲在喊我,我一回头,母亲已经走到我身边,随手拿下头上戴的草帽,戴在我的头上,接着又蹲下身体,理好草帽的带子,轻轻地帮我系好,说:“今天的太阳这样烈,戴上帽子。不然晒一下午,会受不住的。”在帮我系好草帽带子时,母亲的手不时在我脸上摸着,母亲的手好温暖啊!就像这下午的阳光。   读小学二年级时一个春日,远在芜湖的舅爷爷到我家做客,帮我买了一双胶皮靴,我接过胶皮靴时高兴得简直难以形容。从此,天天盼望下雨,好穿着胶皮靴到处显摆。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终于盼到了下雨的日子。我喜不自禁地穿着崭新闪亮的胶皮靴上学去,遇到熟人同学,就故意把脚翘一翘。每听到啧啧赞叹声、带着眼热的羡慕声,我心里就像喝了糖开水一样甜。下午放学回家时,绵绵细雨一直飘着不停,我一看伙伴们都穿着旧球鞋在泥泞的小路上扭秧歌似的寻找可以下脚的地方。我肩扛破伞,昂首阔步地走在泥泞上,心中的得意就不用说了。走着走着,看看路边的湖水,我忽发奇想,炫耀着说:“我从水里走回家,你们看着!”我家附近的湖水下多是细沙滩,离岸边十几米往往水只到膝盖。在伙伴们羡慕又嫉妒的目光里,我飞快地跑到水里,看看水只到脚面,又放心大胆地往远处走,直到离岸边数米远,快要淹没胶皮靴的上边口沿,我才停止走远,然后兴奋地和岸上的伙伴们一边大声说话,一边一步步回家。真是得意忘形,上岸时才感觉到靴筒里灌了很多冰冷的湖水。我顿时全身冰冷,心里惴惴不安地回家后,母亲立刻知道我靴筒里满是水,就沉着脸问怎么回事。我心惊胆战,断断续续地了原因。母亲一听,却笑了起来,脸上满是灿烂的阳光,接着说:“下次注意不要受了凉,防治得病。”顿时,我的全身心好像沐浴着温暖的阳光。   在小学四、五年级时,学校除了经常组织安排学生们到各个村庄参加生产劳动外,还常常在仲春时节组织学生们到不算太远的茶厂采摘鲜嫩的茶叶。我和同学们都非常喜欢到茶厂采摘新茶,原因是采摘后上交给茶厂时都要称出斤两,最后按每斤多少钱发给现钱,实际上就是多劳多得。可惜我那时太不懂事,不懂得也不知道如何为父母分担一丝一毫的家庭负担。每年采摘茶叶大约都可以积攒一两角钱,领到钱的那天,几乎觉得口袋都要烧坏了,总是想方设法买吃的。不像少数懂事的同学,领到钱总是如数交给父母。母亲得知这些事,从来都没有责怪我。有人在我母亲面前挑衅说我坏话,母亲总是淡淡地说,钱是孩子自己挣得,他想怎么花是他自己的事。无事生非的那些人一听,顿时缄口不言。   在采茶的同时,我也认识了一些简单常见的中草药。那时人们对中草药普遍很重视,遇到有些小病小灾的常常自己采药来治疗。那时读书的时候虽然没有双休日,但是作业很少。午间放学和傍晚放学后,我和伙伴们常常带着竹篮和小铲刀,到处跑着采集中草药。晒干后要送到离家七八里的镇上药店,药店的人称好斤两,然后付钱。有天傍晚放学后,我和一位伙伴上气不接下气跑到镇上药店,负责收药材的人却不在,只好等着。直到太阳落山,负责收药材的人才回来。当我俩从那人手里接过一角几分钱后,太阳火红的身影已经完全落入西边的湖水里。我俩迅速往回跑。离家将近一半路时经过一个村庄,天已经黑了,恰好遇到和我同岁的表兄,他立刻拉我和伙伴去他家吃晚饭。我心里一激动,好像啥也没想,就带着伙伴到了他家,表叔表婶见了我很高兴,连忙招呼我俩和他们一起吃。   我俩欢欢喜喜吃饱了肚子,忽然门外涌进几位住在这个村子的同学,我母亲随后一步跨进来。我一看,有些吃惊,母亲满头大汗,一脸的焦急,看到我就说:“你怎么在表叔家吃晚饭啊?到现在不回家,全家都急坏了,我就赶快一路找一路问,亏了你几位同学告诉我你在这里。”告别了表叔表婶往回走时,路上似乎亮堂了很多。母亲紧紧拉着我的手,好像怕我丢了似的,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可是,母亲一直都没有责怪我。回到家里,母亲几乎瘫倒在昏暗的油灯下。我看了十分难过,轻轻地说:“妈,我下次再也不这样做了。”   有一天清晨,我吃过早饭,踏着初升的朝阳刚要上学去;母亲满头大汗地挑着满满一大担已经加工过的猪饲料匆匆赶到门口,接着似乎有些勉强地挑着担子进了家门。进门后,母亲好像迫不及待地放下扁担,迅速坐在板凳上喘着粗气。