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水的情愫(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儿童文学

每当自己读书时,读到那些描写山水优美的诗句时,总是心生羡慕,思绪便颉颃翻飞,羡慕人家生活在清秀的江河边,而自己却不能,因为这也正是自己所向往的。

在我国浩如烟海的诗词歌赋中,对江河的描写数不胜数,著名的诗句我们可以俯首即拾。一次,我读到唐代诗人韦应物的诗:“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尤其是对末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场景所吸引,令自己浮想联翩,便想到家乡的水和自己心底里的江河,在感叹诗人光彩诗句的同时,又因自己没能生活在江河边上而不能释怀,在我的内心深处,很是渴望自己能够生活在江河之畔的。

也许这不光是我一人的幻想,因为人类是喜欢水的动物。

希望与现实总是有着很大的距离,江南多水,而北方就要缺水了,尤其是现在。就是在我们的孩提时代,我的村庄没有河流从门前流过,有的就是村头的一个大坑塘。记得那几年,村头的水坑一年四季不曾干枯过,因此,水里的鱼没有断绝过,这个水坑挺大、中间深,为此,每到夏天我们总是在这里游泳,但不敢走近深水区,说是游泳,不如说是洗澡,因为我们大都不会正规泳姿,只会狗刨式。从地里砍草回来后,把筐往院里一扔,扭头就奔村头的水坑去,一个猛子扎下去,十几米就出去了,然后划着狗刨式开始打水仗,一个个赤裸着小屁股,在水里像泥鳅一样钻上钻下,扎个猛子就到了对手的跟前,然后用手掌用力把水推过去,击在对方的脸上,笑声、骂声在水塘里此起彼伏……

水坑有一面比较陡峭,有些水性好的小孩子就在这里不停地往下跳,然后爬上去再跳下去,乐此不疲,每天中午这里就像是一个热闹的蛤蟆坑,鸭子吓得躲在岸边呱呱地叫着,有些惊恐地看着我们的戏耍,大人们则在坑塘边上给羊饮水或者是挑水,对我们的嬉闹报以微笑……

大人们在春天水少的时候就开始用围网捞鱼,每次都有不少的惊喜,只是这样的场景一年比一年变得暗淡,也就是说大坑里的水一年比一年见少,后来,只有每年夏季雨水多的时候大坑里的水才能满荡一个夏季,然后在深秋里就干枯了,我们就在坑泥里挖泥鳅,泥鳅钻在深深泥土里面,顺着泥鳅钻下去的小洞,几铁铣下去,泥鳅就被翻了上来,记得每次都能抓不少,用脸盆端回家,炖着吃。后来,水坑常年干着,也就没有鱼了,乡亲们便在大坑里取土垫宅基地,越挖坑越深,面积向外面扩展了许多。

多少年后我重返故里时,村头的大坑早已没有了踪影,上面已经建起了许多的民房,村子往外扩展了许多,原来相邻的几个村子已经连在了一起,村子不断地膨胀着。

后来,村子被两条看不到头的大堤夹在了里面,滹沱河的上游修了水库,就不再发水了。

我那时对滹沱河充满了向往和喜欢,只是它不从我的村庄流过,在我呆过的那几年里,记得只有一年来了水。那一年,上游的雨水多,水库开始泄洪,这天放学后,我和几个小伙伴一嘀咕,瞒着家人,背着筐往北走了近十来里地去看河水,一路紧赶。河水不多,但是流得挺急,泛着黄泥色,飘浮着杂草,一路奔流而去。

我们站在岸边,望着河水心里挺激动,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河水,便欢叫着向着河里投土坷垃,然后,顺着河岸一直往下跑下去了一两里地。这天光顾着玩了,没有能砍够一筐的草,回到家后都挨了一顿说。

后来,我进了城,那时的衡水说是地区所在地,其实是建专(区)最晚的,城区面积不大,没有什么建筑,只有一条街,三层楼房是最高的了,但是,这里没有别的,就是水多,到处是水坑,长年不干,我们学校的墙头外面就是一片水坑塘,这里还有一条流经城区的河叫滏阳河,把个不大的城区一分两半,城西边还有条老盐河,离城区这一面建有一条防洪大堤,虽然不如滏阳河水多,但也是绕过城区而去;在城南十几里处还有一处大湖,当时叫千顷洼,现在叫衡水湖。

