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夜读二余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诗词
夜读二余      我习惯夜读。   夜读是福!想也是,一天的匆忙,喧闹的尘世,就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竟一下子温柔了、安歇了。于是,我们便在夜的静谧中,可以悠然自得地打开自己喜欢的某本书,与那些形形色色的书中人物随心所欲的对话,倾心交谈,不亦乐乎!   今夜,于我更甚。其中原因,是缘于大名鼎鼎的二余。二余者,乃余光中、余秋雨是也!他们住在海峡的此岸与彼岸,一个是台北最负盛名的散文八大家之一,一个是大陆最具智慧最具人气的散文大家。吾能与二位大师交流,不亦乐乎!   噪音,无异于一种杀人不见血的凶器。读余光中《噪音二题》便有了如此的感受:   “车声震耳,移赠我们的台北市,可以说名实相符,当之无愧。在我们这嚣嚣之城,震耳的何止车声?车声相迫之不足,更佐以人声,和无所不在无攻不克的收音机声,电唱机声,织成了一面恢恢大网”。   可悲可叹,余光中先生所说的这种天网竟被我的朋友遭遇上了。朋友说:“尽管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已经明令禁止车鸣喇叭,但我总是躲不过来自居室楼上的噪音——一种不可言喻的精神噪音”。朋友还说,其实最初还可以勉强忍受的,想那是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顽童,再说,孩子的家长也曾主动给他说过,好言一句三冬暖啊!但那蹦跶的声音一而再地愈发强烈,尤其是夜深人静时候,顽童无所顾忌,其噪音的高分贝与机器制造的声音难分伯仲,让人有一种灭顶之灾。朋友心想:孩子好动,极不正常,有心给邻居提个建议——带孩子去医院瞧瞧,看看是否患有癫痫病?不过,这话儿终是未能说得出口,怕好心被视作“驴肝肺”了。倒是友妻不忍,上去与女主人理论,女主人非但没有一丝的歉意,而且理直气壮地说:谁家没有孩子?中国有句俗话:“将心比心”,那就是叫人换位思考,我在环卫局工作的朋友给朋友建议,让他维权,说环卫部门有对“精神噪音”处罚条款,但这位朋友却不想走到这一步。现在,读余光中《噪音二题》,禁不住要为余先生治理噪音的办法儿暗暗叫好!余先生的办法是:   集合全体市民,使他们接受一种噪音迫害器的测验。凡接收测验后奄奄一息者,皆纳入“人耳族”;事后面不改色者,其必为“马耳族”。这里向大家说明一下,所谓“马耳族”“人耳族”的意思,人耳乎,以余先生所言“人耳如花”一谈即破!当然,马耳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马耳如盾啊!故,余先生建议把马耳族尽迁他处!他不顾别人心理感受,别人又何必顾他?   妙!我看这办法管用。   是学者型散文家,他以《文化苦旅》而名震文坛,但我对他的著作我却一直没有去买来读,尽管有文友早就给我推荐过余先生的大作,特别是那一年他来新疆参加了由伊犁特酒厂发起的名人沙龙活动,当时我因在外县采风,失去了与先生见面的机会,也失去了让先生现场签名售书的机会,遗憾归遗憾,却不敢相信先生的书籍真伪。对于余先生的作品,我倒是从报刊上零零散散看过一些,虽然不很系统,但先生的深厚而又丰富的文化底蕴尤其令我倾倒!我之所以不想买,主要是被那些盗版者弄的心寒了,也就不想给李鬼们留下“买路钱”罢!   而今,我终于拿到了一本《霜冷长河》。那天,在新华书店,我一眼瞅见秋雨先生这本大作摆放在书橱里,拿来翻阅,看到先生有一段话:   “现在我的书被疯狂盗版,各种各样的版本充诉书市,演讲录、文集、全集都有。本想把新的文集《霜天话语》交作家出版社出版,但刚有这个意思,印刷漂亮的《霜天话语》就满街都是了,里面的文章是乱凑的。。。   读此,我为自己没有冒然买书而庆幸!   《霜冷长河》封底摘有一段《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并印有新闻出版署扫黄打非办和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市场处,以及作家出版社等单位的道班举报电话。这回买了放心,当然,看了更是舒心。   今夜读秋雨先生大作,特别是他写的《秋千架(代后记)》尤其令我敬佩!关于《秋千架》,报上早有报道。据介绍,这是余秋雨先生专为他的爱妻——我国著名的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马兰女士创作的,为爱而创作,本身就令人感动,遗憾的是我们新疆的观众还一时半会儿看不到呢。但我庆幸,我从《秋千架》后记中知道了这两位艺术大家那种感人肺腑的爱——对事业的爱,彼此间的爱。现在,我不妨在博客回放他们几组生活中的镜头,请诸位博友共同分享。   时间:半夜一时。   镜一:有钥匙开门,妻回来了。   秋雨旁白:《秋千架》试演昨天才结束,留下杂事一大堆,这个时候回来,还算比较早的。   为了这台戏,她想了四年,忙了两年,近三个月来,没有一天的睡眠超过5小时。   镜二:她叫我一声,我发傻地从书桌边站来,眼前这部书稿已经改到最后几篇。   同期声:汇报一下,今天吃了什么?她直直地看着我,轻声的问。   余先生继续独白:我有点想不起来了,吱唔着。她眼圈一红,转过脸去,然后二话不说,拉着我去吃宵夜(淡出)。   镜三:地点(合肥的街道,冷清的街市)这个时候早已寂静无人。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路边店,坐下,我在看有什么吃的。   镜四:转身与她商量,她已经斜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余先生让我们看到了他和爱妻的一幕真实的生活。事业乎,爱情乎?其实一切的一切都涵盖其中。   生活是值得赞美的!我想。      孩子经常抽搐去哪家医院治疗能好轻度癫痫症状如何洛阳哪个专科医院治癫痫病好呢西安那里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