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文字】二表哥驾到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儿童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1088发表时间:2015-11-29 18:45:05 本想国庆节去西安多玩几天,儿子说他临时有事,我们就取消了西安一行。没有办法,现在的家庭,谁家不郑州癫痫病可不可以彻底治愈呢是以孩子为中心。   四姐打电话来说,不行就上她家去转转。因上个星期已经去了两天,就不想再打扰了。得,还是安静地在家老实呆着吧,没事跳跳操,爬爬格子也不错。   没曾想老公在云南工作的二表哥,晚上十点多打电话对老公说 ,他们三号要坐飞机过来,准备上西安兵马俑玩玩。   本来就失眠,这一通电话一打,更睡不着觉了。想想儿子小学毕业时,曾和老公去云南玩,打扰了表哥表嫂整整十几天,这回说什么也得好好接待,回报回报人家。    可问题是,儿子刚搬了新家,最近给他拿去了一些被褥,家里的棉花还没顾上弹,这样被褥盖起来,就有些紧张了。   于是,就开始埋怨起老公来:“你是怎么搞的,云南要来亲戚了,你怎么不早点说,我也好有个准备啊!现在可咋办?”   老公委屈地解释说:“我也是才知道啊,二哥他们是临时决定来的。”   失眠了半晚上,一大早起来,便开始换被罩换床单。将用了几天的被罩床单,统统扔进了洗衣机。   老公说:“咱那被罩也没盖几天,就不用换洗了吧!”   我回答:“不行!客人来一定要全部换成干净的,这才表示心诚。”老公吓得不敢吱声了。   翻翻家里只剩下的四床被子,两床薄的,两床厚的。我们俩一人盖厚的,一人盖薄的。   我便问老公说:“你盖薄被子不冷吧?”他回答说:“还行,不冷。”   我说:“那就好办了,二哥盖薄被,二嫂和我一样女人家怕冷,就给她盖厚被,这样便齐了。”   老公说:“你咋安排都行!”   老公和外甥小勇,受委托去飞机场,把二哥两口子接回来了。二哥依旧的精神抖擞,神采飞扬。二嫂一袭黑裙,典雅而美丽。   晚饭订在了红玫瑰酒家,一大家的人,又聚在了一块。有大姑姐一家五口,大伯子两口,小姑子两口,加上我们两口及小叔子,还有成都的表妹两口,算上二表哥表嫂,好家伙,十六个人。   一张大红圆桌,十几个凳子,密密麻麻地挤在了一块,还真是热闹。大家谈笑风生,欢声笑语不断。   第二天,安排二哥他们去法门寺玩,是老公陪着去的。因老公进去过很多回,就让他们自己进去玩,自己在门外等着。   二哥二嫂,还有成都的表妹表妹夫一行四人,进去尽情玩了个够,说是角角落落都逛遍了,心情不错。   这边,大伯子家菜也上桌了,一回来,洗完手,立刻马上请吃了。当天晚上,按照安排用车,把二哥二嫂他们送到西安,表妹他们因时间关系,要坐火车回城都。因还在老公上班,就没跟着去。   大伯子已经退了,闲着没事,便带着他们,在西安的儿子家住下了。 天一亮,几个人直接奔向临潼兵马俑。   星期六和老公感觉没事,就坐厂班车去了西安。晚上和大伯子一家,一起吃了饭,叫上在西安工作的儿子,带上二哥二嫂,大伯子两口上了城墙。   真别说长这么大,虽说是在陕西长大的,来了多少次的西安,城墙却是第一次上。   站在夜晚的城墙上,真正感觉到古长安的威武和恢宏。四处灯光迷离,人来人往。永定门前的节目正在进行着。   身穿河南专业的癫痫医院盔甲的武士,飘飘欲仙的皇亲,贵妃以及美丽宫女。最是那最后出来的皇帝,神采奕奕,步伐稳健,庄重肃穆。一身金色的服装,在灯光下显得那么气派,给力。   伴随着古典的音乐,人们欢呼着,呐喊着,充满了兴奋,激动,特别是孩童,更是欢呼跳跃,万般崇拜。   手机在不停闪烁,相机在不停闪烁,录像机更是不停的转动。游人,柱子,骏马,楼阁,变成一幅幅画,在眼前上演着,旋转着,动人心魄。   “ 照张相!照张相!”二嫂是个热闹人,她用云南普通话喊起来。是啊,好不容易来一回,一定得留下倩影,有个纪念。   老公是最不爱照相的人,还是硬拉着他拍了几张。