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秋天相约山水】乳名声声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纪实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2888发表时间:2013-11-15 16:41:20 摘要:乳名带给我的已不只是儿时的那份单纯的感觉了,是父母亲对我的深深的爱! 随着盛夏渐渐远去,随着秋姑娘摇摆的脚步悄悄来临,一年一度的休假使我又踏上了返乡的客车。车窗外满眼都是金黄的色彩,湛蓝的天空,秋阳慷慨的光热照亮了我满满的行程,温暖了我飘零在外孤寂的心。客车行驶在路途中,我仰着头,舒缓地深呼吸,在充分享受并深深陶醉的同时,也感受着故乡草原秋天的神韵。打开了我关于草原相关的一切记忆。此刻,塞外草原提前步入了秋的季节,让我也提前感受草原家乡的秋天,那秋天的意境,秋天的味道,只有在北方草原才感受得彻底。我是在草原上出生和长大的孩子。爱草原,恋草原。每当身体疲惫的时候,心情烦闷的时候,就格外地想我的家乡草原。感受它的自由、空旷,甚至是寂寞,草原能让每个游子的心灵在草浪中任意停歇。   时光一年又一年地流逝,在异乡的小径上寻觅,惟有奋斗才是我们永恒的姿态。就在我背着行囊出现在老家门口时,推开院门的瞬间,首先看到的是我的老父亲,看到老父亲弯曲的背影。父亲已是七十多岁高龄了,白发陡增,腰板更弯曲了,弓着身子,看起来又缩小了不少。看到这里,我鼻子一酸,眼眶一热,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了下来。“爸!我回来了。”父亲转过身来,看到了在外工作的女儿回来了,惊喜地叫了一声我的乳名后,回头就喊在屋内的母亲。母亲和等候多时的妹妹听到父亲的叫声,抬眼看到我搂抱着父亲哭着。都跑出来迎接我,我收不住决堤的泪河,与亲人们一一拥抱着问候着。   有谁知道,听到乳名被父亲又一次次地唤起,感受这就是我那温暖的家。唤我乳名的人,永远都在离我的心底最近的地方。乳名是一个永远留在故乡的,被乡情泡得浓浓的,层层叠叠与风共舞的名字,连同和乳名丢失在老家的还有那断断续续的记忆被唤起。   中国古代,每个女子的乳名(小名),除了父母,没有人知道。即将嫁为人,名字都被包在红包里,媒人带给未来夫君。这名字,只有新婚之时,才被新郎唤了去。那是一个女子守了多年的名字,终究被她的郎君有资格叫着。随着时光的变迁,女子走出了封建的束缚,而我们生活在现今,那些乳名也被小时候的伙伴叫着。“乳名也叫小名”。相当于我们现在被称之喊的:“小宝宝,小宝贝”。按照蒙古草原习俗,儿子汉语叫“小子”,蒙语叫:“呼”;女儿汉语叫“女儿”,蒙语叫“呼亨”。喊周口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名字的时候大人就在名字后面缀上这俩个代表性别的字眼。蒙古族小男孩从出生就一直留发,在没有父母亲给开“剃头会”之前是很难区别男孩和女孩子的,但是一听这样的称呼就能分清楚是男孩女孩了。汉族女孩子更多的河南癫痫病症医院时候叫“丫头”,只要喊起来顺口。父母随便指派一个,便成了孩子的代号。或者,干脆按各家的子女排行喊:“二小、三小,二毛、三毛,二虎、三虎,二女、三女、小女女……”   后来,有从城里随父母调动带来的孩子,很羡慕城里的孩子,他们名字都那么好听,恰似带着棒棒糖的味道甜甜的。听人家喊孩子的名儿才亲热那!单挑一个字,或者重叠起来喊,乳名加个姓就成了学名。比我那土得掉渣乳名好听百倍。从那时起我一听我妈喊我“乳名”心里就老大不舒服,喊名字就喊名字嘛!干嘛把名字弄得拖泥带水的,还带一个儿字音,听的耳朵都累。盼望快点长大,自己的那个好听的学名就可以跟随登堂入室了。但是,乳名中有女字,学名中又是一个带女字旁的字。呵呵!都没有逃脱一个女字的女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妹和小弟赶上了好听的名字。乳名中的一个字重叠着叫,男孩子大多叫什么军军、兵兵、亮亮、胖胖,青青、女孩子大多叫什么霞霞、莲莲、梅梅、秀秀等等!   那时的孩子可多了,我家一排房,三户人家就有12个孩子,随便一个屋檐下都有好几个孩子。无忧无虑的娃娃像草地里的沙葱,一簇簇,一串串,热热闹闹地成长。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养一排溜争吃争喝的娃娃,那才叫劲。家家都一样,孩子们是每家每户所拥有的家当。什么都不富裕的年代,孩子们却奇迹般地长大了。在我印象中,不管是哈尔滨比较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兄弟还是姐妹,父母都给生一个伴,所以二小和二女最多,在人群中随便就能掂出一堆堆出来。一到吃饭时间,满草满草地都在喊几小几女女回家吃饭喽!一群娃娃就像坡上放养的小羊羔,听到母亲的呼唤,撒着欢往家跑。从此,这些乳名就一直被父母叫着,被乡邻长辈叫着,就像已经在乡野山村里注了册似的,想改也改不掉,这个乳名就如同一粒种子,深深地播种在草原故乡那片泥土里。   曾几何时,母亲开始很斯文地喊我的学名了。骤然听闻,既然一时半会儿没有回不过神来,受宠若惊,又怅然若失。那声音,像天外来客,带着很不自在地阻隔。原来一直抗拒的乳名是那样的亲切和温暖,带着母性的甜软,穿墙越院,翻山越岭,再远也听得见。乳名就这样,几经波折,最终又成了我的最爱,但这乳名带给我的已不只是儿时的那份单纯的感觉了,是父母亲对我的深深的爱!   这次回家乡小住,期间,儿时的伙伴和同学聚会,不知是谁又开始把学名和乳名在对号入座,最先被喊出乳名的同学还不好意思那!随后几位女同学“嘻嘻”地偷笑。最后大家开始肆无忌惮地互喊伙伴们的小名“丫蛋、二蛋、三毛、二白白……”喊得人面桃花,时光逆转。恍惚中,我们这群娃娃们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个熟透了的村庄,迎着母亲的呼喊奔跑在暮色的宽阔的草原上……   把思绪抽回到现实中。感觉走过了这么多年之后,开始渐渐明白,对于故乡,那是无边无际的怀念,美好的怀念永远也挥之不去。如今,在城里工作和生活的我,给爸妈打电话的开场白变成了:“爸、妈,是我”,接着就报出了我的乳名。也许乳名不雅,也许小名俗气,但在这不雅俗气的胸中却蕴藏着一份浓浓的情感啊!我的乳名,深深地融入了故乡那片厚重的泥土中,被朴素的乡风吹着,被美丽的阳光照着,被浓浓的乡情泡着。在故乡听到有人叫我的乳名时,从他们那不加任何修饰,不带任何势利的叫声中,我似乎找回了一种久违的亲情、友情、乡情,也找回了一个被故乡储存完好的永不变色不变味的自己,更像回到了那个属于我的温馨的心灵家园。 共 235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