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行参菩提》·万佛寺,佛祖的杰作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儿童文学

这是佛祖的杰作吗?

当我看到孤峰之上的万佛寺时,不由得衷心地发出了赞叹。

在我的梦境中,总会看到一座清清爽爽的寺院耸立在一座翠绿的孤峰之上,与环绕的众山峰相比,寺院坐下这座山峰之小,犹如平地上的土冢,却是那样的绿,油松森森,核桃袅袅,簇拥着山峰,而不知名的荆棘则如泼出的绿墨从峰下染起,一层接一层的漫延上去,使孤峰成为了绿色的孤峰。而这绿色孤峰之上的万佛寺,则报以黄的佛墙,红的佛幡,给了这绿色的孤峰以跃动的生命,精灵毕现。

站在师家背村的村头,当我说起拜访万佛寺的计划时,有一个声音在问我,到壶关大峡谷,非要拜访那座孤零零的无人坐堂的小寺吗?

让我怎么回答?尽管寺小,尽管没有道德高僧坐堂,但是,万佛寺已经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痕。还没有踏进壶关大峡谷,我的灵魂就是已经飞到了那坐因万佛寺而名的万佛山,还有万佛山上的万佛寺。山有万佛,西天净土,恒河之沙,难以计数,这都是佛祖赐给我们红尘俗世中芸芸众生的恩泽。

你说,进入壶关的大峡谷,我能不去万佛寺参拜吗?

今年的春天,开车从河南省的林州市境内出来,来到了壶关县的鹅屋乡,再沿着一条曲曲弯弯的小道来到了师家背村村头,把轿车托付给一位村民保管,不由分说背起行囊就走进了万佛山中。正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路旁的野桃花开得正艳,那粉嘟嘟的花朵儿压得野桃花的枝条儿匍匐在地,这让我想直了一句话,“风吹过来,千树万树桃花落”,这儿却不需要风儿来吹,那枝枝的桃花已经把大地装扮,稍不留意,脚下就会沾染上桃花的粉尘;除了野桃树,还有不知名的花,一簇簇,绿的叶,把枝儿埋没,掩映着路边的石块,让人感觉在绿的海洋中徜徉,间或有几朵不知名的花儿出现在这绿的海洋中时,也是羞羞答答的探头探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与桃花争艳,却依然把绿的海洋点缀成花的世界。

走过马泥堆,沿着崎岖陡峻的山路逶迤而下,很快就看到不远处的山腰上突起一孤峰,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奇峰耸立,就像是挺拔的大树横出的枝杈,却也是向上挺起,更加险峻。从相关的资料看,眼前这座突兀的孤峰高约20余米,海拔1400余米,其四周山峰起伏,怪石林立,站在峰下看去,那一块块突兀的石块在如削的绝壁上摇摇欲坠,却撑起了一座千古传奇般的寺院——万佛寺。

到这个时候,我才看清万佛寺的轮廓。和梦境中的万佛寺一模一样,如果说万佛山是壶关大峡谷中耀眼的一个景点,那么,这座孤峰上的万佛寺则是一盆经典的盆景。可以想像,如能工巧匠砌就的孤峰,托云而出的岩松,还有孤峰上的万佛寺,一物一景,如果没有鬼斧神工,谁能营造出这样让人为之惊心动魄的圣境?又有谁能让这慈悲氤氲的佛国降临万佛山中?

站在万佛寺的山门前,迎面而来的是壶关大峡谷中峭料的风。那风非常奇特,如刀如刃,即使春意融融的暖阳下,那风依然寒咧,如刀一样点蹿于壶关大峡谷的沟沟坎坎,不留一点痕迹,却极具破坏力,遇顽石则化,遇枯树则折,还有万佛寺这两扇木门,上面也布满了风刀的痕迹,楔开板散,破烂不堪,犹不如农家的两扇柴门。尽管是这样,这两扇木门依然尽职尽责地悬挂在门框上,风来“哐当”,雨去“嘎吱”,无声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门扉上的对联也被这风雨洗去了红色,只留下苍白,细看,影影绰绰的可以看到两个“佛”字,一个在上联的上首,一个在下联的下首,纸朽字烂,联不成句,不知道对联的意思。尽管在山门的门额之上没有看到道德高僧的题额,仅凭这残联上的两个“佛”字,就真真实实地告诉我已经来到了佛家的丛林道场。

万佛寺的山门极其陈旧,远途而来的游客早已经把她忘记,只知道看着那孤峰顶上的万佛寺,过山门而不入,任那山门如护法的罗汉一样静静地立在那儿,失望地看着往来于万佛寺的游人们。万佛寺的山门内一片狼藉,没有了张牙舞爪的四大天王,只有断头的菩萨和残臂的泥胎遍布地上,梵香不燃,佛磬不乐,站在山门之内,时光犹如回到了“三武灭佛”的荒诞岁月里,不然,这庄严的山门怎么成了农家的柴扉,慈悲的佛祖和菩萨怎么成了落难的残骸?感慨万端,转过身去看立在山门内的一块块石碑,上面有“重修万佛寺流芳”七个字,记载的是当地乡人重建万佛寺的善举,石碑上面修补镌刻痕迹的墨汁似乎未干,低头俯身观之,似乎还能嗅到墨香袅袅。

