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春光潋滟”】清明节的思念_1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清明节到了,我心中有太多的失落,仿佛在一湾思念的沙滩上徘徊。   父亲离开我们整整三十年了,可他的音容笑貌依然深深地根植于我脑海之中,每次想起,我就心疼。天堂高不可攀,我无法看望父亲,只能在心里默念、祈祷、渴望在梦中相见。我曾无数次地梦见过父亲,我喊他,可他总是默默不语,惊醒后已是泪流满面。假如眼泪能构建通天的云梯,假如思念能铺成上天的通道,我会步入天国,把父亲带回身边!   独自走在上坟的路上,春风拂面,细雨陪伴,我的心沉甸甸的。片片玉兰花瓣被风吹得七零八落,与青翠的树叶告别,是那样地不舍,而我对父亲的思念,正像那依恋着大树的花瓣一样,若即若离,恋恋不舍。我的父亲1989年正月20在宝鸡409医院去世,28日在官厅村老家开追悼会,全村人都来送行。走着、想着,我便潸然泪下,凝望远处杨柳依依,燕子低飞,心问苍天:我的父亲到底在哪里?蓝天眨着眼睛,大地沉默不语,天堂遥不可及,只有燕子能捎去我浓浓的情意!剪不断的亲情,割舍不下的思念,报答不了的恩情,成了我心头永远的痛,一生的遗憾!   父亲一生养育了五个孩子,可我是他唯一的女儿,他关心我、爱我,多于哥哥弟弟,他常对别人笑侃:女儿是糖包包、小棉袄。记得小时候,我感冒发烧,支气管炎发作,父亲整夜守护在我身边,给我喂药送水;记得我上中学四年,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父亲总是步行十多里路,背着粮食换成粮票,送到我手里;记得我结婚生子,父亲怀抱热乎乎的鸡汤罐送到我床前……无数次地送,化成了我无数个思念、问候和牵挂,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也清晰了我的记忆。父亲对我的爱,点点滴滴撒播在我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里,这份爱因平淡而失去色彩,因过于零碎而难觅踪迹,使我无以回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自从父亲离开我们后,我时常念起这句话,我深深地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生死两茫茫!三十年,漫长而短暂;三十年,平淡而艰难!岁月流逝,我已进入花甲之年,对父爱如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有人说:珠穆朗玛峰最高,可我要说,父亲的背影最高;有人说:天边最远,可我要说,父亲的等待最远;有人说:大海最宽,可我要说,父亲的胸怀最宽;有人说:阳光最暖,可我要说,父亲的怀抱最暖!   我一直感觉,父亲没过一天好日子,他就像一块海绵,把所有的苦水都吸进自己的肚里。父亲当年在村上当大队长、当书记时,带领村民平整土地,兴修水利,大力改善农业生产基础设施,富了集体,利了百姓,可在文化大革命中父亲却被戴上走资派、反革命的帽子,挨批、挨斗、挨骂,走街游巷……可这些都没有整垮父亲,他咬着牙,挺一挺腰,吞进了委屈,咽下了苦水,度过了难关。在家里,父亲是一家之主、是顶梁柱,老老小小八口人之家,生活重担全压在他一人肩上,与母亲一起伺候瘫痪在床的祖母,抚养五个孩子,给我们一个个成家立业,父亲没松过一口气,没消停过一天。   最让我难忘的是父亲有病的那年冬天,病痛折磨得他不能正常吃饭,可他强打精神,张罗着给小弟结婚的事。腊月,天寒地冻路又滑,父亲用背篓一趟趟地从齐镇街道背回米面油等生活用品,背回小弟的结婚用品。对父亲来说,这个冬季是如此漫长而艰难!我也真切地感受到病痛的残酷,父亲饭量越来越小,无论吃啥都难以下咽,可他硬撑着为小弟办婚事。我清晰地记得,腊月二十小弟结婚,那天父亲起得很早,披上母亲缝制得厚厚的新棉衣,站在寒风刺骨的院子里,招呼着前来帮忙贺喜的亲朋好友,眼里充满期盼与温情!中午,父亲倾情地注视着小弟在婚礼上的一动一举!满意地笑了,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了却了一桩心事。过后不到一个礼拜,父亲病情加重住院,我见他最后一面时,他已经直挺挺地躺在冰冷的门板上,安详地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我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为父亲洗头、洗脚。从此,父亲匆匆离我们而去了,再也没有回来,他走得那么急,那么累,那么苦,一点没给我们报恩的机会。上苍啊,这是为什么?我无颜以对,欲哭无泪!   今日上坟,我折来一束杨柳、捧来一簇鲜花,插在了父亲的坟头上,因为我知道父亲生前热爱大自然、爱栽花种树。站在坟前,我深深地鞠了三躬,捧上一抔黄土,撒上一把种子,因为我知道父亲生前喜欢土地,他在土地上劳作了一辈子,播种了一辈子,收获是他的最爱;我还带着纸钱、香火,祈祷父亲在天堂能过上好日子,住上大房子,用上电脑、冰箱、空调、手机等现代化的生活日用品……这时,纸钱化为灰烬,在空中似蝶飞舞,我知道。父亲一定收到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路过一口大口井,清清的井水正流入旁边的猕猴桃园,我感到很欣慰,这就是父亲当年的功劳!我心里默默地告诉父亲:安息吧,父亲!节日到了,乡亲们会和我一样思念您的! 癫痫病如何才能彻底治好武汉的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癫痫病治疗有偏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