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八一】乔装虎穴取枪支(散文·旗帜)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经典话语

1948年9月15日浙东游击队金萧支队正式成立,此时我解放军消灭蒋介石军队已进入战略反攻阶段,为配合我解放大军,金萧支队先后进行了七次外线主动出击,同时开展了挖解敌军自卫队的工作。

1949年3月2日经我金萧支队内线报告,分水自卫队有两挺轻机枪和六支步枪,在杭州国民党保安司令部修械所已修理完毕,可以提取。得知这一信息,金萧支队领导又兴奋又担忧,兴奋的是可以借此机会搞到枪支,因为部队太需要武器了,支队绝大部分武器装备都从敌人手中夺得,有了这批枪支,可壮大我金萧支队力量。担忧的是分水自卫队起义在即,如果拿不到这批枪支,等于到嘴的肉没有了。到敌人心脏取枪是要担一定风险的。金萧支队领导经慎重考虑,决定让王一平冒充自卫队副官褚忠武,带三名战士去杭州取枪。因为褚忠武是我党卧底,也是国民党分水自卫队中我起义骨干,当时褚忠武因另有任务不在队部,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自卫队起义在即,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金萧支队领导决定冒一次险,把虎口取枪这个重要任务交给了王一平,由他带领战友蒋一飞、赵樟校、周行深入虎穴去杭州取枪。

为这次金萧支队能顺利取枪,内线已做了大量工作,搞到了盖好关防取枪的提货单和四套自卫队官兵军衣和符号,自卫队内部一起义人员洪菊生和我金萧队员共五人一同前往杭州,临行前在石门支队部,支队长蒋明德对他们一行寄于厚望,嘱咐他们必须注意的事项,盼望他们人枪都能安全胜利归来。

带着战友们的重托王一平一行上路了,这时他的角色是自卫队副官褚忠武,到了富春江边乘上了去杭州的拖船。让王一平没想到的是开局并不是一帆风顺,总有不可预料的事发生。王一平原以为就他们这一条船,没曾想船老大把他们船并列到与另一条船同行,更不巧的是,并列的这条船上有十几个货真价实的国民党兵,更让人揪心的是,这批兵里有一个身材魁梧背着驳壳枪的人,就是分水自卫队的,他认识我们反正过来的起义人员洪菊生,俩人用山东话闲谈起来,这位大汉问洪菊生:“你们上那去?到杭州干什么?”盘问中不由让王一平与队员们紧张起来,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突然出现的情况。王一平向队员们使着眼色,他用眼神告诉队员们保持镇静,以不变应万变。洪菊生硬着头皮回复大汉问话:“我们奉县长命令随褚副官到杭州办事。”洪菊生支支吾吾的回答引起了对方怀疑,大汉露出了狐疑的神情,此时的王一平心里直打鼓,万一他这个冒牌货被认出来不是自卫队副官褚忠武怎么办?王一平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各种处理办法在脑海里飞过,完不成任务怎么办?当两艘船靠拢的时候,这位大汉突然跨到我们队员这条船上,他眼睛直瞪瞪地钉着洪菊生说:“你们褚副官呢?”王一平一听不由心里咯噔一下“不好!”洪菊生见大汉逼得紧,只好手指着王一平说:“就是他。”王一平与山东大汉俩人默默对视着,空气一下子凝固起来,大有剑拔弩张之势,其余四个人紧张地看着他们俩,大家默默地握紧了拳头。正在这时大汉开口了:“你们情况我猜到了,不必惊慌,过去我在山东参加过武工队,被国军俘虏,后来跟了项县长。今天我送县长太太到杭州去,安顿好她们,事情办完了,我会跟你们一道去的。”听了大汉这一番表白,王一平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怕中敌人的诡计。当大汉问他们一行今晚住那里,他事办完了好找他们,王一平留了个心眼,顺便说了个假地址给他。事后王一平才知道,这山东大汉叫郭纯儒,是分水县长项作梁的卫士,他是真心要参加革命的。