赶快赶快,过了近日,何时能再来。   到了该离开的时候,有点依依不舍。壮观的城墙,辉煌的大殿,城门,木桥,再见了!拍吧!拍吧!再拍几张!留下永恒,留下回忆。   离开了城墙,按照安排直接到了大雁塔。 天哪天哪,来了多少次,每次都一样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按照规定,九点整正式放音乐,开喷泉,可现在才八点多,已经人头涌动,找不着合适的地方。   实在没办法,就和二哥二嫂他们站在了外围的浅色大柱子下,踮起脚尖拼命地向前方张望。   因为跑了一天,小腿双脚疼的不能挨地,但为了陪二哥,更为了再一次看看喷泉,咬牙坚持吧。坚持下去就是胜利!我在为自己加油打气 。   随着一阵阵咚咚咚,咚咚咚咚!的音乐响起,喷泉开始了她精彩的表演。有什么样的音乐,就出现什么造型的喷泉。扇形的,波浪形的,柱子形的等等。   等到最高昂的音乐响起,就看见有一股很粗壮的喷泉,直往天空上冲 ,音乐达到了顶峰,柱子形喷泉一下子直插云霄,叫人惊叹不已,兴奋地喊起来:“好!真好!”   年轻人举起手中的手机架子,闪光灯不停地闪耀。有孩子在奔跑,放起了夜光风筝,夜光小飞机。   荧光亮晶晶的,在空中闪闪烁烁,一时让人分不清哪个是天上的星星,哪个是孩童手中的玩具。   时间到了,音乐瞬间停止了,音乐喷泉也随即落下了帷幕。人们开始往回走,人流慢慢地往前移动,每迈一步,都得等好长时间。   所以就在等候的空隙,顺便看看路边的小摊,小玩意,绒玩具,小气球,荧光棒,也是蛮不错的。平时想看,还真抽不出这样的时间,来到这里慢慢欣赏。   好不容易来到了马路边,伸手连挡了好几辆车,都因为价格谈不拢,放弃了。说说吧,现在的人,想钱都想疯了吧,只要是有机会,就想宰人,大捞一把。   实在太晚,去小区的公交停了。黑出租啊,黑中巴,都以几倍的价格,大发我们这些穷人家的财。要想抵制就得好好在路边继续待着,忍受脚板疼的痛苦。   终于,来了一位价格还算公平的司机,赶紧坐吧,要不腿真的要累断了。   回到小区,上电梯,开门进屋。 因为约了二哥二嫂几人,顺便看看我儿子的新家,。   因此,又开始了烧水,泡茶招待新一轮活动。聊了两个多小时,谁都熬不住了,喊累了。再说儿子第二天还要上班,他也该休息了。   开始道别,再见。不好意思,儿子的房子,刚装完不久,没有多余的被褥,他们还要继续住在大伯哥家。   把他们送到了门口,实在太累了。就委托老公,把他们送到了小区门口,看着上车,匆匆洗了洗,就躺在了床上。   后来,是老公看着他们上了出租,才转身回来了,洗洗涮涮后,也躺下了。   天亮了,二嫂又打电话来说,她还想上城墙,看看白天的风景。我说,我可是真走不动了。老公就陪他们又去了,继续拍照,中午再请他们吃饭。   儿子上班走了,我只好自己呆在屋里,上网,看微信,洗衣,打扫卫生。   十点过后,窗外天空飘起了细雨。不一会,路面全湿了。下午三点,老公回来了,说是因为下雨,实在玩不了啥。二哥他们哈尔滨有治羊癫疯的医院吗也打道回府了。   西安一行,匆匆结束了。晚上,有侄子开车送大伯子回厂里,可车小人多装不下 。我和老公只好在第二天,赶去坐单位的班车回家。   大巴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路旁的小树,不停向后一闪而过。又是困又想看风景,挺纠结的。最后,还是决定不睡了,向窗外望着。观赏着风景。   终于回家了。因为二哥要赶在晚上八点,坐飞机回云南。我们几家人,再一次相聚在大姑姐家。十几个菜,两三个汤,由大姐夫和小叔子掌厨忙绿,真是丰盛无比。   拿起筷子夹一块鸡肉,羊肉,顿时,满嘴溢香,满口留油。吃吧!吃吧!为了亲情,为了姊妹,为了手足,也为了更深的爱着,尽情地放开了吃。   灿烂的笑脸, 开心的交流,伴着快乐和幸福,美好与祝福,充满感动,直达心灵。带着希望与憧憬,穿过洒满阳光的窗户,飞向蔚蓝的天空......   共 29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