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父亲的太阳(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父亲把太阳驼在背上,背了一辈子。如今老了,太阳在他的背上渐渐淡下去光芒。我看着他如日中天,又看着他夕阳一般似要隐去林下江边,心中很不是滋味。周围的很多老人都是如夕阳一般瞬间沉入江底。原本还红通通的,暖洋洋的,却是在一万个意料之外,猛然熄灭了光芒。

我很害怕联想到父亲的老。我害怕的不止是父亲的——年老。如果父亲的老是像一棵千年老树,树杆因风吹日晒而皴裂,根须因泥土流失在日光下暴露,但枝叶能依旧茂盛,夏日泼撒阴凉,冬日遮霜挡风,那么,父亲的老则只是记载了年轮和我们生活中酸甜苦辣的片段。那样的父亲,是树林的首领,子子孙孙围绕在他的周围,光合作用,吐故纳新。

但父亲老了,有了老年人才有的迟缓。与他说话,信息接收速度极慢,这是反应的迟缓,与老朋旧友不再频繁走动,这是人际交往的迟缓。父亲也变得不爱劳动,一直以来闲不住的父亲,如今连屋后面的两畦菜地也不想整,我有一回说他:住在农村,连蔬菜都用买是说不过去的。后来我后悔极了,父亲不是懒惰的人,他是乏了。父亲一生的作息没有时间安排,天亮就开始劳作,天黑才回家,如果碰上雨雪天,他就在家里编织、打造农具。我却看不清父亲的变化。我的感情如此粗糙,不知父亲会不会计较?

父亲有一个苦难的童年。他的童年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父亲的母亲在父亲五岁时病世,他的父亲常年在外揽活,却时常顾不上家里孩子张着饥饿的嘴。饥饿给父亲最深刻的记忆是,有一回连续几天没有见过米饭的样子,他的哥哥有时去田埂上挖草根回来充饥,等他们的父亲回来时,父亲已经在床上奄奄一息。没有妈的孩子像根没有养料的草,在屋檐下兀自摇曳。父亲有三个年长很多的姐姐,彼时均已出嫁,都是贫苦人家,无力接济娘家。父亲与长他十岁的哥哥一起熬着,平日在饥饿中煎熬,冬天在寒冷中煎熬。父亲童年的温饱状态是童年时代的我们想象不到的境况。

说起来饥饿更像是一个可怕的魔鬼,它能使人手足相残。父亲讲到有一回他兄弟俩因为争一碗稀饭,伯父拿砖头敲他的头,留下了一辈子的后遗症,父亲眼睛里仍旧残留着恐惧和无奈。而冬天因为冷又没有足够的衣物保暖,父亲和伯父会窝在所谓的家里像冬眠的动物,长时间不敢出门觅食。经历过饥寒交迫的父亲一辈子都在勤俭节约,每回给他买新衣服,他都要收在柜子里好长时间才拿出来穿。他的理由是:我身上的衣服又没破,还能穿嘛!再给他买他就会说:上次买的还没穿过呢!父亲自己节俭,却舍得在我和姐姐的穿着上花钱,在我们小的时候,在那个依然贫穷的年代,我和姐姐就像花朵,开在父亲富饶的掌心里。

父亲作为上门女婿入赘到我母亲家里。特殊的身份遭受了村人特殊的为难。家族势力庞大的妇女队长自己偷藏起队上的长木梯,栽脏到我父亲的头上,父亲百口莫辩,村人更是落井下石,个个横眉怒目,指手划脚对父亲进行批斗,混乱中不知是谁的竹勺子狠狠地砸在了父亲的头上,母亲对我们回忆说,那勺子上还粘着父亲的头皮和头发。母亲向我们说起此事时,父亲总是沉默着,勾着头,透过父亲的眼睛,我看到那个罪恶的年代像是一个阴森森的旋涡,里面住满了罪恶的灵魂。嚣张的妇女队长事后扬言:木梯是我拿的,我栽脏他们又怎样!势单力薄的父亲无可奈何,只能像沉默的大山一般沉默着,忍耐着。

父亲最感幸运的是他遇到了美丽的母亲。母亲不仅美丽,而且温柔贤惠。母亲给父亲营造起一个温暖、温馨的家,结束了父亲孤苦疲惫的漂泊旅程。而父亲用他全部的情义宠爱了母亲一辈子。花甲之年的母亲如今依然会撒娇,会矫情,我们笑话说:都是父亲害的。

父亲是村里二流的篾匠、木匠。父亲没有拜过师,但父亲的聪明让父亲的手艺仅次于一流的技匠。父亲打造、编织的农具以扎实耐用见长,村人偏爱实用性,所以父亲的手艺给家里带来了不小的收入。我原以为别的父亲都能干的活计,竟只有我的父亲能无师自通,我的骄傲常常花一样开得满村都是。

父亲是我们的骄傲,不是因为他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而是因为:父亲半辈子浸泡在苦水中,却一生乐观,积极。父亲日日笑容满面,深深的笑纹里流淌着金灿灿的阳光。父亲喜欢听花鼓戏,一年四季父亲的窗子里都飘出来热闹喜庆的花鼓调。老了的父亲有时会搬条椅子闲坐在屋门口的土坪边上,一杯浓茶,一圈淡烟,不紧不慢的晨昏,从容而过的时光,在我的眼里,这是一幅流动的动人的画卷。我看着,舍不得转移视线。

父亲一生琐碎,前半生是琐碎的苦难,后半生是琐碎的安稳。我的文字也琐碎,琐碎得就像我眼中零散的泪水,有心疼也有敬爱。

愿阳光在父亲的背上稳妥,永不西落。

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那个好?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癫痫病治疗费用需要多少呢癫痫病治疗中医靠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