穿过山门,沿着一级级条石做的台阶向上爬去,钻过一道狭窄低矮的石缝,抬头看是一片蓝蓝的天,不知不觉间就站在了万佛寺的内院之中。三座殿宇聚合在一起就成了万佛寺的建筑群,如果按平原上七殿伽蓝规模的佛家道场推算,其中最高的一座应该是大雄宝殿,而两旁较低一点的建筑则钟鼓二楼。走进大雄宝殿看时,果然看到居中供有三尊佛像。在我拜谒过的丛林道场中,大雄宝殿依规供奉的是前世佛燃灯佛、现世佛释迦牟尼、未来佛弥勒佛,而在万佛寺的大雄宝殿内,供奉的三尊佛祖皆是如来释迦牟尼,其中一尊还披上了紫袍;大雄宝殿外照例有供信徒们焚香礼佛的香炉,只是这香炉非常讲究,用青石雕就,两端是挑檐样的弯耳,样式倒和儒家孔庙中的香炉样式差不多。

站在大雄宝殿门前的台阶上左右望去,左侧一殿供有抱着玉如意的观世音菩萨,面容非常慈祥,观看着我等红尘众生的一言一行;殿门上的对联也被风吹烂了,仅留下残破的一联,用手捋平看时,只看到“深山”、“修行”等词语,仔细揣摩了一下,应该是修行到深山的意思,这倒是给了“天下名山僧占尽”的理由,这样的深山这样的风水宝地当然是僧家的修行之地了;另一座殿宇供奉一位头戴珠冠冕旒、身穿黄色衮龙袍的佛爷。在中国的佛教丛林道场中,穿黄袍的佛爷出现的很多,但是,穿衮龙袍的佛爷却不多见,或许,这位穿衮龙袍的人物正是道家的神仙。只是这道家的神仙身边还有一尊陶瓷烧制的观世音菩萨在打坐,两个人互不相妨碍,各修各的道,各信各的神,倒也非常有趣。

说是万佛寺,实际上道家的仙长也在这里分享着烟火。走出这三座相对高大的殿宇,可以看到殿脚下、台阶下,树根下有着大大小小随意搭建的庙堂。说是随意,并不是心性随意,而是建筑的随意。比如大雄宝殿一侧就有座土地庙,几块厚薄不一的山石搭建起来的,里面供着一座穿着官衣手捧金元宝的神仙。看有人过来烧香,问这神仙是何方神圣的时候,回答说是土地爷,旁边有老太太却非常认真地纠正说,这里供奉的是财神爷,因为他手中捧着金元宝;在这土地庙或者是财神庙的一侧,还有一座小庙,高不足一米,也是青石磊就,上面却写了“眼光庙”三个字,里面供奉着眼光奶奶。我曾经在泰山脚下的碧霞元君祠里见过一次眼光奶奶,居于碧霞元君祠的东配殿享受祭祀,说是能治疗各种疾病,保佑人们眼明心亮、身体健康。

在三座主要殿宇的后面,也就是孤峰的一角,还有一座用整块青石雕琢而成的殿宇,两边却有农人们写的“五湖四海主,九江小海神”对联;殿宇上面覆盖着红绿釉色的瓦当,尽管非常的低矮、非常的狭隘,和刚刚看过的土地庙、眼光庙比起来也算是有了规模,即使是一座佛龛,也不会失却佛家的庄严;殿宇前面的供台上摆放着一只青花的瓷碗,里面放了一块随意掂来的红砖,却有无限的深意,不知是谁想到如此的道理:毕竟佛家不动荦腥,这青花瓷碗中的红砖倒也恰当,既没有杀生,也是乐得方便,岂不正是佛家的方便法门之说。

佛法是超时空的,从时间上讲,没有前后;从空间上讲,没有大小。所以,有道德高僧说大千世界为草芥,草芥亦为大千世界。这一切,在万佛寺得到了彻底的印证。在佛教文化中,“万”字是最大的计量单位,意味着无穷尽的量,万佛寺的“万”则意味着供奉了天下所有的佛。即使是这样,似意犹未尽,把道家的神仙、儒家的先生也请了来,开了个天下最大的无遮拦大会,这应该是天下最大最全的道场了!但是,万佛寺在众多的佛家丛林道场中规模却是最小的,即使是大雄宝殿也高不过别家佛刹中的禅房一角,独自耸立在孤峰之上忍受着岁月的孤寂。走进寺院的群落不仅听不到梵贝声声,也同样听不到诵经讷讷,连一个坐殿的和尚也看不到,更看不到佛殿中那辉煌的灯火,只有稀稀拉拉的农人走来,焚上一炷香,磕上一个头,极其满足地离去。

万佛寺在这座孤峰之上存在了多少年?还会有多少年的时光独占孤峰?没有人告诉我,只有壶关大峡谷的风不停地刮来,呜咽声声……

相对于占地面积5848公顷、景观44处、景点400余个的壶关大峡谷来说,万佛寺是那样的渺小,那样的毫不显眼。但是,在我的心中,她就是壶关大峡谷捧出的一个盆景,汇聚了壶关大峡谷的精气神,是壶关大峡谷的精灵;对万佛寺来说呢?尽管壶关大峡谷的地域是那样的宽阔,那样的广袤,人们游历其间,不过是山水之乐,不过是佛家所说的眼耳鼻舌身意的一种享受,最终都会落实到“空”中,所有的都是过眼云烟,眼睛所看到的,耳朵所听到的,鼻子所嗅到的,都会随时光的轮转而消失殆尽;真正能给人留下永不磨灭痕迹的,真正能支撑壶关大峡谷的,定是万佛寺。因为,无论人们来自哪里,只要走进万佛寺,灵魂就找到归宿。

走进壶关大峡谷,别忘了去拜谒万佛寺。

万佛寺,正是佛祖的杰作,为的是普度众生;而我,把万佛寺选为走进壶关大峡谷的第一站,正是为了安慰我在红尘俗世中颠覆得疲惫的灵魂……

不同年龄段的癫痫症状的区别在哪里?常见的老年人癫痫药物有哪些癫痫治疗药物左乙拉西坦沈阳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