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风恋】刺猬蛋儿(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精华作品

在故乡,刺猬是被唤作“刺猬蛋儿”的。这样的称呼,既被用作人名,也用来称呼刺猬。乡语中多儿化音,以“某某蛋儿”唤之,便是一种爱称了,足见乡人对于刺猬的喜欢。

我初识刺猬,是在中药铺子里。说是“刺猬”,其实仅是见了巴掌大的一块儿刺猬皮,被药铺当作一味中药悬挂在铺中显眼处。以乡人的传言,说刺猬肉是治疗胃病的佳品,而刺猬皮能治啥病是我所不知道的,很是好奇他们为何要挂一张密布了刺的皮在那里,许是有些招引顾客眼球的意味在里面吧。

那时我始刚上小学,并未见过生生活着的刺猬,而上学放学必是要经过小镇大街里那一家中药铺的。每每路过,那根根刺儿直立在柜前悬着的刺猬皮,便极醒目地映入眼里,不由使你就对它充满了好奇。可那是药铺,终日里都有一位戴着眼镜如老学究般的先生,整日阴沉着脸在里面,使我无端就从心底生出些惧意来,从不敢踱进那铺子半步,只在路过时,从门外远远地对着那刺猬皮盯上几眼,以解自己内心对于它的好奇。

好在那时镇街上每年都有些个固定日子的庙会,四邻八乡的商贩们会籍此时机来售卖各样货品,其中便不乏有摆地摊儿卖中药材的,虎骨、穿山甲、熊掌、鹿角,认识或不认识的一应动物皮骨,会极显眼地摆在一块儿约两米见方的破旧红布上以招揽顾客。且不说那东西到底是真是假,仅那几样东西摆着,确就很能吸引人的眼球,尤其对于我们这些从未进过动物园的乡村孩子来说,那卖中药材的小摊位便是我们眼中的微缩“动物园”,完成我们对于“动物”这一概念的最初启蒙。而很令我欣慰的是,那摊位上也少不得会摆上一两张刺猬皮,我便因此可以近距离地观察和触摸它,完成我对“刺猬”的最初认知。只可惜,我所见所摸的都是一张张豪无生机的刺猬皮,终是不知活的刺猬是何模样。

后来,有了电视,才得以在《动物世界》栏目中看到活生生的刺猬,始知它有吃野果的习性,还会把果子用身上的刺扎了带回窝里,便愈发觉得它有趣而好玩了,常会想着如何能弄上一只刺猬来养。只是这样的愿望一直未曾实现。

乡人有传言,说是夜里给刺猬喉咙里塞入一粒粗盐,再将一只用细绳系了的破布鞋拴在刺猬腿上,这时候再把刺猬放开,因为盐粒的刺激,刺猬就会发出如老人咳嗽一般的声音,再加上它走动时拖动那破布鞋所发出的声响,与老头儿走夜路时拖着步子边走边咳嗽的声音极为相似,借此来搞怪吓唬那些胆小走夜路的人,使那些人明明听到有老头儿在他后面边走边咳嗽,却又回头看不到任何人,从而使他以为是走夜路遇上了鬼,吓得头皮发麻直冒冷汗。

当然,这样一种乡人恶作剧式的捉弄人戏法儿,其真假到底如何我不得而知,也从未有机会去做这样的试验,但它却满足了孩子们对于刺猬蛋儿好玩的诸多想象,给我们以无尽的遐想。按常理来说,这些虽未必是真,可大家却愿意相信这样一种口口相传的有趣传闻,给本就少见的小小刺猬更披上一身神秘的外衣,诱惑我们去了解和探索它。于是,我们将这样的有趣传言,如讲故事般一直向下传递着,爷爷讲给父亲听,父亲再说给自己的孩子,孩子再在将来说给他们的孩子,那小而有趣的刺猬蛋儿,便一直活在我们口口相传的故事里,生生不息。

小镇里有一位常在集上售卖蘑菇的妇女,据说家是住在镇子南山背面的林子边上,那是一处叫“磨石坑儿”的小山村,只几户人家,盖因出产磨刀用的石头而得名。那女人应该算是靠山吃山的杰出实践者,也或者她就是山林的女儿,但凡林子里出产而她能寻得到的物产,她都能弄到集市上来售卖,多数是蘑菇,有时是地软,间或带来一只野兔,也或就捎来两柄灵芝,还有时会是一只鹌鹑或野鸡。仿佛只有我们想不到,而没有她做不到似的,常会像变戏法儿般为小镇的集市带来些意外惊喜。听人说她也曾带过刺猬来卖,可惜我从未在她卖刺猬时恰好遇见,只得将自己对于刺猬的那份好奇与喜欢一直留存在心底里。

前几年,无意中听人说在银川的植物园那边捉到过刺猬,重又激起我儿时那份对于刺猬的好奇与喜欢,但那小东西可遇而不可求,我只能将儿时的那份思绪被翻动后,依旧将它藏之心底。

