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岁月如水忧伤(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纪实文学

春尽夏至,前天又下了一场中雨,大自然里的绿就肆意泛滥了。不比以前了,田间地头还是很少有人,小村里人能出去的都出去打工了。在建筑工地上干一个季节下来,人是又黑又瘦。

小村空空的很安静,大街上常走动的是老人和孩子。空了的小村挡不住季节的脚步,春该来还是来,该走还是要走,依然绿意盎然,一派生机,像一件光鲜的新衣,穿在小村身上,遮住了瘦弱衰老的身躯。

这一天,小村忽然热闹起来了,这热闹是由在外打工的老赵回家引起的,老赵是被车拉回来的,死在了工地,和老赵一起去打工的大梁几个人也一起回来了。老赵在外打工的儿子通知了,正在路上,估计夜里就到家了。老赵家的巷子口就聚了很多人,开始为老赵忙活,送他走完最后一程。小村人善良淳朴,一家有事都会去帮忙的,相互照应,他们知道每一家每个人最终都会走上这一步的,帮人家就是帮自己。

人们忙着为老赵洗头净面刮胡子,洗去那些长年镶嵌在头发间皱纹里的水泥渣子和灰土,换了三盆水才洗干净,要走了得换上新衣服,干干净净体体面面的走,不管他活着时是多么窝囊多么屈辱。人们扫院子,忙着拉桌子,在大门上搭上一块长长的白布,告诉外人这一家有丧事了。

巷子里落下几片冥币的灰烬,像是小村身体上的苦痛的疤痕。

干净的老赵躺在正房里,和外面隔开一个帘子,这就是阴阳两隔了,帘子外供桌上摆着供品,点着白蜡烛,香炉里点着一炷香,快燃完了就再点一根,日夜是不能熄灭的,香烟袅袅上升,很细很慢的样子,不由得想起这是一个人压抑着的痛苦,低低的哭泣。

有两个妇女专门陪着老赵的媳妇,怕她一时想不开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老赵的媳妇却出奇的冷静,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面上无喜无悲,和村人们说着感激的话,没有出现村人们害怕的痛不欲生的样子,没掉一滴泪,好像她过了半辈子苦日子,泪水已经流尽了,好像死了的老赵是一个和她不相干的人。有时想起什么,发一会儿呆,嘴里嘟囔一句,走吧,走了好,享福了,省得活着受罪……

村人们忙着事情,忙完了事情后也不回家,就在老赵的家里巷子里,或坐或站陪着老赵陪着老赵的家人,一个村子的乡里乡亲,在老赵一家最无助痛苦的时候陪伴着他们。

闲聊时大梁把老赵的死因慢慢说清楚了,过年时六十三岁的老赵拿着五十多的假身份证出门打工,一春天在工地上一天也不歇息,不舍得吃喝却不得不一把药一把药的吃,这一次中饭后干活,老赵爬到十三层楼顶栽倒了再没有起来。包工头只给十五万块,大梁和他们协商后又加了两万的丧葬费,再不出了。包工头很精明的,不紧不慢地说,这是给你们面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的身体……大梁他们知道赔给包工头的钱要多许多的,可想起老赵有病就心虚,不敢争了。

老赵用他余下的生命换了十七万块,大梁说,老赵再活十几年也挣不了这么多钱啊,也算值了,另一个说,他有病,还出门打工,大梁说,说得轻巧,谁愿意出去呢,不出门打工行吗,想起老赵的家庭众人无语了。记得老赵有几年没出门打工的,在家试着做些小买卖,收过破烂卖过馒头还干过好几样的,老赵人老实嘴笨,一样也没干成,没法子就又出门打工做包工头的牲口去了。

风吹来,初夏的季节却有一种秋末的寒意,也许哪里下大雨了吧。小村依然静静的,空气里似乎弥漫着一种悲伤,粘在手上粘在衣服上了,挥也挥不掉。

深夜时村人们睡梦里听见了撕心裂肺的一声哭叫,像一把利刃扎进了墨一样黑的夜的心脏,村人们知道是老赵在远方打工的儿子回来了。这一夜有的村人一夜没睡着,老是听见远处弱弱的哭声。