我一看有些吃惊,不解地看着母亲。邻居婶娘正好在找我母亲,看我母亲的脸色不对,连忙问怎么了。母亲深深地喘了几口气,好像恢复了正常,有些颤抖着说:“天还没亮时我挑着担子刚出村,就听到了很长一声非常吓人的惨叫。我当时吓得真想把扁担扔掉跑回家,可还是忍着害怕一直跑到饲料加工厂。”邻居婶娘脸色瞬间一变,带着有些颤抖的声音说:“惨叫声我也听到了,吓得我连忙把头缩进被窝。心里砰砰直跳了好久,头昏沉沉地才起床一会儿。”我刚要安慰母亲,母亲却说:“你快上学去吧,不要迟到了。”说罢走到门外,清晨明亮的阳光里,我觉得母亲身上隐隐约约闪着异样的光芒。在母亲一再催促下,我才满怀着对母亲的敬意踏着朝阳向学校走去。母亲就是这样,用自己并不有力的肩膀,支撑着家庭,照顾着我和弟妹四个孩子。   我小学毕业时,毕业生都是推荐升学。得知我在全班级四十余人里得票数第一,母亲十分高兴,又愁眉不展。家里连五元钱报名费都没有,我知道家庭经济困难,但是酷爱读书;要我主动提出不读书,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母亲见我年少体弱,也舍不得让我停学在家做农活。为了安慰我,她常说:“不管家里多么困难,都要让你念完农中。”农中是那时当地的人们对初中普遍的说法。开学报名的前几天,母亲一直显得非常焦急,常常愁眉不展,一个人时常常叹息不断。我看了心里难受,可是无可奈何。终于,在开学报名的前一天,母亲好像如释重负似的,一脸满足的笑容,亲切地对我说:“孩子,你父亲刚好寄了钱回来。明天到中学报名去吧!”   读初二时,我就到学校本部读书,学校离家十多里路。每天凌晨四点左右就要起床,自己炒好饭吃过就要和本村的几位伙伴一起匆匆忙忙赶路上学;否则就会迟到,迟到的学生在学校和班级是要罚站的。也许是我天性爱读书,我总是想着尽早赶到学校好好读书,这样就给母亲带来了极大的精神负担。那时,母亲白天在大集体参加繁重的劳动,收工后还要到自家的菜园里,或者自留地里忙碌到满天繁星的时候,才回家吃晚饭。每天夜里母亲都提心吊胆惊醒几次,生怕过了时间,耽误我上学。每次惊醒了,母亲都要看看那座饱经沧桑的旧座钟,凌晨四点左右就叫醒我。这样,母亲尽管疲劳不堪,但是从来都没有耽误我上学。在母亲的悉心照顾下,我每天四点左右起床,迅速吃完早饭就上学去;连走带跑十余里路,赶到学校时天刚亮。母亲就这样忍着疲劳和辛苦,每天一直坚持在凌晨四点叫醒我,一直到我读初三住校读书,母亲精神上才略微轻松了一些。   初中毕业升入师范读书时,每学期母亲都要在繁忙的劳动中抽出一天时间到学校看看我的生活学习情况。我师范毕业参加工作时,母亲仍然每学期一次到我的单位看望我,了解我的生活情况、工作情况。   我在工作的地方成家后,母亲每年都会抽出时间到我家里,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带有相当数量花生、山芋、稻米、香油之类接济我的家庭,常常告诫我:“成家后,男子汉要有男子汉的样子。自己家的事情,自己做。不要指望别人,更加不能偷懒。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踏实做人。千万不能花心,千万不能犯糊涂犯错误。”我一直牢牢记着母亲的谆谆告诫,不管是教学工作中的事情,还是早年家庭里田地里的农活,我都自己独立完成。虽然做起来很累、异常辛苦,但是一想到母亲带着期盼、鼓励的眼神,我总是咬紧牙关,努力坚持着。做事情从来不指望别人,从来不依赖别人。我不能在母亲身边尽孝,唯有牢牢记住母亲的告诫,忘我地工作;做好自己的工作,踏实做人,才能回报母亲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   我虽然远离母亲,但是母亲的爱却宛如春天里温暖的阳光一直照耀着我,温暖我。   沈阳看癫痫到哪家医院好武汉羊癫疯的治疗最好的医院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好医院在哪?哈尔滨医治儿童癫痫哪家医院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