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流云】乞丐(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历史军事

寒冬腊月,天寒地冻。

我终于下定决心收集了家里几口袋破旧衣物准备扔进住宅小区门外的垃圾桶。

行至小区外,我看见一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中年乞丐蹲在垃圾桶边,双臂抱胸,在风雪中瑟瑟发抖。

阿弥陀佛,我动了恻隐之心。正好,手中的几袋衣物足可以让他抵御整个寒冬。于是上前将口袋堆放于乞丐的面前说:“这个,你拿去吧。”

那乞丐如获至宝,将每个口袋都仔细地翻了翻,迅速找了件较为合身的相对光鲜的衣服披在自己身上,然后瘪了瘪嘴略微哆嗦着很失望地问道:“就这么些啊?”

我雪中送炭之举满以为会得到这位乞丐的感激涕零,于是很诧异的反问道:“老兄,你一个乞丐,这么多衣服不够你穿吗?即便是你全家人或亲戚朋友用来御寒也绰绰有余了啊!”

“你全家才是乞丐呢!”那中年乞丐忽然来了精神,复又蹲下掏出那几口袋衣服指指点点地说道:“你看看,你看看,可惜这衣服破洞的太少,更无名牌,皱皱巴巴的颜色发黄,闻上去有股馊味儿,不知道放旧了多少年,不好不坏的东西我穿出去乞丐不像乞丐,不伦不类,怎么见人,怎么要饭啊?”

我感觉今天遇到了丐帮中的奇葩,想起家乡有句俗语“讨口子(乞丐)还嫌馊稀饭”。我懒得与他啰唣,便指指垃圾桶撂下一句话,道:“好吧,你爱要不要。”转身欲离开却被拦住。

“呵呵,好吧,先生,冲你叫我一声‘老兄’足见你对本人的尊重,真是谢谢!不过我还是有话要说。”那乞丐也不哆嗦了,呲着黄板牙笑着言道,“我也知道你这些衣服的来源,一部分是你自家的,一部分是5.12后爱心人士捐赠的吧,你看,这件,这件……哦,还有这件。当然,还有我身上这件都是,先生,是不是啊?”

我震惊了,衣服里并没有什么捐赠标识,这乞丐居然全部猜中,于是默不作声仔细打量着他,不知道是风雪太大还是他太脏,我怎么也看不清他那模糊的面容,只是吃惊地发现这乞丐身形竟然跟我一般无二,有种极为熟悉的亲切感,他是谁呢?

“先生,你真不知感恩,难道爱心人士的捐赠只配撂进垃圾桶吗?你这是践踏爱心!呵呵,不过这些旧衣物连我也打不上眼更何况于你?的确,现在人家爱心人士的捐赠早升级了,包括资助贫困人士的衣物都是牌子的,前几日我就在网上看见一个小姑娘穿着受捐的李宁牌在镜头前伸出手比了个V字形,不过拍摄者为尊重他人的隐私,图片中对小姑娘的脸做了模糊处理,看不见表情,但是我猜她一定很开心,咱们这些乞丐就盼着这一天呢,穿着牌子的衣服显得很有尊严,如果你这破旧衣物捐出去真是丢人现眼,呵呵!”那乞丐埋头整理着口袋里的衣物夹七夹八的说着。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忒不简单,这是个乞丐吗?难道他是什么有来头的人正微服私访了解民情?亦或是我遇到了传说中手眼通天的丐帮帮主?他那一席义正言辞让我浑身冒冷汗,尤其是“不知感恩,践踏爱心”这大棒敲打得我愧怍难当,瞬间没了底气。

“这个、这个‘不知感恩,践踏爱心’倒不至于。正如你所说,连你也看不上的东西我又能送给谁呢?我总不至于将这些衣服供起来烧香膜拜天天低声下气的喊着铭刻于心吧。”我嗫嚅着辩解道,“感恩在于行而不在于形式,是吧?独善其身或默默的做些力所能及的好事,比如今天我将旧衣服转赠于你也是回馈社会的善举啊。当然如果感恩实在已成一种文化,那么我们何不如将这些5.12捐赠之物送进博物馆作个历史的见证岂不更好?不过我相信这些衣服博物馆是绝不肯收的,他们不会认为有什么价值。”

