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阿文(散文外一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纪实文学

【阿文】

阿文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阳光的服务员。椭圆型的脸,白里透红;一双大眼,清澈明亮。高高的鼻梁,樱桃似的小嘴。走起路来,昂首挺胸,高傲的像个公主。她不但漂亮,还聪明、活泼可爱。但脸上的稚嫩、尚未发育成熟的胸脯显示她还是个孩子。我在感叹造物主对她偏爱的同时,也为她深感惋惜和担忧:正值花季,却放弃了学业,以后怎么办?即使有倾国倾城之貌,也不过是昙花一现。

阿文的老家在彬县,今年十五岁。家中姊妹三人,她排行老二。我也曾问过她:

“为什么不去读书?”她低头回答:“念不下去了”我还问过她:

“你父母放心你出来吗?”她楞了一下,随后点点头。我感到了心痛,我的孩子十五岁时,还在我的面前撒娇呢。而她的父母却把她推向了社会!同为父母,是我错了?还是她的父母错了?

有一天,阿文接过一个电话后,就心神不定,坐卧不安了。她犹豫片刻,来到了我的面前:

“阿姨,帮我请个假吧?我要去看爸爸!”

“你不是才回过家吗?”

“我三年都没有见过爸爸了!他来到了咸阳,还带来了弟弟!是专程来看我和姐姐的。”

看我疑惑。她接着告诉我,父母三年前就离婚了,姐姐判给了妈妈;弟弟判给了爸爸;她没人要。是外婆领走了她。现在,外婆病了,管不了她了,她才来投奔姐姐。她恨爸爸,也恨妈妈,就是想见弟弟。弟弟走得时候才九岁。一直没见过。听着她的述说,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阿文太可怜了!

我嘱咐阿文快去快回,路上要注意安全。第二天上班时,我见阿文身后跟着一个小男孩,这个孩子长得又瘦又小,有个十岁的样子。上穿一件看不出颜色的仿皮上衣,下穿一条皱巴巴地黑裤子,脚上的旅游鞋已张口。黢黑的脸上,被风皴得尽是些道道。他低着头,不吭不哈。他就是阿文的弟弟。我问阿文:

“他今天怎么没上学?”阿文说弟弟不想上学了,爸爸让领他出来找工作。我惊愕不已:“让他打工?这么小?你爸咋能这样呢?”我很愤怒: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父亲!阿文说,父母离异后,弟弟一直是爷爷照顾。爸爸整天在外花天酒地。现在爷爷死了,弟弟成了爸爸的累赘。当年,也是因为爸爸不顾家、还和外面的女人鬼混,妈妈才和他离的婚。听到这儿,我明白了:这个可恶的男人,他是在甩包袱!还是甩给一个未成年的女儿。他真是禽兽不如,枉为人父啊!

弟弟来后,晚上和阿文挤一张床。白天和阿文一起上班,阿文工作,他玩手机。而且一玩就是一天。几天下来,工作自然是找不着。哪么小的年龄,谁敢要他?阿文也是累的筋疲力尽,整日里愁眉不展。我说:“让你姐姐带几天吧?”阿文说姐姐在ktw工作,弟弟没法去。我见过阿文的姐姐,一个非常时尚,十分妖艳的女孩。听阿文说十七岁的姐姐是因为妈妈再婚,两年前赌气从家跑出来的。我又说:“给你爸打电话接回去吧!这也不是长久之事啊!”阿文说姐姐不让。说姐姐还说:他们都不要我们了,我们就自己活着,就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听到这儿,我的眼圈红了,我的心在滴血,三个无依无靠的孩子他们靠什么去活着?

又过了几天,我告诉阿文必须给爸爸打电话。否则,长此下去,那么小的孩子万一有个闪失。你怎能担当得起?电话打过去后,爸爸借口有事,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就是迟迟不来。我让阿文又告诉老家的妈妈、老家的外婆、老家的所有亲戚。爸爸终于迫于压力,来把弟弟接走了。

弟弟走了,快乐又回到了阿文的脸上。可我的心却无法平静,我还牵挂着她的弟弟。他回去后,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他能有快乐的童年吗?他能得到父亲的关爱吗?可是,他除了回家还能有什么样的选择呢?

当相爱的两个人走到一起时,是否知道爱就是包容、就是理解、就是接受呢?当相爱的两个人有了孩子后,是否知道父母所应负的责任呢?

他们是孩子,不是你的随身物品!他们是生命,我们要尊重生命!

【燕子】

听说她回家了,我流泪了。她从大山里来,又回到了大山里去。一年前,初见她时,感觉她有点傻。一米七的大个子,红红的脸蛋,体型瘦弱。一副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样子。她就是燕子,从甘肃平凉来。燕子的亲戚告诉老板:刚从家里出来,干点粗活就行。当时她只有十四岁。

初来咋到,她只顾低头做事,从不多说一句话。慢慢地我们熟了,我问她:“你为什么不去念书呀?”她低着头:“不想念了”“你这么小,没有文化,以后怎么办?”她默不作声,依然低着头。每天的员工餐,我们同坐一桌。她从不挑食,好像所有的饭菜都合乎她的口味。看她吃得津津有味,我羡慕不已。她说:家在山里,仅有的一点地都种上了粮食,没有菜吃。听罢,我的心里很难过:都什么年代了,还有没菜吃的地方?从那以后,就餐时我尽量让她多吃菜。

一个月过去了,燕子明显的胖了,胆儿也变大了。她向老板提出:不打杂了,要做服务员。燕子做了服务员后,积极肯干,人也变得聪明了。可每到发薪水时,她总是眼巴巴地看着同伴们买这买那,而自己却从不舍得花一分。我曾说她:你也去买点喜欢的呗!她摇摇头说:村里的大部分人家都搬到了山外,而自己家却因为没钱在山外盖房还住在山里。接着,她又神色凝重地说:“我要把钱攒住,有了钱,家就可以搬出大山了。”那神情哪像个孩子?分明是一个肩负重任的成年人。她的梦想远大而现实:赚钱、把家搬出大山。令人感动又心酸!渐渐地我喜欢上了她,我经常带些糖果小吃之类送给她。她也帮我打包些食物送给流浪猫。

一晃,燕子已经来快一年了。有天她告诉我:想回家了!我赶紧问:“还来吗?”她说不一定。我劝她:“还是来吧!这里轻车熟路,你干起来也得心应手啊!”其实,我心里明白,这是我对她的不舍。我是不忍心她再回到那个偏僻的小山村。不久我便辞职了。临走的那天,她说:“阿姨,我会想你的!”我点点头心里说:孩子,我何尝不想你呢?之后,我去看过她两次。然而,她还是走了,回到山里去了,再也不回来了。我流泪了,我心痛了。可怜的孩子,她这一生可能都要与大山为伍了!

这些天来,每当想起燕子,我的心都会隐隐作痛。我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愧疚。可是,即使她回到城里又有什么用呢?照样还是无法改变她的命运。同样都是人,为什么会有不一样的人生?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富贵与贫穷、没有繁华与落后那该多好啊!燕子就不用回到山里受苦了。为什么有的人可以一掷千金?而有的人恨不得把一分钱掰两半花?难道这就是命吗?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拥有几套甚至几十套住房,而有的人却要为有个安身之处而奋斗终生?这又是为什么呢?同样都是孩子,为什么有的幸福?有的穷苦?这个世界太不公平。

陕西癫痫病医院怎么治疗癫痫贵州治疗癫痫病哪里比较好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