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我家买了一辆自行车_1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诗歌
我家买了一辆自行车,这也值得一写吗?如今这年代,摩托车都快失宠了,四个轮子的轿车已经走进了千千万万寻常百姓家。因此,在进入正文之前,首先就得把题目做个说明:我家,是指我“成家”之前的那个“伙家”;自行车呢,是一辆二手车,长春产的白山牌。为了写这篇文字,我还进行了一番认真的考证,那是四十多年前,1974年冬天的事了。   那个时候,我们哥几个都没“成家”,与父母挤在两间通连的大炕上,由母亲给我们搅大锅粥。算上父亲这个“半拉子”劳动力,一家八口人,有六个在生产队里干活,全队的工分有十分之一是记在我们家的账上。在外人看来,人强马壮,买辆自行车算个啥呀!   其实,那个时代的工分值很低,我们队的劳动日值多少年来都在五六角钱之间徘徊。然而就是这等水平还得算是很不错的了,就拿1974年来说吧,据我们大队书记在社员会上公开披露:那年我们全县就有二十五个生产队的工分值为零,甚至还有“倒赔”的。有的生产队即使不是“一分不值”,干一天活只能挣个三毛两毛钱的也比比皆是。至于什么原因,此文就不多说了。   我家到年底决算的时候,能分得两百多元钱现钞,这足以令全队的社员们刮目的了,其实这些钱也仅仅够买一辆自行车的。如果真的一鼓作气买了,那么这一整年的花销就没了。再说自行车在我家当时还算不上是急需的东西,所以我们只能今年盼明年,一年盼一年。   那年冬天,场院的活计结束以后,绝大多数的社员都被派往西河去刨河底的淤泥,作为当年农业学大寨的具体项目。西河距离我队十多里地,人们得扛着十多斤重的大镐,一天走一个来回。就这样,我队第一辆自行车应需出现了,这是一辆除了车铃哪块都响、眼看就要散架子了的破车。车虽破,也比徒步强,于是,有了第一辆就有第二辆。最终全队有了四辆自行车。   最后的那辆车是从商店推出来的崭新的白山牌加重车,是副队长买的。副队长家里其实没有闲钱,但是此人争强好胜,虚荣心极强。他是我们这支刨土大军的领队,每天虽然不用扛大镐,却也得扛着一把铁锹和大伙一样,一步一步地量距离。看着骑车的人洋洋自得地擦身而过,心里总感到很掉价,于是托大队的纪书记给买了一辆车。   崭新的车子骑了不多日子,副队长忽然急卖这辆车。我估计他买车时一定是借钱买的,临近春节了,人家要钱。这先生一天找我两三趟,非要把车子卖给我。并且说你若不买就借给我两百元钱也行。那时候,各家的经济命脉都在人家的手里握着,年终分配尚未兑现;况且我家的政治地位正在人家的胯下,咱平常没事也是惧人三分,何况是人家找上门来。全家人经过反复掂量,最后决定买下他的这辆车。在商讨价格的时候,更是不敢争不敢讲,要多少给多少。副队长说,为买这辆车搭了不少人情,这就不用算了,你就给个车子的原价吧,我这有发货票。我连连说行。好么,等于我家买的新车子让人家白骑了头场。   车子推回家来了,支在堂屋地上。我们哥几个晚上趴在炕上,下巴壳担在枕头上,望着那辆车,舍不得吹灯睡觉。我心里想,这辆车子真是我家的了?第二天天亮睁开眼睛,先看看那辆车子还在不在。一看还在!真是我家的了。   喜爱心爱加酷爱,都不知怎样保护它好了。我买来几卷塑料条子,把能缠的地方全缠了一遍;还买了一盒上光蜡,把瓦盖和链盒子涂得锃亮;脚蹬子钉上胶皮,胶皮边缘还剪成锯齿形;最后又买了两个彩毛环,套到前后轴上。就差两个轱辘没法保护,恨不得也包起来。晚上放在哪儿也不放心:小仓房的门窗不结实,怕被人撬开偷了去;放在屋里,又怕热气把车圈熏上锈了。只可惜被窝里放不下,不然,我非搂着它睡不可。   当时我家除了我,诸弟还都不会骑车子,马上抽空练!很快就都学会了,车瘾也都练出来了。于是我又以家中第一常委的身份召开会议,制定了一条规矩:没有必要的事,不准随便骑着玩。   但是最头疼的是外人来借。特别是副队长,车子卖给我们了,还像他自己的一样。你敢不借给他?还是那辆车,这回骑起来却不用心疼了。借车的人都找我,借给了交不下哪位;不借却必然是得罪人。有一次副队长又来了,远远看他进了院子,我二弟把车锁咔嚓一下扣上,拔出钥匙走了。我怎么说?我能说钥匙让我二弟拿走了,你找他去吧!我只能说车子有毛病了,等修理好了你再骑吧。副队长转身走了,能满意吗?以前借给了多少次,只这一次没借就前功尽弃了。   最终我只得忍痛赔钱将车子卖掉。在自行车归我家所有的这段时间里,自家人还没有外人骑得多。   有癫痫病要怎做好治疗工作呢武汉有看癫痫病的吗癫痫病是如何引起的.黄冈癫痫公立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