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春夜,有“她”相伴(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代诗词

冬,还未走远,春,还未踏入。乍暖还寒之时,面对长夜,我坐在酒吧偏僻角落,点一瓶意大利知名庄园葡萄酒,凝视玫瑰色液体在舒缓荡漾,像是赏读纯情少女的柔曼。直到我有些微醉,直到酒吧仅剩下我独酌,“她”开始目送秋波、轻声提问:“这款年份酒,入口酸涩、入咽甘爽,继而余味悠长,是不是像史海奔流、人生坎坷的真实写照?”

我没有及时回复,陶醉于红酒特有的果香气在舌尖、口腔旋绕。凝思于那远去的岁月,数十年南北行旅,数十年采写生涯,尽管笔耕时,常伴随“三更渔火五更鸡”,尽管路途中总错过“二月杏花八月桂”,我依然在键盘敲击时,持续着青春活力,在书刊墨香中,守望着一份底色。人生须细细品味,一如这入口酸涩却回味悠长的红酒,就像窗外那略带寒凉却情意绵绵的春雨……

自此,我饮下红酒,看高脚杯内留下“嫩红色星点”,听着“她”悄声细语道来的前世今生……

随着“她”的讲述,我恍然走入法国波尔多中世纪城堡之下,十万多公顷葡萄园深处,静听千百年历史老人的沉重步履……

或急或缓,或轻或重,但始终不停顿的人类行进中,呼啸与沉寂交替,风雨与朗空变幻,一代代风流人物的悲喜结局,伴随大漠冷月、危崖猿啼、波光靓影、纷叶庄园……成为文人佳作的点睛之笔。红尘万丈,命运难控。于是,有凄楚也有诗情,有失落也有感悟,有谁能真切抚触到先哲的灵感与浩叹?谁能准确判定古人的毁誉与枯荣?究竟何物能穿越千年而历久弥新,在不规则的时代节拍下永葆亮丽?我向“她”发问,听到的是一声声轻叹。

我曾描述过白兰地在酿制过程中的坚忍与英武,香槟酒在开瓶前后的负重与迸发。然而,这两种酒,尽管都是以葡萄为原料,但前者须蒸馏而得,后者是在瓶中二次发酵而成。真正意义上的天然葡萄酒应是自然发酵形成,无愧于“充满生命活力的琼浆”。

葡萄酒,我心目中知性、貌美的才女!明丽中饱含深沉,柔光中洋溢风情。“她”的点点滴滴牵系着汩汩哲思、悠悠长史。历代品评者如潮如海,可谁敢说悟透了“她”的内心世界?

我与“她”轻声对话中,一个难以考证的年代渐渐向我们走近,一幕褪色的影像悄然展现眼前:几位执著的考古者来到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附近的古遗址,无意间,发掘出8000余年前的葡萄压榨器,引发一片惊呼,继而困惑不已,因为权威史料上明确记载:公元前3000年,苏美尔人刚刚开辟人工养植的葡萄园。若如此说,上下之间几千年空白的葡萄史该作何解释?漫长神秘的历史,莫非真的在兴衰明灭的演变中轮回不已?

此时,葡萄酒的“初萌期”,如影视画面渐行渐近。那是一幅充满童话意趣的年代,一个神话中的洪荒时期。在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里,无数枚葡萄在幽深的绿荫中,记不清迎送了多少寒暑。面对怪石嶙峋、长夏溽热、秋叶纷然、雨雪风霜,“她们”慢慢从枝蔓攀缘到丰满成熟,从鲜碧葱郁到枝叶干枯,从未放弃乐观向上的信念。

那是一个寂静的冬晨,色泽暗红、形体萎缩的果实,在带有肃杀意味的北风中,在凸显冻结状态的暴雪中纷然落地,由此,深藏于厚叶、枯枝的最底层,与略带温润感的大地长吻。久而久之,大地露出惬意笑容,因为缕缕甜香气流在土壤间悄然渗透。

