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享受乡村风雨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回到老家,除了享受着老爹充满了温情的眼神,享受老娘散发着清香的手擀面,再就是享受像老爹老娘一样的和畅惠风,绵绵细雨。   乡村的春雨,淅淅沥沥,缠缠绵绵,像久别了的情人,无限的缱绻,张开胸怀,拥抱着,亲吻着。家乡的春雨就是这样,丝丝缕缕,温温柔柔,将干渴的土地慢慢滋润。只有这个时候,你才真正领略“润物细无声”的意境。   田里的麦子挺着脖子歆享着,路边的野花仰着笑脸绽放着,树上的鸟儿展着翅膀沐浴着。最高兴的是站在田间地头的二叔:“今年又有个好收成了。”二叔的愿望并不奢侈,风调雨顺而已。只有像二叔这样的庄稼汉,才能真正懂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的诗意,才能真正领会“春雨贵如油”的真谛。   风,骀荡着,携着雨丝在你的脸上抚摸着。你不要试图去擦拭,就让她与你亲近吧。这里的风,是纯净的;这里的雨,是纯洁的。当雨水流过你的脸颊的时候,你会感到麻酥酥的,很惬意。如果你是蓄着胡须的,那更有诗意,雨滴捋着胡须,在你面前晶莹着。好吧,你没有胡须,你就把你的秀发捏一绺于手中,凝视。好吧,你没有长发,将你的手伸出去,雨珠就在你的指尖滴沥。   没有什么比在春雨中干干净净地淋着,更有诗意了。在这样的雨中,你可以坦然地踯躅,甚至可以不需要任何雨具,敞开你的思维,让细雨将你的思绪涤荡一番。人,是需要冲洗自己的心灵的。尘埃蒙面的灵魂,往往找不到家乡。   站在湿漉漉的桥头,望着朦胧的野色,数不清的雨丝,就像根根琴弦,拨动了久居城里的我的心弦。看着在雨水的冲洗之下不断清新的桥面、不断温润的栏杆,忽然想,同时一片天地,城里城外为什么迥然不同?从乡下走进城市的我们,到底还有多少乡情?   城里,人越来越多,风越来越干燥,雨越来越淡薄。风,从混凝土的灰色中,匆匆而过,满脸倦意,她说找不到栖息地;雨,从柏油路的黑色上,倏然而过,身心疲惫,她说看不见一点儿诗意。风,亲吻一下树叶,满嘴的浊气。雨,拥抱一下小草,满怀的尘埃。   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怎么能有惬意的情怀?东坡先生有诗句说:“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真的个好心态。东坡先生一路走来,可以说是风雨不断。风雨摧毁了他的仕途辉煌,却塑造了他的文学灿烂,这完全归功于他那无与伦比的淡定。住在城市,是不是也得有这样的心态?   我总在想,人,脱离动物,走进社会,到底是一种幸运还是厄运?我很羡慕翱翔于蓝天的雄鹰,自由自在,没有那么多的思想,没有那么多的理想,更没有那么多的幻想,因而,就没有那么多的困惑,那么多的压抑,那么多的煎熬。甚至,我羡慕跟我们同一个祖先的猿和猴。即使他们之间的决斗,绝对是真实实力的较量。优胜劣汰,胜王败寇。没有裙带关系,没有权色交易,没有能使鬼推磨的钱。   城市,是人类战胜自然,或者说挑战自然的一大成果。风,再也不用为了越过一座座山头而跋涉。人,再也不用为了走出山村而披荆斩棘。雨,再也不用被农人埋怨,或者大了或者小了或者来得不是时候。城里人没有雨,无所谓,有自来水就行。动物,不愁吃不愁穿,不怕风不怕雨,失去自由倒显得逍遥,忘记了老家的模样。   这种状态,有个人早就不乐意了。这个人就是庄子,一篇《逍遥游》写的是气势恢宏,浮想联翩,让后世的人捧卷咀嚼,嚼的连渣都没了,也没有几个人得到过逍遥。“想开点儿”,是人们最喜欢的一句安慰人或者自我安慰的话。其实,想得开,就是逍遥,不必追求所谓的脱离世俗。“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做到此,即是逍遥。   还是自然的好,还是城外的好。有人说,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我觉得,这是一种智慧的狡辩。既想亲近自然,又贪恋城市的繁华。城市的迅猛扩张,已经将恬静,宁谧,淡雅,挤压得几乎没有了空间,甚至没有了时间,你到哪里去逍遥?你到哪里去归隐?   今年的雨不算大,但挺频繁。经常的,一阵小雨过后,地面还没有见到湿气,轿车上却留下了脏不忍睹的灰痕。不知道是天空的雨充满了尘埃,还是车上蒙了灰尘。这是城里人的苦恼,这是城里人的自作自受。   想起刘辰翁的“璧月初晴,黛云远淡,春事谁主?”暮雨初晴,如璧明月东升,云色如黛,淡淡飘荡在远空。这美好的春景,到底属于何人?答案是“谁知道,断烟禁夜,满城似愁风雨”,上元夜禁止宵行,人稀烟断,满城凄风苦雨,愁云惨淡,怎一个“苦”字了得?   在农村,在二叔的眼里,在与山川草木交流了一辈子的老爹眼里,今年的风雨恰到好处。   想起辛弃疾的“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城里的桃花李花把风雨当作了一种折磨,一派愁苦,而在乡村,溪头盛开着一片荠菜花,春光明媚。 武汉儿童癫痫病医院武汉哪家医院看癫痫更好避孕药避孕不适合癫痫患者河南癫痫病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