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我的流年,散文相伴(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纪实文学

水润一般的年华,舞动着曼妙的腰肢,放飞着天籁般的妙音,就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可成为自赏的焦点,留在过往的相册,回首之时,万般自诩,叹岁月造化怎么这般光顾于我!慢慢发现,水逝一样的光阴,也流走了岁月的温好,每一滴水都载着不可挽回的惆怅,尽管发声淙淙,却还是敲响了岁月沉暮的钟声,几番叹息,最终不敢抚摸这岁月的离痕,只能堵住心念在恍惚间的流转,生怕一个不经意又快了时光的脚步。啊,流年啊,你给与人生的时光怎么就如许短暂,我想挽留,而不得;我想诅咒,而不能;我想迟疑,而你却不与我一个节奏……怎么办?岁月不听你闲说,只顾着向固有的方向奔袭!

有没有一个万全之策,可以挽留岁月的游走,而把情调依然留下……

我想做一篱围城,圈住我的情丝,可情丝如风钻入那道篱笆,一切变得淡然,已经不新鲜了,也没有诗意了,只有旧时的斑驳,所有都成了相守,独自在篱边守着曼妙的光影老去,也好,幸福不就是这样么?我敞开了博大的心胸,接受来自岁月的赐予,那些尘封的又强硬地闯入我生活的每个细节,包括那些不想为人所知的私密时空,希望心底的那座孤城一寸寸地失守,不是悔恨,而是让美好夹在我的心瓣里,成为我心跳的开关,最终我关闭了自己的心门,只要当下这静谧的心灵之声。

我嫌如此钻进篱笆放飞小情调伤神,更没有博大的境界给我纵横,什么可以收束这些美好的瞬间之情?

一声春雷钝响炸开了冰封的土壤,吹绿了一树的柳芽,婆娑了行人的衣裙,惹恼了我的迎春情绪,但春去太快,踏春几日,疲惫了身体,空虚了脑壳,春色无情,人也骤离,浪漫抵挡不住本色,只能在生活里苦熬每个日子。一袭夏雨的淋漓浇透了干涸的泥土,催鸣了树尖上的蝉儿,聒噪了耳鼓,以为音乐失色,空响造作,但生活的烦恼与琐碎并不会被蝉鸣抵消,低首看时光从手心里溜走,什么也不存留,空叹韶光易逝!人不能不想起自己的失去,但回放那些时光底片,只润湿了一颗没有干涸的心。

寄托于春,可春易逝,春色不生动了,还有什么可以让我永留春驻?

跌宕的山溪,一路天曲骊歌,却唱衰了那些葱绿的草木,濯洗了被污的心,装不下世俗的尘垢,容不下红尘的低俗,徒增了多少失意与怀恨。纵横绵延的山岚,娴静得只藏了鸟儿,搭着一窝窝的巢穴,给足了鸟儿栖身的家园,惹得人顿足留恨,哪里还有一个为我编织的梦!寄情总会伤情,需要一个人的定力来把控,才不会打扰此时静下来的心,掠过即走,心儿装得下残留就好。

我把这些装进我的行囊,可转身就空,有没有一件宝器可以收揽在其中,再作最诗意的艺术加工?

人心啊,就是天天都岁月静好,也不会心情天天如玉润泽流淌。若是你被生活的节奏牵走,就连人间美事都只能是一个个妄想与奢侈,便生出错乱,真的是“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生活欺骗了我?时光牵住了我?岁月捉弄了我?一双眼睛为何炽热放明,分明是只让我看而不能握住,惹人闭目却怕失去。是的,听说了么?不是每个灰姑娘都能够找到自己的鞋,狼狈有时如影随形。总有人丢失了什么,寻觅不得,徒生恼意。年少读书,却被读书残,决心一辈子不再重拾读书时光,厚藏书籍,蒙上蛛网,尘封了寻觅书世界的一颗素净的心。

未入书的佳境,而怨书带我走进了死胡同,有什么可以记下我艰辛寻觅缓缓爬行的印迹?

历尽磨练,那个人最终有禅悟——唯有书不欺我!闲暇一卷,自主风流,不干别人之事,静在文字里踯躅徜徉。黄灯忽闪,豆盏相伴,映字耀目,字字生辉。夜晚静谧,夜虫作响,不以为然,仿佛敲心的鼓槌,为你赞歌。但任何事情,总有你倦的时刻,莫急,放下书卷,缠绵自然,自然不欺,本色不难。冬来的萧瑟,压缩了你的空间,缱绻的情愫不是时时都在,回归本真,还是阅尽千卷书才不负岁月的照看。

终于在寻寻觅觅里,我找到了灵魂的心侣,倾情以许,不再让心无依。

书香门第不是专利,那些自诩与所谓的名头都不是读书的门槛,即使你是一个目不识丁的人,也可以在书中慢慢琢磨那些文字的缝隙里到底说着什么格言,即使不能,将书香近了鼻息,嗅一遍油墨的沁香,顿时都升华了没有过的气质,是否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本意?

