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琴缘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摘要:多年以前,湄儿做梦都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自己能弹上钢琴。当她坐在琴凳前,打开锃亮的琴盖,按下琴键,深厚,明亮的乐音一下子穿透了心灵。 湄儿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情结,没说出来,一直放在心上。她觉得这个愿望有点奢侈,实现它的几率非常低。   湄儿的家在一个偏僻的渔村,她去上学得走很长很长的路,需要翻山越岭。遇到下雨刮风,结冰下雪,这段路就非常难走。村里的好多孩子选择退学了,任凭老师怎么来做思想工作,不去就不去。   湄儿不同,她觉得上学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上学能让她识字,识字就能看懂书,书上有很多知识,是她从来没有见识过的。捧着书本,她就忘记了白天黑夜,忘记了烦恼,有时候连帮妈妈做饭都忘了,少不了挨批评,但是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痴迷阅读。   上学还有一样好处,就是能学音乐,学唱歌。湄儿唱歌很难听。她的嗓子并不如黄莺婉转,没有清泉叮咚清脆悦耳。大山深处的孩子,雨露甘泉并没有赋予她天籁之音。   湄儿的嗓子有些沙哑,N多年后,有人这样评价她的声音“很独特,很有辨识度”。湄儿家里共有四口人,爸爸妈妈,弟弟和她。爸爸妈妈和弟弟唱歌很好听,就是她唱得很难听,音调没有高低起伏变化,音准更是谈不上了。妈妈曾经打趣地说,湄儿唱歌像是在背书。但是她却最爱唱,在没人的时候,或没人的地方偷偷地哼。而且是纯原创版的。歌词和曲谱都是自编的,她很享受这种原生态的唱法。特别是在上学或放学的路上,一个人的时候,对着山谷无所顾忌地唱。这是自己的舞台,野花野草都是她的听众,有时候微风吹过,草儿摇曳,花儿颔首,湄儿都认为是对她的鼓励。不过,偶尔,在转弯的时候,会遇见熟人,这时的湄儿像做了什么错事似的,脸上一阵阵发烫。   湄儿想念学校里那架咯吱咯吱响的风琴。音乐课的时候,听音乐学院毕业的音乐老师弹过。很神奇,黑白相间的琴键,下面两块踏板,一踩,一按,美妙的乐音就从它的肚子里发了出来。湄儿常常会站在一边,出神地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她不敢想像,如果有一天,自己的双手按在上面,会发出怎么样的音乐呢?   从此, 夜里美妙的梦境,就多了一样咯吱作响的风琴。湄儿觉得能拥有它,是一个神话。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常会不自觉地想起它,好像恋人般的感觉,它的样子,常会盘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甚至想像,如果用风琴,弹奏自编自谱的歌,效果会怎么样呢?这样狂野的想法,如此不期而至时,湄儿都会红着脸把它驱逐出去。胆子太大了,这怎么可能呢。   梦想会让人勇敢,也会让人产生很强的想像力。有一天,在灶台烧饭的湄儿看到燃烧过后的木炭,突然灵光一闪。她拿木炭当粗笔,在地上模仿风琴上琴键的排列顺序画出白键和黑键。标出音阶,就在上面比划着弹,不亦乐乎。这个游戏确实益智好玩,美中不足的是, 它不会发声啊。   湄儿渴望拥有自己的一架琴,哪怕是快要散架的也行。但是,这东西在当时可是个奢侈品,一般家庭也不会置买。人们会说这是浪费钱,败家的。在那个年代,人们的消费观念是以实惠,经济为主导的。更何况是湄儿家呢。爸爸刚动过手术,家里已是债台高筑,懂事的湄儿知道这是个奢侈的梦想,所以,她把它深深地埋在心里,甚至也不记在日记里,因为它太遥远,遥远得不可能实现,它又太珍贵,承载了一个少女时代的音乐梦想。   湄儿上初中的那一年暑假,爸爸从外地回来,变魔术似地从旅行包里拿出一架电子琴。24键的,小小的,很轻。放在房间里。湄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做梦了,使劲地揉揉眼睛,没错,涩涩地生疼,不是梦。爸爸笑呵呵地进来提醒说:“别动哈,还没有安装好。”   爸爸刚转身,湄儿和弟弟就围着长方形的电子琴,研究起来。