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剃须刀的故事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诗歌
“娶个能成媳妇,你就别想消停,朋飞,要不咱俩换了”万主任色迷迷地说。   听到这样的话朋飞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反映,一是妻子漂亮能干,是男人都会惦记,二是自已这个工人还真是配不上她,得处处小心戒备。   蕾蕾是县城二中的一名数学教师,也就进城三年多,结婚之前在一个农村小学任教。是朋飞的二爸托当了局长的老朋友把她给弄进城的。   都快十一点了,五岁的儿子亮亮对妈妈的回来表现得更加兴奋,拿着妈妈买的电动飞机在床上跳上跳下。朋飞把妻子的几件衣服洗完挂在阳台上,坐在沙发上。   他看着娘俩闹着,妻子蕾蕾三十出头,个子不高,圆圆的脸,金黄的头发散到肩膀,此时她穿着吊带,两条雪白的胳膊露着,坐在床沿上,朋飞的眼光在妻子的身上游走,今晚他突然发现妻子就像电视上的明星一样,那时而晃动的两个浑园的乳房让他迷醉。   儿子总算安然了,爬在蕾蕾身后睡着了,朋飞小心翼翼地抱起儿子到另一个房间,他轻轻地将儿子放下,然后悄悄地出房间,啪,亮亮的玩具枪被朋飞给撞到地上。   亮亮竟翻个身睁开了眼,“别走,我怕”,妻子不在的半个月,朋飞和亮亮住在一起。   “不走,我去关灯”。   当朋飞再次回到自己房间时,蕾蕾已经睡了,他匆匆摔掉衣服,跳上床,像只饿狼一样扑了过去。   尽管朋飞动手动脚,被子里蕾蕾却并没有他想像的那样激情燃烧。   “不要啊,我这几天太累了”蕾蕾转过身,又开始响起鼾声。   “不,我太想你了,脱了吧”。朋飞的手再次试图退去蕾蕾的内衣。   “你是野兽啊,还让人睡觉不”。   触摸着蕾蕾的背,朋飞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生活又回了正轨,朋飞没有了接送亮亮上学的差事,因为孩子就在妻子蕾蕾学校附近的幼儿园,全天妻子带着。   朋飞的厂子是在周二休假,他照例要做一下家里的卫生,毕竟妻子是学校的骨干,周内早出晚归,夜猫子一样,周六还要补课呢,。洗完了衣服,他又整理柜子。   突然一个精致的黑色盒子出理在妻子的一摞衣服中间,他小心地取出来,飞利浦RQ1150干湿两用电动剃须刀,好东西啊,朋飞的心一下子跳起来,他想到自己那把飞科牌的刀都用了五年了,老是夹毛,和人家这飞利浦比可差得太远了。   她咋会买这个呢,要说买个衣服啥的,朋飞信,这电器东西蕾蕾是从来不过问的。   莫非……,朋飞不敢再想了,他的心似乎要跳出来了。   蕾蕾这几年工作变化很快,先是初一,然后是初二,现在都成毕业班的班主任了,朋飞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   自从妻子转到初中,成了骨干教师,似乎他们没有原来那么亲近了,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是很多。   眼前这剃须刀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抽了几根烟后,朋飞又原样把剃须刀放回地方。      初三的工作让蕾蕾一下子感觉老了几岁,最近又是初三学生会,班主任,正像朱校长会上说的,今年一定要打一个教学质量翻身仗。   带上毕业班,要歇等过了明年六一再说。   这次去教院学习,是蕾蕾难得的一次机会,因为初三老师一般是不会外出的,十多天学习虽然紧张,但毕竟不用面对考试,批改作业这些工作。   这次出门一定是难为了丈夫,十多天来她总会想起亮亮,还会想到朋飞,说心里话她当初是看不上朋飞的,但七、八年的生活让她不得不正视这个男人,没有功劳总有苦劳的,爱情毕竟是虚幻的,生活才是真实的。   想起那天在省城最繁华的街道买剃须刀,蕾蕾就感到是大手笔了,一行七个人沿着汉城湖转了两个多小时,午后的太阳多么惨烈,同伴们都急着回校休息,她却突发奇想,要给朋飞一个惊喜。   出门一趟带个东西总是好的吧,一个月后就是朋飞的生日,想到朋飞的那个飞科剃须刀每次夹得他大叫,她就心疼。   四男二女前呼后拥地陪着蕾蕾进了国美商场,有男士做参谋,蕾蕾很快搞定,而且不惜血本,花1300元整下了这个飞利浦。   一切都在暗中进行,蕾蕾好像看到老公看到这个硬头货,一定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地跳起来。      怪事了,都一周过去了,朋飞一个人在家时就要到柜子里检查一下,东西还在。   好像家里埋了一枚定时炸弹,朋飞心想这东西如果被妻子弄回来直接送给别的男人也许更好,眼不见心不乱吗,怎么就在自己眼前晃,他这几天心里老是想着三个字,飞利浦。简直是一把飞刀呢,正稳稳地扎向自己的心。   下午下班后,朋飞叫上最好的工友来到了一个小饭店,“今天是小弟的生日,你就捧个场吧”。   周明本来有事的,听朋飞这么说也不好拒绝了。   两个人要了三个菜,一瓶太白酒开始干起来。   “生日快乐”。   “快乐,喝”朋飞举起杯子一下就是个底朝天,“活着有啥意思呢,还快乐。”   他的两眼模糊,似乎看到蕾蕾正朝着另一个男人走去,手里是那把精致的飞利浦。   “喝,祝我生日快乐啊”他把酒瓶索性拿起来递给周明。      好不容易熬到下了晚辅导,蕾蕾带着亮亮回到家,朋飞还没有回来,蕾蕾终于有表现机会了,她进厨房打开了天然气,心想老公辛苦了,不是我不想做饭是真累了。   亮亮极少见妈妈做饭也跟前跟后的跑。   “妈妈做的好吃啊”看着儿子用手抓盘子里的菜往嘴里塞,蕾蕾郑重宣布:“今天不能乱来,得等,因为今天是你爸爸的生日”。   蕾蕾取出那把飞利浦RQ1150干湿两用电动剃须刀摆在餐桌上。      朋飞几乎是被周明背着进来的,一身的酒气。蕾蕾赶紧把朋飞扶到床上。   这生日晚餐是没法享用了,蕾蕾把剃须刀拿过来。亮亮也试着用纸给爸爸擦嘴。   “生日快乐,喝啊”朋飞嘴里叨叨着“我快乐个屁,我还算男人吗”。模糊中又是那把飞利浦,他一把抓过去,重重地砸向地面。   “我叫你骚情,我叫你贱。”   飞利浦分三块静静地躺在地上。   武汉治疗癫痫的好方法有哪些呢山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洛阳治疗羊癫疯去哪里好拉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