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跨越十年单恋暗河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短篇小说

如果当初我勇敢,结局是不是不一样?如果当时我坚持,回忆是不是不这样?有时候,一个人的消失,孤独了一个世界……

---------题记

那一年的夏天似乎格外的漫长,姹紫嫣红开遍,到处繁华的痕迹。偶尔一阵清风吹过,几片花瓣随风荡漾,而后渐渐落下,零落成旧事。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在十年后的今天去怀念那个繁华似锦的夏天,那是我幸福的源泉,亦是我一生的遗憾……

那一年,我十三岁,是一个不识愁滋味的年纪,我从我的青春里打马而过,笑的清浅从容。

一个稍有些闷热的下午,天朦朦胧胧的下起了小雨,我抱着书从门外走进教室。忽然,一个身影急匆匆的从我身边挤进门去,一下子便将我怀里的书撞掉,散了一地。他连声地说着对不起,且弯腰帮我捡,整理整齐后,递到了我的手上。我这才看清了是谁。略显消瘦却棱角分明的脸颊,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还有一双细长的眼睛。那样一个干净清澈的男孩儿。“对不起啊,不是有意的。”他尴尬的笑着,虽然有些许腼腆,却那么明朗,那么和煦,那么好看。一阵紧张顿时袭满全身,我竟不知所措,脸像火烧一般的滚烫。

同窗两载,竟是第一次注意到他。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易扬。整个下午我没有听进去课堂上老师讲的任何一句话,心不再平静,惶惶不安。

从那天起我开始留意他。篮球场上,宛若世间最干净的纯白,修长的手指利落的投进一球,落地时嘴角微微的上扬,流逸着独绝于世的风采。自习课上,我偷偷向他扫去,怕他不看自己,也怕他看到自己。更怕他似看不看的余光,轻轻地扫过来,又飘飘地带过去,仿佛全然不知,又仿佛无所不晓。觉得似乎正在被他透视,也可能正被他忽视。谁料无意间,正对上他的笑容,一阵莫名的眩晕让我怔在当场,世间万物在瞬间暗淡,只有那个微笑如阳光般照亮了我的心底。

每天背着书包走进教室门时,都会忍不住,侧头看他是否在位置上坐着。如果在,我的心,即刻就会像那飞扬的花瓣,轻盈,而且无限喜悦。若是空着,心,也会跟着空洞茫然下去,好像有什么人,将我的身体,掏空了,连那仅存的一点思念,也不给我留下。

当然很多的时候,他都是在的。可是我还是会有小许的失落。他一直都是个大众情人,有一大堆的女生喜欢。长的帅气,学习又好,喜欢打篮球,开朗热情,写得一手的好字还会画画,笑起来,还是那么的灿烂和温暖。他身上有每一个我喜欢的特质,我最终还是难以免俗。可是,我这样一个平凡,安静,又不张扬的女孩,耀眼的他又怎会注意的到?

我在纸上画他的画像,一画就是一节课,其实我也会画画,我常期盼有一天他能坐在我对面,当我的模特让我画下他如春风般的笑靥。我总会不时的特意向他的方向望去,他脸上,永远浮现一种良好家庭熏陶下从容不迫的优雅气质。他很懂礼貌,见人都会微笑,可是这样的笑容,我应该怎么拥有,怎么收藏。

一次轮我值日,他正巧路过我的身边,看见我在扫地,笑着说:“要不要我帮你啊?”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和他说话,紧张,激动,忐忑,不知该用什么词来描述当时的心情,我不敢注视他的眼睛,低下头,红着脸,摇了摇头。

一次语文课上,老师找几名同学上黑板默写古诗,还剩一个名额时,我主动举了手,刚走到黑板前,就听语文老师斥道:“易扬,你怎么现在举手,没看到人已经够了吗,怎么刚才不见着你举手,最后一名同学一上来,你就举手,是不是在捣乱呀?”全班同学都笑了,我却心里溢满了甜蜜,我在傻傻的想:易扬,你是因为想和我一起才在这时举手的吗?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在那个傻傻而单纯的年纪里。也许这样年纪,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但是却也是最纯真,最不加一丝杂质的爱。

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和他说过,直到现在也没有。也许是我太腼腆,也许是年纪太小,也许是一直对自己说,他能感觉的到。

初中毕业的时候,我鼓足了十二分的勇气,打了个电话给他。他的号码,我早已烂熟于心,但是我试探着拨了几个数字后猛然挂掉,深呼吸,片刻后又重新按下,又挂掉。辗转,波折,费尽心机,心在狂跳,不能呼吸,我庆幸,隔着线,他看不见我紧张的快要崩溃的可笑样子。

终于,电话通了。

“喂,请问你是?”他的声音,如此近的贴在我耳边,那样好听。

“你好,我……”我竟紧张语塞的说不出话来。

“你好,你究竟是谁?”他的声音依旧平淡,和气。

“对不起,我打错了!”我迅速的挂上了电话,泪水汹涌而下。

我该如何告诉他,我是谁。不过是校园众多姹紫嫣红中最普通的一个,我没有勇气告诉他,心隐隐做痛。

随后,我们毕业了,转去了不同的学校念高中,离校那天,连我自己都吃惊,竟会转身的那样迅速。我害怕自己没有勇气面对离别,害怕我泪如雨下时正巧遇上他的目光,害怕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那天晚上,我关上了所有的灯,趴在床上哭的撕心裂肺,枕巾被哭湿了,转干了,又一次的哭湿了。从来没有这样的伤心过,为了一个男孩儿。也许以后也不会了。心像被一层层的剥落,疼的快要窒息。曾希冀的岁月静好,化为细纱,从指尖留走,仿佛从未停留。