王一平一行到了杭州南星桥码头,选择了一个叫“公盛”旅馆住下,王一平怕人多目标大容易暴露,就让赵樟校、周行两人留在旅馆里,万一有个闪失,也有回去报信的人。他自己和洪菊生、蒋一飞到杭州中山南路国民党的修械所去领枪支。修械所门口有士兵站岗,王一平环顾四周发现,修械所是一座大院子,左边是一排办公室,右边是仓库,为安全起见,便于有情况互相有个照应,王一平让洪菊生、蒋一飞守在院内,他自己孤身一人到办公室去办领枪手续。

当王一平一只脚刚跨入办公室时,不由心里一惊,发现已有五年没有联络的高小同学何兆奇也在这里,他的面前放着三角尺、铅笔、图纸好像正在画着什么。此时的王一平忐忐不安地用眼睛扫了下室内,发现右边坐了个50岁开外的老军官,看样子他是负责取枪办手续的人。王一平吸了口气先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神静自若地走上前去向老军官递上了取枪的提单和取枪证,那个老军官慢腾腾看了下取枪的提单和取枪证,抬起头来说:“还有分水县取枪公文呢?”王一平心里不由颤动一下,遭了!但他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说道:“没有交给我取枪公文啊。”“没有?那就回去把公文补来再取枪。”老军官不由分说让他们回去。这怎么行啊,分水县自卫队一起义,这枪就领不出来了,领导分配的任务不能完成,这一趟不就白来了。王一平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编造了一条让老军官信服的理由:“当前共军经常兵临分水城下,形势非常紧张,我们部队武器短缺,县长很着急,匆忙间漏了一件公文,我们先把枪领回去,再把公文补回来。”老军官看王一平态度诚恳,大家都为国军办事,终于同意网开一面通融一次,将一个登记本推到王一平面前,让他填写提枪人姓名、职务、单位。老军官看王一平写得字像个读书人,在他脑子里共军都是泥腿子,只会打游击不识字,根本写不出这么漂亮的字,也就放心地开出仓库提枪的条子。临走前王一平飘了一眼正在埋头工作的同学何兆奇,发现他并没有认出自己,也就放心地走出办公室,向仓库走去。

王一平带着洪菊生、蒋一飞到了仓库里,王一平向管仓库士兵递上了提枪条子,领出了两挺轻机枪和六支步枪,用麻袋包好,梱成四大梱,三人按耐不住激动心情,大摇大摆地向大门走去,本以为大功告成,半路杀出程咬金,门岗说什么也不让他们一行人出去,说带着武器一定要有出大门的条子,否则不能放行。王一平怕纠缠下去夜长梦多,无奈之下,王一平只好返回办公室开出门条子。

