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酒家】琵琶行(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短篇小说

我们的日子,像诗,时而简单,时而精致。像歌,时而高亢嘹亮,时而波澜不惊。

——题记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陪读日子,每日的早餐,也是个不容忽视的课程。小米粥、面条、炒粉、蛋炒饭……这一周不重样,还真有点为难。

昨晚我决定包饺子,剁好馅,摆好盘子,我煞有介事地摆弄起来。丫头回来看见了,奇怪的说,妈妈,我怎么记得你是不会包饺子的?我假装不屑一顾,其实呐,我实在不知饺子那个花边该怎么折叠。我先试着从两边向中间靠拢,越看越觉得像个小笼包。然后从左向右折,勉强顺眼了。丫头是个喜欢吃皮不喜欢吃馅的家伙,因此人家的饺子挺着肚子雄纠纠气昂昂,我的因为内容不够,显得弱不禁风,楚楚可怜。唉,做饭真是学无止境啊,革命尚未成功,我辈仍需努力。

以前从不做饭,还振振有词,认为男人做给女人吃是天经地义的。现在静下心来,天天和油盐酱醋打交道,觉得别有一番滋味。突然发现做饭也和写作一样,是需要耐心的,偷工减料或者火候不到,就无法做到色香味俱全。是的,如果你敷衍了生活,生活就一定会敷衍你。做饭也和做人一样,需要去伪存真,任何冠冕堂皇的装饰都只是过眼烟云,真正能温暖我们的,还是实实在在的爱,货真价实的饭菜。

我觉得吧,一个女人在厨房忙碌,孩子在做功课,男人在看报纸或球赛,这个画面如此温馨。为心爱的人做饭,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躺在床上,丫头忽然笑出声来,原来是想起了初二时候那位可爱的班主任。

妈妈,现在觉得李老师真是好啊。那时候,我们班很少获奖,某次我们不小心争气了一次,他用自己的工资请客,买各种好吃的给全班同学。我们那时候多馋啊,上课经常偷着吃零食,于是他定下规矩,犯规者罚款,全班六十个同学,那就罚六十元,然后买来东西,大家都可以吃。老班而且特别能干,每人一元钱,他却可以让我们吃到三样东西,一个小小的沙琪玛啦,一颗棒棒糖啦,还经常变换呢。有次某个女上上课吃黄瓜,结果被勒令去买六十条黄瓜,把那个卖菜的大妈喜得啊一个劲哆嗦。我也被罚了一次,唉,真心疼啊,六十大洋可以一个人吃好久呢。后来我们就想到了对策,我们不是几个人一个学习小组么,于是我们集体吃东西,留一个人专职望风,呵呵,果然一次也没被捉到。

妈妈,你知道么,上学期住寝室特别有意思呢。每天熄灯后我们都聊天,经常扣分,经常被老班叫到一楼罚站。当然如果有人自告奋勇站出来,那就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可是很多时候,我们舍不得丢下谁,于是集体排成一排,成为一道闪光的风景。其实学生会的学姐还是很有人情味的,有时候我们就撒谎说“突然来大姨妈了,所以开灯了”,还真蒙混过关了呢。有时候我们就说,发现了一只老鼠,所以引起了混乱;借了班机(班级公用手机)在寝室,突然振动,所以起来看看;有人说梦话,把我们吓醒了……大家挖空心思,把所有能想到的借口都试过了。到最后实在无话可说,找不到新的借口,只好不再聊天,安心做梦。

总有一些人留在心中,总有一些话长留耳畔,总有一些曾经让我们热泪盈眶,总有一些乐趣让我们笑看人生。且行且珍惜,我们能铭记的实在有限。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冷不丁,丫头就说,妈妈,五一可以要礼物不?我晕,五一不是应该劳动吗,竟然想入非非要礼物。嘴上却忍不住说,什么礼物,你说说看。丫头喜形于色,我要买书,买书!唉,这样可爱的请求我怎么可以拒绝呢,于是上网搜书。一看不打紧,丫头发出一连串惊叹。原来昨天在书店买的《你是我不及的梦》、《百年孤独》都狂跌十元。看着她捶胸顿足,我只好让她多挑几本,安抚人心。那叫一个流年忘返,最后买了《张晓风作品精选》、《王小波作品精选》、《海边的卡夫卡》、《撒哈拉的故事》才善罢甘休。丫头说,妈妈,三毛的书我以后不买了,我越来越觉得找不到她的灵魂。也许荷西走后,她就没有灵魂了。我一阵沉默,海子、顾城、三毛……他们都有着怎样一颗悲伤而孤独的灵魂啊,无一例外的,他们都选择了放逐自己。我一直是喜欢三毛的,她的很多文章中都可以看出,她是如此渴望摆脱这纷扰的尘世,只是,一直不忍心而已。不忍心让自己的父母悲痛。三毛父亲曾经对她说:“你竟敢说要轻生……我恨你,你杀死了我心爱的女儿……”原话我不大记得了,只知道当时被这段话触动了,看到了一个父亲疼惜的心。

周国平说过这样一段话——读书收获有两种:一是通过读书知道了自己原来不知道而且也没有的东西,这样收获到的东西叫知识。二是通过读书知道了自己原来已经有但没有意识到的东西,这些东西是自己感悟到的,但好像一直沉睡着,现在被唤醒了,激活了,并且因此获得了生长、开花、结果的机会。我称之为智慧。

所以对于阅读,我从来不觉得花费了太多时间。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

丫头说,学校还有很多奇葩呢。有一对高一的情侣,在教学楼尽头的洗手间外面拥吻,时间长达十分钟,自以为隐蔽,没想到邻栋高二的看了个一目了然,最后有学长不堪折磨,发微博称“学弟学妹,你们悠着点,叫我们围观的情何以堪啊”……年级主任真是神通广大,很快锁定目标,当场抓获。