那一夜的月光格外皎洁,月光如洗,洒落进屋内,如此寂寥。

升了大学,我们在相隔不远的城市,这些年虽然没有再见过面,但是从校园网上,从同学的口中,都有得到他的消息,他一切安好。校园网上看到他的照片,他长大了,可是还是白皙的皮肤,清澈细长的眼睛,还有那个独属于他的,清爽明朗的笑容。我把那张照片下载到了手机中,每个夜深人静的晚上都会悄悄的看上一眼,只这样,就足以让我甜蜜的心满意足的入睡。

听到某一首歌曲时心会被触动不设防的想到他,看到某篇文章时会忽然掉下眼泪,泪眼朦胧中浮现他的脸庞,一遍一遍的走过他曾经经常走过的路…….我默默告诉自己,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变的很好,好的足以配得上优秀的他,到那个时候,我一定要告诉他,一定要亲口大声的告诉他: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大学的第二年,我辗转得到了他的手机号码,在持续了好几天的纠结挣扎,犹豫中我发了一条短信给他:“易扬,你好,我是你的老同学,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你还好吗?”

短信很快回了过来:“呵呵,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哦,请问你是我的哪个同学呢?”

又是这个问题,我要直接告诉他我是谁吗?还是再说些什么?现在是合适的时机吗?每次只要是关于易扬,我都会变得犹豫,思虑再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把短信一遍遍的编辑删除,重新编辑,又删除,每一个字都推敲再三。忽然,又收到了一条易扬的短信。

我已经不记得我是怎样读完的那一条短信。豆大的泪水打到手机屏幕上,一点点的晕开,遮住了所有短信的内容。心像被万针齐扎,却流不出血,快要窒息而死。短信上写道:“真不好意思,刚才我女朋友拿着我手机玩,那一条短信是她顺手发的,老同学,请问你是哪位呀……”

隐约听过这样的说法,“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放不下的,痛了,你自然就会放下。”可是,我的心分明好痛好痛,为什么我还是放不下。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慢慢变的好,我已经可以单凭记忆画出你最美的笑靥,也可以写的一手和你媲美的好字,可以吹一曲杏花疏影,可以信手写一篇略带忧伤又缠绵悱恻的文字,将对你的浓浓情思融入其中&hellip白城市治疗羊羔疯最好的医院是哪里 ;…..可是,我唯一没有做到的,就是追上你的脚步。

等待不苦,苦的是,没有希望的等待……也许,我没有悲伤的理由,因为他本就从未属于过我。

我没有再回短信。那一天,我删去和他所有的联系方式。

期寄是一段传奇,终成断章。

我想知道,为什么一瞬间我就在风里长大了。那些花开,那些日落,那些单纯清澈的时光,那些明亮的青春,以及年少的忧伤,究竟是怎样穿过我的身体,流淌的如此干净。

也许一个人最好的样子就是静一点。哪怕一个人生活。穿越一个又一个城市。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仰望一片又一片天空。见证一场又一场离别。那些我念念不忘的过往,就在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逐渐忘却。

如果真的不能爱,就只有试着放下。在那段青涩岁月里,我的世界似乎只有他,但那一段年华已经逝去再也不会回来了。

随着韶光和年华的流逝,我也一点一滴的脱胎换骨,不再是那个不爱说话,见了人就脸红的小女孩了,再也找不到当年见到易扬就心跳若狂的感觉。也许真的,易扬在我的世界里彻底的消失了。

过了很多年,一个和煦的午后,接到中学同学的一个电话,很久未联系的我们在电话里开心的聊了很久,忽然,她对我说:“你还记得以前咱们班有个长的很帅学习很好的男孩儿叫易扬吗?”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不由得一颤,易扬,多么熟悉温馨的名字啊,虽然这么多年再没有听到,可是还是一如既往轻易的触及我心底最脆弱的地方。惟有易扬有这样的力量,原来我从来都没有放下过。

我笑道:“我记得啊”

“那你知不知道,易扬要结婚了,真没想到,易扬会结婚这么早……”

剩下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见,因为手机早已从我的手心滑落,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一直让自己相信,你只是闭上了眼睛,很多年后松桃苗族自治县最权威的癫痫医院 ,你终于会睁开了双眼对我微笑。

我又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夏天,那个清澈的少年,那句腼腆的对不起,那个干净的笑容,那句温暖的“我来帮你”…….一幕幕画面如错乱的梵婀玲,交织在我的脑海中,像一只巨大无形的手搅乱着我的思虑,头像撕裂了一般的剧痛。

那些肆意欢笑的日子,那些温暖如初画面,那个我最纯的青涩年华,再也再也回不来了。我甚至再也没有机会,亲口大声的告诉你: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泪水终于从眼角滑下,我并没有放声大哭,只是静静的,静静的任泪水肆意横流。所有邢台市治疗羊癫疯医院排名 的欢喜,忧伤,沮丧都已离我而去。

我用了最美好的十年光黑河市癫痫病的治疗在哪里 阴去爱一个人,去等待一个人,即使爱的没有结果,等待的没有结果,我仍然不后悔。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还是那个我,偶尔做做梦,然后开始日复一日的奔波,淹没在这喧嚣的城市里,我不会了解,这个世界,还有这样的一个你,只有你能让我回味,只有你能让我心醉。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不会相信,有一种人会百看不厌,有一种人,认识就觉得温馨。

也许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深爱和等待一个人了。因为这一生,有这样一个你,有这样一个十年,足够了。

我以为一场暗恋,结束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改变;但不经意间,它还是那么铭心刻骨地,被青春记住,且改变了我的年少时光。

(此文献给所有为爱执着的女孩儿,和我心中永远的易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