书香开启了我走进世界的大门,妙灵的钥匙,我找到了哦……

读一长卷,奢侈了时光,暗淡了世俗,释放了一个可以对接的别人世界,你纵情无度都无关紧要,只要你愿意。但怎知,这时节,已经不是四时转换,变得仓促,脚跟不能点地,似在空中飞翔,读长卷又是奢侈,时光不允。

我在读书的世界里迷失了,我不能承重……

故事总是温馨,在每一个别人的故事里,总有自己的影子,隐约难辨,随着写字人的泪水流淌,他惹你流泪,你要准备一方香帕为自己拭泪,那么漫长的故事,都被时光的功夫绑架,只能放下。

也许沉重都要堆叠千万文字,有没有字字珠玑一语中的的文字犀利地穿透我的愚钝?

唯有那千字百字的散文,可以入住很多人的心之家。因为她短小,哪怕在饭前还有三五分钟的些微的时光里,也可以沉浸其中,与之把玩,甚至要比吃药还见效,散文可以下饭,囫囵吞食而果腹,剩下的三五行再看也接上了眼缘,思路不断。

哦,也许人人如我,都喜欢这“小家碧玉”的散文拾翠,无需肩负,无需仓储,就放在手中把玩,就放在唇边轻吻……

那日,我早年教过的一个学生与我闲聊,突然说起一段幼稚的感受,说我教了那么多的课文,解析了那么多文章手法,感动他的还是我用并不纯正的普通话诵读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那美妙让他在课下写了一张纸条,建议再教这篇课文,只朗读,不讲解,可他知道教学进度本就不能允许这样踯躅,奢侈地给他一个独享的机会。他还是很得意,多少年他床头就置一本朱自清,夜深人静之时,偷着模仿我摇头晃脑地吟诵,那月色,那背影……

几行文字就可以让人跌进感情的深渊,他喜欢在每个夜晚不经意掉进去,终于有人如我一样,以散文为伴,挽住易逝的流年的手。

睡前的灯光的眼最迷离,唤人眠去,催人老去,你想抓住片刻的短促,随手捧起那卷不知何时读完的散文书卷,读几行闲散而入心的文字,那文字马上跳跃起来,成了你催眠的音符,宛如幼小时候母亲哼着眠曲一般,足够了,这个时候,散文的那些深蕴的世间道理,或者“鸡汤”,都成为你抚摸过的奢侈品,然后当作破烂丢下,接盘的人是谁,你根本无需去管。我有感而谈,说了自己的体会,那早就历经沧桑的学生颔首赞同。

散文啊,不因我读完丢弃而变得没有了价值,依然还在散发着润心盈胸的暗香……

我常常想,为何“小巧玲珑”才是最爱,或许是因为我们可以释放包容她的激情,而不会被她的娇小和沉默埋没。我曾经想,为何袖珍的东西有时要比巨大金贵,曾经听说,有人买一挂立式大钟,见了一块瑞士“欧米茄”手表,便商量店家可否添缀一块?若你不识货,就藐视袖珍,就像你看不起散文。

长篇巨著,不会在五分钟可以给你答案,而散文会跳将出来,就像身边的一个知心的人儿,解开你的心之锁:“我们讨厌一个人,往往因为彼此太相似;我们喜欢一个人,也因为彼此太相似。”散文家童玲只写了两句话,却解开了人生的一个谜语。

当你以为你已经被爱情抛弃,心中的私密怎么可对人诉说,却又左顾右盼不得一人站立为你解忧,你单纯地还是对着你的心上人呐喊,天边太远,你只能痴情以罢,耐得住的,就抛在脑后,不能散去的就时时回放,痴情成疾,精神失常,余秋雨君只用了不足半篇黄纸写了几行字:“健全的人生须不断立美逐丑,然而,有时我们还不得不告别一些美,张罗一个个酸楚的祭奠。世间最让人消受不住的,就是对美的祭奠。”好了,你祭奠一下美吧,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祭奠,而放进被窝里,那就错了。

春来百荣,春去平淡,日子怎么就那么没有高潮,生活的味儿怎么就是与自己无缘?林清玄的散文里约来了他的父亲给你慢悠悠地说:“心里若有春,就是富有,心里若无春,就是贫穷。意思是说,心里知足,常有剩余空间的人就是富有的人;心常不足,不断贪求的人就是贫穷的人。”放下了春啊,才得到了春,这样的辩证,岂是一本小说可以说透!

一个人的家,只有离去才觉得值得怀念,当你别离家乡,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有了自己的新家,却万般不如意,总觉得家是破旧普通,其实这些都是“心之家”没有安顿,汪曾祺几百字的一篇《冬天》,只用了八个字,就解开了你的心锁:“家人闲坐,灯火可亲。”你的灯火忽闪忽闪的,很不稳,怎可有家的安全;你斜躺于沙发,家人各选了自己的意趣,没有“闲坐”,哪来的温馨!