总之,这里的水实在是多,毫不夸张地说:用铁铣挖一铣土都能出水。

在这里满足了我对水的喜爱,我学会了钓鱼,但我钓鱼手艺不精,最喜欢摸鱼了,放学后就找个合适的水坑,几个人一同下水去摸鱼,其实摸鱼讲究技巧的,不然抓不多,记的一次在千顷洼摸了有十几斤鱼和螃蟹,其中还有两条黑鱼。

那时,滏阳河里天天跑着小火轮,有一个专门的码头往船上装货卸货,一派兴旺景象。后来,老盐河干枯了,大堤也最先消失了,矗立起了一座座的高楼,城区内的大坑逐年减少,只是石德铁路两旁的水坑在顽强地坚持了几年后也消失了,城市漂亮了高大了。

再后来,滏阳河里的水也没有了,成了死水,小火轮不知朽在了哪里,只是近年的治理,滏阳河里的臭水总算是消失了,唯有衡水湖成了国家湿地自然保护区,但是,每年得靠买黄河水来补充。

这里再也没有多余的水了,据说这一带地下水都成了漏斗状,缺水了。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生活在城市里,也许是在城市呆的太久的缘故,在内心里却一直喜欢乡下那带有朴实味道的村庄,还有内心的期盼:一条清清的小河,河面不用太宽,水不用太急,两旁杂草丛生,有个小渡口可以摆渡,可以在河里嬉戏玩耍……虽然这些只在我的想象,或者说是在我的期盼和觊觎中,但总对“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意境充满了无比的向往。

也许不全是在城里生活的缘故,更多的原因是人们对原始、朴实、充满泥土味道的乡野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论语》雍也篇,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我喜欢水,倒不觉着自己是个大大的仁者,只是内心有一点书生的情怀罢了;可以说,喜欢水是人的天性,为此,有时我就想:人到底是不是从猿猴进化过来的?人喜水,而猴子却不太喜欢水,这里面的差别实在是大。

有感于现在水资源的紧缺、河流的干枯,为了满足人们对水的喜欢和留恋,在都市一片片住宅小区的建设中,在小区内挖个人工水坑,不过,开发商说是湖,其实就是人工用水泥修葺过的大坑,以此来吸引你在他的楼盘里买房置业;如果一个楼盘要是挨着一片天然水域,那这个楼盘价格要贵许多,这都是因为水。

记得那年,送儿子去成都读四川大学,火车要穿过秦岭山脉,铁路沿着秦岭山脉不停地行驶,去时赶上是夜间,没有能很好地欣赏到沿途旎旖的风光,到是回来时弥补了这种遗憾,坐在火车上,感到这火车总是走不出秦岭山脉,始终在里面转悠一样。

令我兴奋的是在翠绿的群山中,隐隐地能看到山间的石屋,有的还冒着炊烟,不时有山民在一块块不大的田地上忙碌着,山脚下流淌着清澈的河水,河面时而宽时而窄,有的地方如一潭清水,有的地方水面却及其窄小,像要断流一样,岸上不时有好看的鸟儿啁啾着,时而起飞,时而落入山林中,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诗人辛弃疾诗中所描写的:“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这正是一幅这样悠然自得的田园美景。

面对这山这水、这幽静的田园,让自己的思绪浮想联翩,甚是羡慕,很想把自己融入在这山水中,把自己安身立命于这里的小溪旁,建一间小茅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始终不明白,自己对水的情愫有着一种灵魂深处的牵引,时时想在江河水的清澈中洗濯自己、愉悦自己,安放自己噪杂不安的心灵。

地球的水在减少,自己时常也会泛起一种担忧,假如地球没有了水,这个世界荒芜了,人心灵中的涟漪何处去释放?心灵的故乡又在哪里?

怎么治疗女癫痫病患者好石家庄治疗癫痫病哪些医院江苏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