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雪村(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红色经典

雪,在灯火初亮时,光临了小村,黑暗中,密密匝匝下了一夜。

清晨,东方的一缕鱼肚白引来小村第一声啼鸣,不知谁家大门吱吱打开,推开门前雪,惊走墙外老槐树上冬鸟的俏影,枝桠上薄薄的积雪簌簌跌落,细小的雪花随晨起的风飘零,落到哪里,都是绵绵的、白白的雪地,如一滴水跌入大海般,了无踪迹。

蹒跚的人影,从墙角的雪垛下,掏出几根干干的柴草,一会儿,小村的上空飘起了袅袅炊烟。

雪后的清晨,总会早早走出温暖的眷恋,来到小街,却发现,早已有零碎的脚印,叫醒梦里小村,捻亮了清晨的阳光。想起谁说的一句话:不管起多早,你的前面总有行路的人。看着那些深深浅浅的脚窝,不知如此深的冬,如此冻的雪,谁是那个前无路人的人,然而,凌乱的脚印,已寻不到最初的一个。不过,正是这些凌乱的脚印和稀稀落落踏雪而过的人,让人看到,雪后的小村如往常一样,已经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喜欢在清晨雪的世界漫步,穿过熟悉的小巷,路过一个又一个院落,侧耳听听,似寂静无声,透过门隙,又似有悉悉碎碎影动。也许,这样的雪天,还是有更多的人恋着室内的温暖。瞧,攀爬在矮墙上的枯藤,尽管再也扬不出绿色的枝条,都像在奋力往院落里去了。当然,也有和我一样,喜欢外面清冷的世界,而不惧风雪过后的严寒,像那只悠闲的公鸡,此时,正在覆满白雪的墙头上来回散步,看见有人走过,顿时停下脚步,它看着我,我看着它,好在已是成年人,如果是小时候,一个雪球就让它仓皇逃窜。

也许是离开小村太久,在公鸡高傲的目光下,竟然变得有些拘谨,连前面的雪坑都没瞧见,一脚踩下去,“扑通”坐在雪地上,不想,却引来它高亢的啼鸣。

是昨夜的雪落的太厚,小村无处不被雪覆盖,连日常行走的小路也在雪中漫延着边界,误导了人的视线。不过,总算与雪有了一次亲密接触,拍落身上的雪屑,手心凉凉的,依然是记忆里雪的温度。

从小就喜欢落雪的时候,因为平日里乱乱的一切都被白色掩盖,走在雪地里就像走在绵绵的锦缎上,小心翼翼,生怕扯裂了,玷污这纯纯的白。也总会找一处最洁净的雪地,攥一个小小的雪球,让它在手中慢慢溶化。雪水顺着指尖跌落点点水滴,在雪地上溅出小小的雪坑,像开在雪地上的梅花。

梅花好像应该与雪结伴而开,然而,在寒冷的北方,雪中红梅无处可寻,故也没有红梅映雪的绝美景致。但雪用它独有的素白容颜,千变着姿态装点小村大街、小巷、墙头、角落,无论是柴草垛上的白色披肩,还是蔬菜残叶上掩着倦容的雪帽,都让那抹素洁的白成为北方冬季里最美的颜色。小村变得到处雪绒铺地,哪里都是那样的美丽无瑕,哪里都像开满玉树琼花。而小村的人,生活在这样洁净的世界里,心无杂尘,纯朴如天然的美玉。

不知何时,小村开始热闹起来,街上响起铁钎铲雪的声音,房上也隐隐约约走动着人影。怎么忘记了,雪后清晨,随着太阳升起,小村的人便开始清理路上和房上的积雪,自已出门前应拿上一把铁钎或扫把才好。虽然不能像小时候一样,拿着铁钎满街跑,不为了扫雪,而是和小伙伴们堆雪人、打雪仗。现在,看着别人都在动手铲雪,自已手上空空不免有些不好意思。硬着头皮走上前,打着招呼,都是最熟悉、最亲切的乡人,想拿过村里辈份很高的一个小奶奶手中的铁钎,却被极力挡回:难得回家一趟,多玩玩。小奶奶的话让我脸上有些窘窘的,搪不过村里人的热情,只好放弃和他们一起铲雪,别过,向另一条街走去。