我心惊肉跳的听着,丫头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接着说,妈妈,你放心,这样的人绝不会是我。我更热衷于看书和旅游。对了,我们作为一个地道的湖南人,连凤凰古城都没去过呢,惭愧啊惭愧。

于是我们很快就探讨起旅游景点的事。去年我就暗暗发誓,再也不暑假外出旅游了,那叫一个热,那叫一个累。人山人海,看什么景啊,简直就是在看人。丫头说西湖不能去,都糟蹋的不像样了;西藏也不能去,很多人对那儿情有独钟;厦门去过好多次了;南京倒是想去,太远了……而且我们最好是选择某次放月假,才不会那么拥挤。于是煞有介事的计划了一番,也不知到时候能不能成行。

丫头又说,妈妈,你们读书的时候,寝室里热闹不?你也给我说说呗。我瞄了一眼手机,惊觉到时间啊,已在这絮语中飞驰而过,在我的反复提醒下,丫头打住,很快睡着了。

而我,想起了曾经的室友。那时候我们十二个人一个寝室,熄灯后那叫一个热闹。还记得依依,她男朋友是一个兵哥哥,她不止一次向我们绘声绘色的描述关于对方下跪求爱的故事,听得我们那叫一个激动人心啊。也许世上最无情的就是时间吧,现在她的兵哥哥都离开几年了,据说是出了车祸……那时的我喜欢看小说,记忆力也惊人,每天晚上就把看过的章节复述一遍给大家听,精彩的部分甚至能一字不差。那时的我们,推心置腹,相谈甚欢。后来我混到学生会,假公济私,弄到楼梯间一个单人房间,相当自由,更是经常收留某些花前月下以至于回不了寝室的难姐难妹。那时的我们总以为青春是所向披靡的,坚信爱一个人可以地老天荒,绝不会想到这一辈子可以这么长,长到我们可以忘记伤痛,然后爱上另一个人。所以,我们永远不要说永远,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包括爱,或者苦难。有些事情不值得总结,忘记它的最好方法就是绝不回头。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活在当下。不奢望与现在无关的远景,不沉湎渐行渐远的往昔。

这个五一将会十分忙碌,老爸老妈老姐老弟都会回来,我得全程陪伴。以前因为有依赖,所以从未学着做饭,而且还振振有词,引以为傲。现在逼上梁山,每日操练,总算可以差强人意。大家听说我今非昔比,早就嚷嚷着要亲自验证。老妈身体现在每况愈下,做女儿的再不好好孝顺,指不定哪天就后悔莫及了。年岁渐长才发现,爱情只是点缀,亲情才弥足珍贵。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每到考试,丫头就会惴惴不安,如履薄冰。以前可不是这样,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就是老师的骄傲。现在我老觉得自己在做梦,老觉得她每次的成绩都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

前两天考试,中午吃饭的时候丫头就幽幽的说,妈妈,你现在对我这么好,过两天成绩出来你就会抛弃我的。

成绩出来,又退步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向大家交代。值得庆幸的,语文获得了班级第一,年级第二的成绩。英语也是班级第二。数理化那叫一个惨不忍睹,我怀疑就是成天睡觉也会比这个成绩强。孩子很沮丧,我再失望也不能表现出来,我还得和颜悦色安慰她。

昨晚我决定和她的班主任谈谈。来了这么久,办公室我还一次没去过,总觉得自己无颜见人。无数次劝说自己,不要在乎成绩,只要安心陪着孩子就好了。可是每天散步,家长们聊的都是成绩,我总是保持沉默。

班主任倒是和蔼可亲,我们一起探讨了孩子的可塑性,分析了屡战屡败的原因,制作出了一套方针策略,然后我怀揣着新的希望回家了。

正和老班交谈的时候,丫头的生物老师进来了。他把手指在成绩单上一划拉,看到一串红灯,说了句“一枝独秀啊”,我简直是无地自容,那叫一个难堪。后来又听到有学生家长打电话询问成绩,那一串数字啊,激动人心。

回家后我和丫头约法三章:以后行动不拖拉;早晚自习不聊天,不睡觉;把数学赶上来。我语重心长,孩子也表示痛改前非。

然而今天放学回家,丫头表情十分失落。原来语文课,老师竭力表扬班长语文获得了好成绩,而对同样分数的丫头却只字未提。孩子说,再怎么努力,老师也看不见,老师甚至从没叫她回答过问题。我只好说,学习是为自己,不是为老师,你只有更努力,下次争取年级第一,前面没有任何人挡着,老师就会看见你了。为了鼓励她,我又牺牲白花花的银子,让她网购了一件衣服,这才放心。

等她上晚自习去了,我又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可怜天下父母心,向来心高气傲的我,何尝这样委曲求全过?

我说老师,明天换座位能不能让孩子坐前面一点?她有时就是没有自控力。

我说老师,能不能让数学课代表和孩子同桌?这样可以多请教。

老师说好的,学生的进步也是我们的心愿。

几分钟电话,感觉如此漫长。一切都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

其实呐,我还想说,希望老师能多鼓励学生,哪怕只是认可一下,孩子也会信心倍增。每个孩子都是妈妈的宠儿,也希望每个孩子都是老师的爱。

夜,如此沉,听雨。那雨呵,滴滴答答,不屈不饶。闭上眼睛,听见你的声音,一曲《琵笆行》,成为千古绝唱。

癫痫发作时面色发白哈尔滨专业癫痫医院陕西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