第二天早晨,村人们早早就到了老赵家里,通知亲戚邻友,一个人和这个麻木的世间告别是有一定的仪式,亲戚邻友都要来见最后一面的,人这一辈子三件大事是要惊动许多人的,出生、结婚和死亡,出生和死亡这两件事自己却不知道,这也算无奈的悲哀了吧。穷人家的生活清苦寒酸,办事却不小气的,院子里巷子里散开的村人一脸倦容,都端着碗,手里夹着馍喝村南头二雷的饭店送来的烩菜呢。吃了饭就该忙活了,这一天事最多。

老赵的亲属每次吃饭时都要夹一筷子好吃的放在供桌上一个碗里,这是让老赵吃的,只是辛辛苦苦省吃俭用一辈子的老赵再也无福消受了。

小村里老辈传下的规矩,谁家有人去世了,停放三天就进坟埋了,在第二天一切事情都要安排妥当的。小村人老辈子有一个共同的坟地,这十多年村人都不甘心眼下清苦乏味的生活,都不愿意没明没夜东跑西颠的牲口一样的打工,都想做官想做老板想发财,自己不行就埋怨祖坟没劲,想着要祖先保佑,找一处风水宝地,陆陆续续坟都拔走了,拔到自家田地里去了。渐渐的老坟地就显出衰败的样子了。

老赵是在第三天十一点半时送走的。中午时分,天晴的很好,太阳高高挂着,似乎离小村又高了许多,没有夏天那热烈的光芒了,照在身上温吞吞的。老赵家的大门过不去棺材,摘下来了,院子里人声鼎沸,哭声叫声一片,老赵媳妇娘家人驾着老赵的儿子,村人们拿香蜡花圈的,推拉着棺材拥挤着出了巷子,来到街上,直奔老赵自家的坟地去了。老赵家的坟地也是自家的地,自家的这一方土地养育了自己,死后就要把自己回归到这方土地里了。

办完事了,村人们像水一样退去,各回各家干自己的事去了。几天里不时有人来老赵家坐坐,说几句安慰的话,使老赵家沉重悲哀的气氛缓和一下,让家人在闲话里分一下心,想起别的事情,慢慢的就从悲哀里走出来了。邻居二婶送去几个野菜包子,说老赵的媳妇爱吃,以前经常喊着她一起去找野菜呢,也有送饭送菜的,自觉都错开时间了,他们怕老赵家的媳妇不愿意做饭。小村里的老传统也有好的。

来到这个世上,人都要走的,送走一个又一个老人,不觉着自己就要老了,几十年光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一条窄窄的巷子,走着走着就快到头了。只不过老赵走得太突然了,留下了绵绵的哀伤,也留下了十几万块,丧葬花掉了一万多,这几天老赵的儿子和他妈妈提了一次赔老赵的钱,当他看到妈妈愤怒的目光就不敢再说了。

大梁几个又打工走了,回到原先的工地。时光水一样流,人们在各自的泥沼里挣扎着,早把老赵淡忘了,有时大梁他们提起老赵也只是几声轻轻的叹息,活着的人是不会太在意的。老赵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于这个盛世来说,就像满坡野草里铲掉了一棵草,可与老赵的家来说,却是天塌了。

过了几天,不管怎样老赵的儿子也要打工走了,在家是耗不起的,走时夏天的阳光明晃晃的,像是刀子的闪光。生活里无数的刀子,在慢慢的刮着你的年华。

老赵的媳妇走在街上了,人瘦了一圈,才刚进六十岁的人,显得很老了,头发花白,乱蓬蓬的没有梳洗,像枯干的野草。风吹过来光阴流动,像是浸染了淡淡的忧伤,粘在手上衣服上,粘在心里了,挥之不掉。

甘肃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武汉专门治疗癫痫医院郑州市到哪里治癫痫好湖州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