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细雨人生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红色经典
摘要:我们一生会遇到无数场雨,重要的却只有那么几场,无论酸甜苦辣,都一样重要。 我对雨的情结还要从那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说起,这句小时候学过的诗文一直在我脑海中,从来没有忘记过。刚学到这句诗的时候倒是没这么多感觉,那个时候只是和唱歌一样将它大声朗读出来,感觉朗朗上口。   我们小时候最喜这样,那时乡下的学校普通话还没有那么普及,老师们讲课也不是标准的普通话,孩子们读课文也不是用普通话读,而是和唱的一样,有的读的滚瓜烂熟的,很快速的读,然后再伴上腔调,简直就是现在所说的“饶舌”。当然,就是这些方言和普通话结合起来的“通普话”,让一个个没有优越条件又喜欢读书的孩子们也学会了读书写字,让他们也拥有了去拥抱梦想的资格。他们很感激那些在艰难岁月中教给他们知识的老师们。我到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千佛山,大明湖和趵突泉,是济南的三大名胜”,在这个地方,文字的局限性暴露无遗,要是我们面对面坐着,我还能给你用当年的腔调唱一遍,让你更好地去体会专属于我们的“饶舌”。   随着我慢慢地长大,有一天早晨,我起床到了外面。地上湿漉漉的,路上虽没有泥巴,但如果你要是到田里去走走鞋上肯定得沾满泥,显然是昨天晚上下了雨。我忍不住多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吸进去的空气就好像良药一样,滋润着我鲜红色的气管和肺叶。水洼里的水被太阳照的闪闪发亮,仿佛藏在坑里的一颗宝石。向日葵抬起美丽的头颅看向东边的原野,它是世界上最忠诚的情人,它和自己的爱人总是遥遥相望,总以一张可爱的笑脸面对着太阳,直到它老的头也抬不起来。鸟儿挤在电线杆上,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时不时也因为小事而互相打斗。几棵梨树静静地站在园中,孕育着果实。梨树周围种着几株甘蓝,甘蓝周边的叶子上有几颗透亮的露珠。一颗小小的豆芽成功的抓住了我挑剔的目光,它显然刚从湿润的土里冒出头来不久,你要是凑近了,可以看到芽茎里好似有水在流动。我盯着那颗小豆芽的时候我便忽然明白了“润物细无声”的意思,从那个时候起,我再也没有忘记过这句诗,我便对雨有了感情。   和雨有关的还有彩虹,但在当地,人们不管那条彩带叫彩虹,而是一个特殊的称谓——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用这么个称呼,我想是可能因为是天上降下来的,所以才管那个叫降吧!夏天最有趣的是雷雨,最讨厌的还是雷雨。有趣是雷雨之后便有彩虹,讨厌是可能人们刚走到田里,下起了大雨,等走到家里,浑身湿透了,雨又停了。我也遇上过一次这种情况,不过我倒是没多大的抱怨。这个时候我要感谢苏东坡老先生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当时我还没有东坡居士看透世事的境界,但是我却从他这几句词里读出了反正都淋湿了,抱怨也没用。我就高高兴兴的回了家,到家还被担忧的父母好一顿责怪。   雷雨过后,彩虹和往常一样如期而至。每个天真的孩子都会指着那条美丽的彩带问家里的大人——那是什么?我也问过我的奶奶,奶奶赶忙把我的手拉下来说道:“不能指,小孩子指了降,手指会肿的!”当时的我看到奶奶认真的神情,我还真相信了。所以后来,我都没有用手指过彩虹。可是现在我敢指了,机会却不多了。故乡的彩虹不多见了,就连故乡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呢!但我总是挂念着,人活着,总有些东西不能忘记。有人说记忆是人痛苦的根源,但我觉得,记忆也是人幸福的根源。生活给我所留下的记忆中,幸福的还是占多数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不幸福的也会变成幸福的。至少我自己是这样的,我从来不会用自己的想法或者感受来说别人也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别人的记忆到底是痛苦的还是幸福的。   故乡的雨总是甜的,童年的雨也总是甜的。甜了当年,一直到如今。小时候一直向往着走向大城市,可是如今,反倒觉得故乡的悠然更加动人,至少早起的世界是安静清新的。或许是我这人喜欢安静,不太热衷于吵闹。   我第一次尝到雨是咸的,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在一个毕业季的下午,我拿着几本书去了教室。刚坐下不一会儿,外面便哗啦啦的下起了雨。雨声扰乱了我在纸上的视线,我抬起头环视了教室一周,往日总在老地方埋头苦读的同学今天居然没来,教室显得空荡荡的。从没关上的窗子里吹进来几缕凉风,在盛夏我居然感觉到了浓浓的秋意,我将外套穿上。看着窗外的一棵法国梧桐树,听着雨滴在叶子上的声音。我尝到了今天的雨是咸的,里面好像混杂了些毕业季的忧伤。   这总是个让人既高兴又伤感的时节,我们在学校总想着毕业,可真到了那一天,总还是有着些许不舍,感觉学校的一株小草好像都比平常更可爱了。每一个美好的青春都在美丽的校园里度过,这里永远有着年轻的面孔和一张张笑脸。那儿之所以让每个人都难以忘怀,是因为里面不仅有我们辛劳的汗水,还有珍贵的友情、纯洁的爱情。   我看见通往教学楼的小路上有几个毕业生在拍照,尽管下着雨,他们却没有因此而显得沮丧,每个人脸上还是洋溢着笑容。因为他们不想在这最后的日子里匆忙的跟朋友告别,大家都想在一起多呆一会儿,好像还跟刚认识一样有说不完的话。拍完了他们也没走,在那条小路上徘徊着,当然雨还一直在下。那条他们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的小路在如今却能让他们驻足许久,我想这就是感情吧!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美好的东西,抓不到也看不见,就好像空气一样,弥足珍贵。   我将目光移向了别处,教学楼上贴着老师送给毕业生的话——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雨渐渐地小了,等我回过头来,那几个毕业生也不见了踪影。他们也知道,终究要离别,我也知道,最后都要走。没有人可以在人生的路上停留,无论是悬崖峭壁还是光明大道,都要一直走下去。当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幸运的,我们都不是一个人在走,路途虽然遥远,但并不孤单。   我知道,每一次细雨的洗礼都会让我们成长。我们将感情寄托给雨,雨将他们带到地上,让他们生根发芽。我们一生会遇到无数场雨,重要的却只有那么几场,无论酸甜苦辣,都一样重要。   癫痫病怎么样才能治愈武汉羊角风治疗哪家权威石家庄市专业的儿童癫痫医院西安癫痫病医院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