鼓捣了一会,插上插座,颤抖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按上琴键,她觉得自己是在触碰一件稀世珍宝,一不小心,可能就把它弄坏了。按下去的刹那,一声响亮的音符惊醒了沉睡很久的梦,那个遥远的音乐梦。湄儿感觉自己像是童话故事里沉睡了百年的公主,在王子亲吻的刹那,睁开眼眸苏醒过来。心灵中有个角落突然这样的丰满,充实。那个音符,唤醒了所有关于音乐的记忆。那个下午,她近乎疯狂地弹了一首又一首,好像是沙漠中干渴的人突然遇见了绿洲,甘泉。心灵中长久压抑的饥渴,如今,如迅猛的江水,奔腾而来。   从来没人教过她怎样弹琴,那时候也没有网络,但就是凭着对音乐的喜爱,对琴的痴恋,自己鼓捣出了电子琴音阶排列顺序,以及界面上的各种伴奏音效。对着简谱,凭着少得可怜的一点乐理知识,认识了各种标注记号。还弄懂了各个调之间的不同音阶排列次序。   湄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由断断续续变为流畅,由单手到双手,由单调的弹奏到加入音效。 她一步一步地走着,艰难却充满挑战。甚至走路吃饭的时候,都在思考这个符号代表的意思。   湄儿要结婚了。她给自己定的一件不可少的嫁妆就是一架风琴。那个好多年前的梦想,真的就要实现了。这么多年来,这份似乎无果的期盼,一直留在她心灵中最深的地方。好多人都劝她,买一架电子钢琴吧。那几年,人家都买它。音色丰富,动听,而且不像风琴需要用人工踩踏,插上电就可以,触键感觉犹如钢琴。但湄儿还是坚持着买了一架风琴。人,有时候,很奇怪。多年前的情结在湄儿的心里作祟,直接指导,影响了她。   生性安静的湄儿,喜欢呆在家里,看看书,弹弹琴。日子过得非常充实。那架风琴,陪伴她度过许多快乐的日子。心里很难过的时候,她坐在琴前,打开琴盖,当手指触上琴键的刹那,整个人就平静了下来,全身心沉浸在音乐中。有时候,会边弹边流泪。音乐是一种语言,一种需要细细聆听的语言,如果你的心够安静,你能听到它在倾述,透过音符和琴键倾述,或快乐,或悲伤,或忧郁,或幸福。当你的心灵与它交汇融合的时候,感染着它的气息。音乐是会呼吸的,好的音乐是有生命的。   后来,湄儿有了孩子。那年,孩子五岁。五岁的孩子仰起头来,对湄儿说“妈妈,我要学本领!”   “你要学什么本领呢?”湄儿俯下身,对上孩子清澈的眸子。   “我要弹钢琴。”孩子奶声奶气,神情严肃地说。   看着他小大人样严肃的表情,湄儿想笑又不敢笑。同时,电闪雷鸣般的刹那,湄儿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个遥远的音乐梦想,她的心里一阵悸动。这么相似的画面。   她蹲下身子,看着孩子,认真地对他说:“练钢琴很苦,你想好了?”   孩子清澈的眸子里,透露着一丝坚定,紧紧地抿抿嘴,又使劲地点点头。   就这样,湄儿和孩子的身影每天就准时出现在一家琴行里。学钢琴,应该说是乐器中的高尔夫,是高贵的,同时也是昂贵的。琴行离家比较远,无论刮风下雨,母子俩一直坚持着。   学琴的花费太大了,不是非常富裕的家境稍微有点吃力。加上孩子还小,深奥的乐理理解起来就有困难,湄儿开始失去了耐性。她发现,自己对音乐的喜爱,有了偏差,这样的自己不快乐。音乐本身会让人快乐的,但是如果掺杂了功利,就会变味,这样的音乐,不纯粹,不完美。   在孩子8岁那年,家里买了钢琴,丈夫望着站在琴旁的湄儿,凑近她的耳朵,悄声说:“最开心的人应该是你吧。”湄儿白了他一眼,“这不是为孩子着想嘛。”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老公说得对。   多年以前,湄儿做梦都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自己能弹上钢琴。当她坐在琴凳前,打开锃亮的琴盖,按下琴键,深厚,明亮的乐音一下子穿透了心灵。   风,吹起飘逸的窗帘,阳光照进散发装修一新的房间,琴架上,香水百合的香味,一阵一阵地飘过来,流溢在房间里。   湄儿斜倚窗台,想起了那年画在地上的琴键,小学里音乐课上咯吱作响的风琴……   荆门治儿童癫痫病的医院郑州癫痫病哪家治的好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权威河南哪家医院能把癫痫病治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