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我家的理发师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诗词
摘要:每每此时,看到母亲沉浸于往事的回忆中,那无限专注的深情,我的眼眶禁不住潮湿了…… 周末送孩子上学后,去看爸妈。距离高考越来越近,近来一门心思全在孩子身上,把二老都给忽略了。   在距离家门口还有一截路程时,故意把车子熄了火,蹑手蹑脚地朝家门口走近。这阵子没来,先瞧瞧二老究竟在家鼓捣些啥呢。   猫着腰,探着头,看到:偌大的院子里,在那棵高大桐树的浓荫下,放着一个木凳子,上面坐着邻居家大妈,她脖子的一圈围着一块塑料薄膜。老妈戴着老花镜,一手拿梳子,一手持剪刀,正在给那位大妈理发。梳一下,剪一下,深情专注,动作自然娴熟,颇有些专业理发师的范儿。她时而认真地修剪发型,时而走到大妈的正前方审视,时而转到身后仔细打量。一边剪发,她俩一边唠着家常,说到开心处,还哈哈哈地笑一阵。没有专业的镜子,母亲剪发一般只能是靠眼力劲。   我走进院子:“妈,您老工作繁忙哈!”   “哈哈哈哈……死女子,你回来了,不许拿你老妈开涮!”   大妈笑了:“闺女回来了,这天气越来越热了,我这头发也长了,晃眼睛呢,让你妈给我剪剪。”   我也笑着和大妈打招呼。“没事儿,大妈,让我妈慢慢给您剪,我去做饭。”   母亲理发这本事从没有拜过师,她是自学成才,母亲先学着给我爸我弟理发,渐渐地熟练起来。从我记事起,母亲总是给邻居好多人理发,我家有个手推子,不锈钢材制,亮闪闪的,前面约有两三厘米长的锯齿形刀子,后面有两根手柄。   母亲使推子熟练在行,推头发时,随着推子咯吱咯吱响,一簇簇头发屑即刻落地,不一会儿,一个头型就大功告成,那应该是最古老的手推子了。当时我家还住在老院子的窑洞里,院子大大的,时不时地总有人来找母亲理发,那多是些村子里年纪大的老人,一年半载不出门,理发总是找母亲帮忙。每年夏天天气热的时候,那些年纪大的爷爷为了凉快,都让母亲给他们理个光头。母亲是个热心肠,专门置办了这手推子,并且有求必应,只要是有人找她理发,马上放下手头的事情,乐呵呵地投入“工作”,就这样,母亲经常无偿地给这些年纪大的亲邻们理发。   不知从何时起,大家理发不多用手推子了,当下潮流是用剪刀剪。母亲与时俱进,又学会了使剪子,比起用推子理发,技术又先进了一步,剪出来的发型明显有了层次感。拓展了“业务范围”,这样一来母亲的“顾客”自然又多了许多。并且女“顾客”增加了许多。村子里哪家儿子要订婚,女儿要出嫁,需要出席个正式场合,就会先来母亲这儿理个发。初夏,天气热了,快过年了,也会到母亲这儿剪头发,所以母亲一向真可谓是工作繁忙。   去年暑假,我回家看二老,一进门,就碰见老妈正在给一位邻居婶子理发,这位婶子一向穿着讲究,儿子在县城买了房,跟着儿子住,这次有事回来,还特意来找母亲剪了个头。可见,母亲的剪发技术那是得到了众乡亲认可的,那叫一个过硬,和县城的理发师也有得一拼喽。   每当看到母亲为乡邻们理发时,我们就打趣:“妈,给您老在县城开个理发店吧,保准生意红火!”   母亲则笑弯了腰:“不许拿你老妈开心。人家县城里人讲究,要求高。咱要是进了城,理发的人掀开门帘一瞅,原来理发师是个糟老太太,还不都得给吓跑唠!我就在咱这儿活动活动就得了。”说完,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一会儿工夫,我走到院子里去洗菜,邻居大妈的头发剪完了,她开开心心地回家做饭去了。母亲打扫了地上的头发,搬着凳子乐乐呵呵地进了屋。   母亲年纪大了,我们姊妹们经常不在家,去个邻居找她理发,老姐妹在一起说着话,唠着嗑,她开心。淳朴的乡情,似乎与现实的金钱毫无关系。   平日里哪位亲戚来了,母亲看到人家头发长了,吃过饭,保准会说,你头发长了,来,我给你理理吧。我家孩子小的时候,理发也是被母亲全包了。当时我在家乡的村子里教学,出去开会、监考时,母亲都会帮我带孩子。她在院子里铺个席子,上面再铺个褥子,放上玩具,让孩子坐在上面玩,然后她就开始给孩子理头发。一会儿工夫就理完了,孩子不哭也不闹。   如今,母亲她老人家已经七十岁了,这项工作依然乐乐呵呵地坚持着。现在她老人家又拥有了一把先进的电动推子,母亲使起来照样麻溜顺手,只是需要她理发的人却没有几个了。孩子们已经长大了,需要一些个性的发型,或者是许多时候忙于学业,不能经常去看望她老人家。母亲想她的外孙,经常念叨着:远远(儿子的乳名)小时候可乖了,坐在地上玩,我就顺带着给他理了头发。我给孩子理发,他从来就没哭过……   每每此时,看到母亲沉浸于往事的回忆中,那无限专注的神情,我的眼眶禁不住潮湿了。   我家的理发师,我可爱的老妈,为您而幸福,骄傲。只渴望您老身体康健,活到一百岁,到时候,能够再给您的重外孙理理发。 癫痫发作面色青紫没有记忆山东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荆门治癫痫有哪些医院北京军海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