虽然外界物欲横流,让人与人之间多了无数隔阂的理由,但在乡下纯朴的小村,各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事,还是很少出现。平日里,左邻右舍总是结伴去干活,你家的,我家的,分不出个彼此,或者,不用你言语,顺手能帮的事都悄悄的做了,记忆里的温馨,永远是小村人有说有笑、欢乐和谐的一幕。

记得,上小学六年级时,外婆生病住院,那年的冬景非常难熬,爸妈在医院看护外婆,家里只有外公一个人照顾我们三姐妹,还要管理家里的牲畜,好多时候都是我们自已照顾自已。那一年,一夜大雪,隔断了所有出村的路,在外村上学的我和姐姐依然要准时上学,摸着黑推开院门,发现,门口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清出了一条窄窄的雪路,寒冬的清晨,这条小路让我们姐妹心里暖暖的,心里也在疑问,是谁?也许是年纪小的缘故,过了也就忘记寻问,至今,也不知道那份暖是何人相送。

慢慢地长大后,才真正的明白,乡人的纯朴无处不在,而这些温暖别人的纯朴在小村人的心里是那么的自然而发,不带一丝的做作:雨来临前,即使家里没有人,房上晒着的粮食也不会饱受雨淋,邻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会拿着雨布帮忙遮盖;雪后,上了年纪的老人根本不用担心,雪化湿了房顶,早有年轻的后生会在房顶忙活。

走在街前巷尾,哪里都是那么的熟悉,哪里都有些许清浅记忆,让人留连。雪在脚下踩得“吱吱”作响,想着、看着,不知不觉已来到村外。几步之遥,田野突然出现在眼前,拉回还在神游的思绪。记忆里,雪后田野是小村最美的景致,今天,再次站在田边,依旧被眼前的景色陶醉:淡淡的阳光下,麦田覆盖着一层起伏的雪被,倒映着亮亮的晨光,白茫茫一片,偶尔一叶麦叶从隆起的垅上探着头,似在给下面的姐妹传递着信息,雪的信息,阳光的信息,还有春天的信息……

光顾贪婪的直视雪中麦田,结果被雪地上反射的阳光刺着眼晴,竟有些微涨的感觉,不得不轻闭一会儿,再次睁开,发现,远处的大路上,早有小村的人三三两两的在雪中散步。乡人们有雪后看麦田这个习惯,小时候,外公也是很早就溜达到村外的田野,而我也总是那个跟屁虫。

此时,那些大人背后的跟屁虫也如自已儿时一样,正在麦田里疯跑,你追我赶,成了雪里的精灵,麦田的践踏者,还有几只兴奋的狗儿来凑热闹,跟着孩子们在雪地上狂奔,飞扬的雪屑中,温情且浪漫的撕咬着。这时候,大人们是从来不会训斥的,自顾在田边谈论着来年的收成,或者蹲在田边看看雪有多深,因为,此时的麦田不怕踩踏。

逝去的岁月已走远,可对小村的记忆还是那么清晰的印在脑海,虽然已经离开小村十数年,但此时走在雪后的的小村,那些记忆,依然像一首首老歌被深情唱起,没有现在的时尚与激情,是那样的沉稳、安详。也许,就是这些纯净的记忆,让自已时刻不忘曾经的小村生活,每当静下来时,那些缕缕飘在朝阳里、夕阳下的炊烟,那些夏日里的蝉鸣,那些秋日里的丰收笑语,成了人生中不可缺少的回忆。

行走的脚步总会停下,心累了也会停歇,停在哪里,小村,永远是心中的站台。

回首,雪的洁白,盖住了小村所有颜色,让沉静的雪村,热闹的雪村,如一幅幅从天上飘落的画卷,在阳光下徐徐打开,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永远!

郑州治癫痫哪家正规癫痫发作时会意识丧失怎么办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武汉市比较好的羊癫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