又是一段漫长的岁月。在旧石器时代的一个秋晨,几个以狩猎为生的原始人,把采集到的葡萄集中在一个地窖中,以备大雪封山时充饥。不料百日后,当他们钻到地窖中取葡萄时,储藏的果实已发酵成浆汁。他们忽然感到,琥珀色液体的香气飘入口鼻,接下去,自然是争相畅饮。一时间,他们感到一股暖流飘飘然盈满全身,他们欢呼、疯狂。从那天起,一直被野兽不停践踏、被原始人不屑一顾的熟落的葡萄,被一双双火热的目光所关注。

酒吧窗外不知何时落下了潇潇春雨。雨打竹叶声,把我从远古的葡萄园中唤回。我追想着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的权威论据。

这些学者,其实既有严谨的科学态度也有浪漫的形象思维。他们通过大量出土文物和史料,特别是埃及古墓浮雕中,发现古埃及人栽培、采收葡萄,酿造葡萄酒的画面。于是,锁定了这段故事。继而推断,那些原始人为葡萄酒美味而陶醉之时,大约为公元前3000年。此时,比法国微生物学家巴斯德推出的“葡萄发酵原理”要早数千年。

春雨伴随温柔的春风,让深夜的酒吧进入梦幻般意境,我与“她”在烛光下共话,达成共识:读懂西方酒文化的品饮者,面对白兰地,像看到既儒雅又骁勇的美男;看到鸡尾酒,如旁观精心试装、形态时尚的美妇;打开香槟酒,常会被吉卜赛女郎般的狂野所震撼,而斟满高品质干红,会把她当作似醒未醒的少女。

由此,他们会用挚爱的目光注视着“她”。品读红酒的人,不会以粗俗动作举杯痛饮“抒情诗般暗红色浆液”,因为高格调品饮者不会忘记法国著名调酒师乔治·布兰德的忠告:“现代饮食时尚,倡导善待品质优秀的葡萄酒。作为侍酒师,开瓶为客人斟杯时,动作要轻盈优雅。作为品饮者,浅尝轻啜时,要显露温存,如用粗莽的举止去伤害她们,上帝都会皱眉的。”

我向“她”说,这并非是近似苛求的叮咛。翻开高星级酒店服务的专业教材,介绍葡萄酒知识的篇幅,远远多于介绍其它酒品。波尔多杯及布高涅杯中流动的红宝石般的光泽,真的不应被人们轻慢与忽略。

在人们沉浸梦境之时,在酒吧一角红烛摇曳里,当红酒中微涩的单宁悄悄刺激着我的味蕾时,当天然果酸香气让我疲惫的身心融化在难以言表的意境时,人生的艰涩、爱情的曲折、违心的应酬、无奈的境遇……都在荡漾的霞波中悄然而逝。

我告诉“她”,游走天南地北,我多次在不同规模、不同类别的酒类博物馆内长时间停留。澳门葡萄酒博物馆是我难忘的景点之一。记得当时,我通过浏览参观区的酿酒历史区、酒类收藏区以及酒类陈列区,会全方位、多视角地发现她们鲜为人知的秘密。我依稀记得,那里珍藏了一瓶1815年的马德拉酒,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葡萄酒。那天我在可供品尝的几十种名酒前与众位“美女”互诉衷肠、反复沟通。我牢记世界第一部大英词典的编者——赛缪尔·约翰逊的名言:“至今世界人类所创造的万物,没有一样比得上酒吧更能给人们带来无限的温暖与幸福。”

“她”向我说,真正意义的葡萄酒,应为100%的葡萄汁浑然天成。酿造师向诗人说,干红与干白恰如一对姐妹。她们“资质”有别,“身体素质”不同。干红所富含的维生素B、核黄素、尼克酸等微量元素大大超过了干白,品味效果也明显不同。干白只是用汁液酿造,因此所含单宁的量,较干红要低得多,远不及干红的酒性稳定,赏味期也不及干红时间长。

我听到这里,朗然一笑:“姐姐绚彩如春花,妹妹素雅如秋月。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谈论间,酒吧外的细雨声已经远去,曙色已辉映开来。我缓缓把紫红色的绒帘拉开,凝视着画梁间斜飞的雨燕、湖之畔晨跑的健身者。此时,杯中所剩下的最后一滴葡萄酒,熠熠闪光……

意识丧失双眼往上翻怎么办贵阳治疗癫痫哪家好呢癫痫病吃什么药对身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