很多时候,我们是被逼着走到一条路的,就像败走华容道,但那里曾放过你的战将,你最终在那里找到了故旧的情分,我常常想,是否那散文的道路也如华容道,我们都被逼着进来,但谁也不想再出去了。

流年匆逝,你挽不回,就别费劲牵住岁月的缰绳了,流年自有流年的事情,所以很多人在流年里寻寻觅觅找到了散文,自己往往不自知为何我爱上了余光中,一个秃顶的诗人,写了几行“我在那头”就把你的脚步给拴住了。为何去看毕淑敏,怎么就喜欢上了张爱玲,那么老诚,会怎么有着我没有想到的智慧!为什么要看周国平,一副深度的近视镜挂在鼻梁,他能够看清什么东西,所以才有了“守望的距离”……

于是,在流年里,我们都注定需要有散文为伴,一行油墨打造的字,可以创造一个浅短的时空,你躲进去,没有了伤害;一组短短的句子,可以呼唤一个世界的景色,你放在眼前,无需迈步便可天下揽胜;一段简约而随心的文字,蓄含着万千言语难以说破的人生哲理,你可以反复把玩,把人生无解的几何放进去,瞬间看破解了所有的角与线的奥妙关系。

如果,这些都不能让你成为散文的奴仆,那就捧一卷散文集,那书香适合睡觉,即使无睡意,也可以有怀抱着的惬意,说不定一觉醒来的时候,你也有了超脱之后的不一样的气质……

一个文友与我探讨散文的问题,他说,如果有爱,那就无需散文,因为爱人就是一首看不倦的散文。这个论题,对我的本文观点无疑是一个反驳。

不敢以多少岁月的婚爱来诠释这个问题,因为有志不在年高,爱是无分年龄的,迟暮者有的就一辈子体会不到真爱,谈爱便口吃,言不及义;少年疯狂者,尚在青春岸边便知晓爱意为何,滔滔不绝,爱之经念叨得一板一眼。若比爱之感受,那真的是闭口无言与口若悬河。

恰好,那日读纳兰性德的《饮水词》,好多的悼念亡妻词作,一度成为街唱巷歌的样板词,真的是“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尽管无知,但尚知那些词可为饭后之茶饮,抒怀一番,你说这“爱”离得开这文字么?容若的词有百首爱词,五十首为怀念亡妻而作,有人说,爱有诗,淡而有词,这些观点当是一己之偏狭吧。

据说,女人的语言天赋生来较之男人为上,有人研究,一个女人对语言,特别是生活交际语言的敏感度甚至比一个大学语言学教授还在其上。若是这样,那女人在爱的时候里,不需要散文?女人的美若无散文相谐怎可想象!可以这样说,散文是爱情的必杀技,拥之,则爱之韵百味可得,否则得味就狭。

爱情的堡垒再怎么坚固,也经不住流年岁月的侵蚀与风化,斑驳的痕迹,再怎么修补,都不是原色原样,流年里,把一纸散文放进去,飞扬了情丝,润了人的脸儿,短暂的文字熏染,也是一抹温情的享受。升华的秘诀,只有散文可以给你。

你不相信散文的力量?一首无名的小诗意外地告诉了你流年里文字的曼妙——

回忆像一壶老酒,就这样入喉。

那年你醉倒后,我牵过你的手。

匆匆流年如此将相思染熟……

如果不是散文诗,就拿白话来打发她,还有爱的醇厚么?她聆听你的婉约丽词踏歌之后,还会脸颊飞来一抹红晕么?

一壶老酒里,再放开纸包,轻轻倒入了若白色粉末一般的散文,融入生活之水,若蒙汗药一般,醉加上药昏,陶情在流年里……

若你一直沉浸在爱的醉醺里,感觉尚好,不愿失却,品着那地道的爱之味,你不想改变一下口感么?把质感的散文文字沉放在其中,就像那款吧台上递给你一杯鸡尾酒,若你尝试着自己勾兑,或淡或厚,或甜或酸,每次都因那篇心中的散文格调不同而让你和她(他)唇吻了一杯心醉的鸡尾酒,深嗅一息,杏眼瞥你,无需言说,自在心中,如许的爱之意,岂是简单的牵手比肩可拟!

若你把人生里的散文当作了奢侈品而放弃,起码失去的是另一份有滋有味的岁月静好的意境。不是恐吓,而是你会被岁月偷走爱之趣,情之乐,味之厚……

我的流年里注定需要散文,因为心灵给了文字,因为灵魂找到了着落,你需要散文么?如果你想把岁月重新拿来编织花环,以为生活的心花,那就用精美的散文来点缀吧,文字的音符会从你的花环上跳跃、舞蹈……

哦,精美的散文,流年里可靠的伴侣!

2018年9月15日首发江山文学

昆明专治癫痫病西藏最好的癫痫医院怎么找三岁儿童会出现癫痫情况吗哈尔滨医治儿童癫痫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