回到办公室王一平发现只有何兆奇一人,老军官不在,王一平装做刚发现他的样子与何兆奇寒暄着,请他看在老同学的份上赶快开出门条子,正在这时同办公室的老军官返了回来,发现王一平在办公室感到奇怪“还有什么事?”顺便看了下何兆奇写的条子“兹有分水自卫队副官王明山……”老军官露出了怀疑的神情,此时的王一平连连叫苦,他原来的名字就叫王明山,参加革命后改为王一平,自己暴露出身份事小,已领出的枪支再回到虎口手中事大。急中生智王一平对着何兆奇说:“错了!错了!兆奇你怎么把我表哥的姓名写上去了?要写‘褚忠武’”王一平话音刚落,何兆奇与老军官惊奇地看着王一平,王一平转向老军官说:“我同兆奇刚才正在说着我表哥王明山的事,我表哥王明山现在还在广东服役,他脑子里还装着王明山,把我‘褚忠武’的名字也写成‘王明山’了。”听王一平这么一说,何兆奇猛然醒悟,如果按实写,在这个地方岂不是要自己同学王一平的命?他连忙帮王一平掩饰:“啊!真昏!把你的名字都写成‘王明山’了。”他立即把条子撕掉,另外重新写了一张,老军官也没再说什么,真的好危险,这次总算安全地蒙混过去了。开好条子王一平对同学何兆奇充满感激的一笑,何兆奇心领神会地将王一平送出办公室。王一平与战友回到“公盛”旅馆与留守在这里的赵樟校、周行会合,五人对到手的武器爱不择手,乐不可支,那个兴奋劲比消灭敌人还高兴,大家商量着怎样尽快把这批武器运回去,有人主张雇个民船连夜赶回去,王一平毕竟战争经验丰富,考虑比较全面,他认为租民船逆水而上速度慢,沿途码头会遇到国民党军警的检查,不乘大船而乘小船会引起怀疑,不如堂而皇之乘轮船反而较安全。王一平想法得到了战友们的认同。同时大家想到为这批武器能安全送到根据地,能有个运枪证明更为保险,王一平自告奋勇地说:“那就到修械所再跑一趟。”此时的王一平早把个人生死置致于渡外,一定要把这次部队交给的任务完成。他赶到修械所被告知运枪证得到保安司令部去开。王一平又匆匆地赶到保安司令部,凭着他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与一身军官军装通过了门岗,一进门不由让王一平倒吸了一口冷气,三个穿着绿色人字呢的军官被反绑在梧桐树上,王一平心头不由一惊,他这个冒牌货一旦露馅,不就成了这梧桐树上第四个人了么?王一平心呯呯地跳着,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在修械所偶遇同学何兆奇,在这里总不会再这么倒霉遇上熟人吧?想到这里王一平泰然自若了许多,他找到了管开运枪证明办公室的工科办公室,工科办公室军官开始因为王一平,拿不出申请开运枪公文不肯开给他,在王一平好说歹说下,工科办公室军官动了侧隐之心,大家都是为了混一口饭吃,就把运枪证明递到了王一平手上,王一平深深地向工科办公室军官鞠了一个躬。

第二天早上,他们一行背上领来的枪支乘上了早班轮船回去。开船前国民党军警上船检查旅客行李货物,唯独对他们一行另眼相看,没有来查他们所带的麻袋,主要是他们这一身军装起了作用,否则又要起一番周折。检查完毕船开了,王一平与战友们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到了船上有点忘乎所以,悠闲地吃着牛肉干与瓜子,看着当天的《东南日报》议论市场行情,通货膨胀,时不时地还流出几句英语,他们的举动招来了船上乘客的注意。这时,一个身穿黑色呢衣,头戴礼帽,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一个国民党政府官员模样的人前来盘问他们,王一平与战友们松弛的心再次被紧绷,好在王一平回答滴水不露,又一次地化险为夷,虽然这个国民党政府官员有疑惑,但最后还是放过了他们,因为实在找不出有什么特别像共产党人的地方,倒是更像国民党军队的人,从打扮到言行。

船缓缓驶向富阳,离根据地更近了,王一平与战友们按纳不住内心的喜悦,就要到家了!船到了富阳码头,五个背着驳壳枪的警察上船例行检查,王一平与战友们立刻提高了警惕,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否则前功尽弃。船到了场口,这五个警察挨个检查旅客行李,王一平与战友们故意留到了最后,等待船上旅客全走完了,他们立即突然上岸向30米距离的桑林快步走去,因为进了树林就是我们江南县的根据地。等到警察们反应过来大喊“站住!”王一平与战友们早已消失在密林中,警察只好盲目开枪不敢追赶,怕有人接应,中了埋伏。

王一平与战友们从虎口取回的枪支,部队领导在江南县窈口区的横搓实弹验枪,性能完好,清脆的枪声让王一平与战友们感到无比欣慰,手中又多了杀敌的好武器。部队为表彰王一平与他的战友们,机智勇敢虎口取枪,授予他们“接收先锋”的光荣称号。不久金萧支队外线出击开始了,这些从虎口中取回的枪支,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它们伴随着金萧支队从一个战役走向另一个战役,为解放战争立下了汗马功劳。

甘肃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西安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济南最正规的癫痫病医院选择治疗癫痫病医院应该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