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轻舞】令人遗憾的精涛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纪实文学
摘要:精涛,是我的一个老乡,高中文化,年纪跟我相仿,他的人生,是可怜的一生,遗憾的一生。 精涛,是我的一个老乡,高中文化,年纪跟我相仿,他的人生,是可怜的一生,遗憾的一生。我一直是这样认为,尽管不一定正确。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精涛也不能例外。   老乡精涛的爷爷,在村子里是呼风唤雨,举足轻重的人物,弟弟在沈阳做高官,据说是当过沈阳市长。他在家乡买房子置地,成为赫赫有名的地主。深宅大院,青堂瓦舍,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我们村有个高大的石牌坊,就是给他家立的,是宣统年间皇帝赏赐的,用来表彰精涛的曾祖母的贞洁。这个牌坊后来在砸四旧运动中,轰然倒塌。当然,这是红卫兵小将的汗马功劳。   精涛刚刚呱呱坠地,就赶上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他家理所当然的成为地主成分,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于是乎,精涛家的院子,成了好几家贫农的栖息之地,他们高呼着革命口号,兴高采烈、心安理得地住了进来。看见自己呕心沥血,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家当,一夜之间化为泡影,精涛的爷爷抓心挠肝,欲哭无泪,没过多久,就一命归西了,留下的是无限的悲哀。   精涛的父亲,是国民党的宪兵,曾经的趾高气扬,已经不复存在。在人民政权的监狱里面,老老实实地接受改造了十几年。刑满释放以后,就被戴上历史反革命的帽子,规规矩矩,还不许乱说乱动。在那食不果腹的年代,过着饥寒交迫、贫困潦倒的生活。由于长期的劳累和压抑,也是过早的离开了人世,陪伴他一生的,就是苞米面和大菜汤。   再来说说精涛的母亲,在漫长的煎熬和贫穷当中,还有在人们的白眼之中,精涛母亲的神经终于崩溃了,得了精神病,尽管如此,她还是含辛茹苦的把几个孩子抚养成人,在改革开放的前夜,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   精涛天资聪颖,敏而好学,学习成绩也是出类拔萃,名列前茅的,而且还是高中毕业。那时候的高中毕业生也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的,然而,在那个动乱的年月,文化再高,也是没用的,他只能在贫下中农的后面,拿着锄头铲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其实,这还不是最大的遗憾。精涛的婚姻大事,才是他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精涛由于家里成分不好,政治面貌不好,他虽然衣冠楚楚,相貌堂堂,但是仍无人问津,这让三十而立的精涛抓耳挠腮,急不可待。这时候,一个贫下中农的姑娘,陪他走进了婚姻殿堂。这个女的,可能是先天不足,也许是发育迟缓,智商跟平常人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也可能是少了一根筋,说话也是絮絮叨叨,语无伦次的。这时候的精涛,已经是牛渴奔井的时候,已然没了高中毕业时的风采,他的想法就是,不管咋地,也要娶个媳妇,他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道理,没有儿子,孙子也有可能不复存在,就这样,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没多久,爱情之花结出了丰硕的成果,一个胖乎乎的儿子横空出世了,精涛喜出望外,终于后继有人了。走起路来都是飘飘然的,有时候,嘴里还哼着优美的歌曲。让人乐极生悲的是,孩子虽然五官俱全,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点的缺陷,实在是一种遗憾。不管咋说,精涛妻子的生育能力还是有的,就这样,第二个孩子不负众望,也来到了人世间。这个孩子,虎头虎脑,一切都很正常,让精涛有所安慰,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再也不愁眉苦脸的了,而是津津乐道,神采飞扬。   许多年以后的今天,我的老乡精涛已经接近古稀之年,距离耄耋之年,还有一步之遥了。这时候的精涛,已经是雪上加霜,疾病缠身,走路也是慢慢腾腾,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唯一的爱好,就是看电视,津津有味地看着新闻联播,来打发时光。再有,就是抽烟喝茶,黑黑的板牙,让人一览无遗。虽然是高中文化,却不会上网,不知道网络世界的精彩,看起来也是一种遗憾。   他那只有八成心眼的大儿子早已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看来这辈子注定与婚姻无缘了,只能是抱憾终生了。不过,干活还是知道的,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上班下班。有时候,在无人的地方,还能不伦不类的吼上几句,来发泄自己,来抒发自己的情感。二儿子现在已经三十六岁,虽然是精明强干,还是在籍工人,看见自己家里惨淡的环境,已经心灰意冷,至今没有订婚。就这样,精涛的抱孙子的愿望,还是遥遥无期,没有指望,实在是无可奈何的遗憾。   可怜的精涛,由于家庭出身不好,娶了这样的女人,才有了今天的百年长恨,才有了一次又一次数不清的遗憾。有时候想想,真的替精涛感到悲伤,还有遗憾。         郑州癫痫病可以治好小儿癫痫能治愈吗河南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武汉羊羔疯哪里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