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军警】知了· 童年· 故乡(散文随笔)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伦理小说

这几天,老家朋友带来一些知了,送我一些,知道知了高蛋白,烹炸后味道不错,一是吃不了,装入纯净水瓶子中,加上水放入冰箱冷冻,如此美味,那会想吃就取出来,化冰,然后烹饪食之,味道着实鲜美,但是,望着这小小的知了,却引起了我对故乡童年的回忆,思绪仿佛又回到我朝思暮念的小乡村,还有蝉鸣蛙鼓的夏夜,儿时的多少快乐,都是伴随这知了的鸣叫声,进入宁静的梦乡。

-----------题记

有一首童年的歌谣,一直在吟咏着故乡童年与知了的故事,每当我抱起吉他,想起池塘边的老树上,知了声声叫着的夏天,思绪都会沉浸在儿时的回忆里,说实话,生活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在风扇与空调的房间里,是无从感受到故乡的夏天之美的,透过封闭的窗前,听到的知了声声,让人心里躁动,失去了童年时刻,仰望茂密的树林,聆听蝉鸣乐音的好奇,这才发现,童年与蝉鸣都是属于故乡盛夏的回忆。

我的故乡依偎在京杭大运河的侧畔,站在运河大堤上,遥望川流不息的河水,常常会产生无限的遐想,看着来往的船只,穿梭不停,听着船家们聊着远航的乐趣与外面世界的新奇,童年的许多梦想,就在这山清水秀的小乡村里萌生;运河大堤,树木茂盛,坐在浓密的树荫下,听着树上万千的知了在上面鸣叫,在我记忆中,这真是一曲最美的交响乐,玩耍累了,有时会在乐音中小睡,直到妈妈出来叫我回家吃饭。

现在的人们,无论是养殖的知了还是捉到的野生知了,一般都是作为美味佳肴来食用,其实,儿时,村里人一般是不吃这些的,也从不把这些东西作为美食,而孩子们,也大多是捉来玩耍的;一般知了是雨后较多,捉知了的时间也分为早晨和晚上,有时,吃过晚饭,拿起手电筒,村前屋后的树上,到处都是慢慢往上攀爬的知了,一会就能捉到不少;也有时早上早起,趁阳光还未升起,枝条上也会有许多尚未来得及蜕化的知了,当然,也有一些,已经退掉外壳,正在等待日出后,展翅飞翔的蝉,而农村的孩子是不贪的,捉到一些够玩的就行。

上学后读了法布尔的《昆虫记》,才知道一只蝉的不易,从下籽产卵,到地下,经过几年,然后时机成熟,再破土而出,遇到雨天,就容易多了,要是遇到干旱,有的就只能在洞里了,多年的黑暗,只是为了几日的光明,为了几天的鸣唱,有时就这样,生命的快乐不在于时间的短长,在于快乐多久或者快乐幸福与否。

童年是短暂的,但是,依偎在故乡的怀抱里,童年是那样的充满童趣,蝉会飞了,不容易捉到,要想捉住树上鸣叫的蝉,这更是我们这些乡村孩子的绝活,首先,从家里抓一把小麦,放在嘴中咀嚼,然后放入水中冲洗,剩下的面筋就是有粘性的,然后粘在长长的竹竿前面,轻轻凑近树上的蝉翅膀上,就这样,一支会叫的知了就被我们抓住了;有时,也可用马尾巴的细丝,打上一个活扣,系在竹竿的捎上,然后,套住正在鸣叫的蝉,树上树下的这些知了,给我们童年的夏天,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而今看到这些知了,心中升起的是一种对故乡的思恋,那些夏夜,那些伙伴,还有故乡的运河,以及今天依然在那片土地上生活的父老乡亲,都带给我深深的眷恋,老屋前后的树木又长高了,知了重新又爬上树梢,那些曾经熟悉的蝉鸣又重新想起,只是乡村里飘起的袅袅炊烟中,不再有母亲熟悉的饭香和母亲唤儿回归的叫声??????

声声知了叫,唤醒我的思乡梦,我的故乡我的夏日,还有难忘的童年往事。

郑州专业治疗癫痫病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癫痫会影响寿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