可就在去年,我正在自家小区旁的生态园中散步,天傍黑要归来时,却在路边看到一团黄褐色的小东西快速穿路而过。出于好奇,我迅疾追上去,它听见动静后马上就缩作一团停在那里。我定睛细看,才发觉它竟就是一只小刺猬,那种突如其来的惊喜,一下子就将自己的内心充满,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梦想了很多年想要拥有的小刺猬,就这样突然呈面在眼前,那种惊喜是无法言表的。我顾不得它的刺会扎人,径直用手就捏了它的刺就走,生恐我的稍一迟疑它就会遁走。

开始,小刺猬蛋儿还在不停地弹挣着,当折腾一段时间发现是徒劳后,只好停止无畏的反抗,任由我拎着背上的刺皮而归。

到家后,正在写作业的儿子,看见我手里拎着的小东西,还以为是只老鼠呢,凑近细看发觉是只刺猬后,他也大喜不已,赶忙招呼着给它弄窝、舀水、找食物。小刺猬哪见过这阵势,直吓得蜷缩在一起,任你再唤,就是躲在塑料筐做的窝里不出来。我们奈何不得它,在好奇地逗弄它一阵后,见它终是胆小而不肯出来,只好放下它而去看电视了。

到了半夜,我听见客厅里有窸窣声响,出来打开灯,发现是小刺猬蛋儿在屋子里转悠。发现我在看它时,它如同是做错事的孩子般,又躲在墙角低眉顺眼不动了。我始想起刺猬是夜行的动物,这会儿八成是起来转悠着找食物呢。看着它的样子,我直觉是又好气又好笑,只得关了灯任由它去晃荡了。

第二日,儿子刚一醒就起来找它,却发现它并不在窝里,给它弄的花生米和桃子也并不见有被吃的样子,只是水被喝掉了,想来这些食物可能并不对它的胃口,便急急地在网上查刺猬的习性,始知这家伙原本爱吃肉,儿子从冰箱里找出点儿肉沫儿后,便开始到处找着喂它。

儿子在厨房里发现有一小滩尿迹后,小刺猬蛋儿终是在厨间的门后被找到了。此刻它正呼呼大睡,闻听有人开动门的声响后,它警醒过来,又立刻缩成了一团。儿子把肉沫儿放在它近前的地板上后,它终是抵不过肉味儿的诱惑,偷偷展开身子,试探性地瞄我们一眼,见我们并无敌意后,便迅速地吃起地上的肉来,全然没有了初来时的戒备。见它吃得欢,儿子又拿一小块儿肉过来,它便不再躲闪,如我们请来的宾客般,极坦然地吃将起来。

小刺猬蛋儿“酒足饭饱”后,便心满意足地接着躲起来睡了。我们也该忙碌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洗漱、吃饭、上学或上班。而我们再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则都是在屋子里到处找它,在找到它躲在某处睡大觉后,便又都会心地笑骂它是个小吃货后,便不再打扰它,各忙各的去了,俨然将它当成了家庭的一员,并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小灰灰!

可这家伙毕竟是野生的动物,在我家貌似温顺了一天后,便开始“目中无人”起来,你在看电视,它就很随意地溜达,在各个屋子间来回乱串,而且还随地大小便,惹得妻直发牢骚,说我光顾了好玩,却不知道这家伙有多不讲卫生,几个屋子都有它拉的屎尿,搞得满屋子腥臊异常。我只是笑,看妻收拾卫生时,刺猬蛋儿那家伙又偷偷从客厅沙发底下溜到厨房去了。

小灰灰到我家的第四日是个周末,恰逢我到公司值班,等我下班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找我那可爱的小刺猬蛋儿。儿子却过来告诉我:你快别找了,小灰灰被我和我妈下午给送回到你捉它的那个生态园里了,人家也有妻儿老小,你图了自己高兴把它捉回来,这是很不人道的,还是让它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和自己家人团聚去吧!

听完儿子的话,我怅然若失。从小,我就希望拥有一只小刺猬蛋儿的,可这梦想只在小灰灰陪我玩了两三天后就又破灭了。虽有诸般不舍与失落,可它毕竟是属于自然的精灵,是该让它回归到自然中去。妻儿的做法是对的,我不能因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毁了它的生活。放归才是它最好的归宿。

之后,每次在生态园散步,路过当初捉小灰灰的地方时,我都会刻意多看几眼,想着会与它再次相遇,希望看它长得更为健硕。然,终是没有遇见的。

前几天,与妻一起在生态园散步,走到一丛灌木密集处,妻指着那密植的灌木说:我当时就是把咱家小灰灰在这儿放归的,这里植被密集不容易被人发现,就是希望它不要再被别人给逮着了,每个人不可能都会像我们这般良善待它,倘遇了无良的人,于它便是一场劫难。然后又喃喃地说:也不知道小灰灰现在怎么样了,愿它健康安好吧!

说完,妻也是一声轻叹。我知道,此刻她与我一样,也是想念小灰灰的……

卡马西平有什么功效杭州治疗癫痫病专科癫痫病的治疗哪最好眼睛上翻是癫痫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