“歪理,歪理!”那乞丐冷笑道,“分明是你想扔进垃圾桶,恰好遇见了我这个貌似收破烂儿的乞丐。此处更无六耳,你的善举不大张旗鼓的做在明处谁知道啊,别人会看不起你,更会骂你不知感恩,不爱家乡给家乡人脸上抹黑,甚至践踏你的尊严。先生,我晓得你是好心人,悄悄地给了我尊严,今儿这破旧衣物我破例笑纳了,这些衣服虽破旧又有点馊味儿,但是漂洗得干干净净的,就由我高调地捐赠给慈善机构吧。先生,你想想,一个家乡的乞丐行如此善举,报刊媒体还不知怎样渲染一番呢,人人都会为我翘上一下大拇哥,夺了你的好事让我脸上有光,还真是不好意思呢!”

那乞丐的嘿嘿的怪笑声使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那说话的声音,那说话的口气怎么如此的与我相似?我竟然迷迷糊糊的浑身颤抖起来,好像他抄了我的老底,让我无地自容。轮到我哆嗦着说:“您请便,您随意,我要上班,真的该走了。”

“先生,好心人,且慢!”那乞丐的声音突然轻柔起来,很无助的摸摸自己的肚皮,委屈的说道,“跟你摆谈了这么久,我几天没吃东西了,你看是不是--”

那乞丐指了指我背后冒出的小食摊。好吧,我索性今天好事做到底,不过还是有些疑惑,的确,现在很难得遇到不讨钱而要饭的乞丐,我身上的钱虽不多,但供他大吃一顿还是可以的。

我仍然哆嗦着看着这乞丐狼吞虎咽,他的身边堆满了食物的残渣,穿暖了吃饱了喝足了,我觉得他的气色好了很多,那黑漆漆的眼珠子直放光,很是慑人。于是我怯怯的问了一句,言道:“老兄,我可以走了吗?”那乞丐大嚼着黄澄澄的葱油饼含糊着说:“先生,好心人,今天你给了我尊严,让我吃饱喝足穿暖,但是我总觉得还是却少什么,怎么就不满足了呢?嗯,我这身行头确实看着破烂,索性你好事做到底,让我也风光一下嘛,你那一身衣服不错,借我穿几天风光一下如何?放心,就几天。”

我低头一看,咦?我何时将这平时舍不得显摆的“七匹狼”的套装穿在身上的啊,但是我又如同被催眠了一般,乖乖的递与那乞丐,却极为清醒,暗道:“今天我这是怎了?居然在这乞丐面前心虚起来……”我正欲掏出日常必备的钱包和手机却被那乞丐止住,他一把夺过我手中的名牌衣服披上转身就走,说道:“衣服里的东西我全要了,我想你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吧。你等等,好心人,我发现自己身上太脏,去洗漱洗漱一下便来!”

那乞丐转身之间便消失于茫茫风雪之中,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垃圾桶旁,突然感觉全身冰凉极冷,我像那乞丐起初一样在风雪中很无助的哆嗦了起来。

在我最感孤独寂寞和寒冷的时候,老婆却蓦然出现在小区门口,我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奔上前去大叫道:“老婆,我好冷,好饿,救我!”老婆茫然的看了我一眼,皱了皱眉,随即扔给了我一块钱,说道:“谁是你老婆?要饭的,你走吧,我没时间跟你瞎咧咧!讨打!”

怎么?怎么?在我老婆眼里我却成了一个要饭的乞丐?不合理,这绝对不合理!难道这是个梦?但寒冷饥饿真实存在,我呆若木鸡。

“老婆!我来啦!”我的另一个声音向这边传来,老婆扭头笑靥如花,挽住那突然出现的与我换衣的乞丐,低声喝道:“你这个死鬼,怎么还不去上班,快迟到了!”

那改头换面的乞丐挽着我老婆的手哈哈的笑着,他们卿卿我我宛若神仙眷侣。那已衣着光鲜的乞丐——不不不,那身形、那语气、那神态,以及那张脸分明与我一般无二,我恍然看到了另一个自己。这是在照镜子吗?我惊恐万状,母亲从未说过在世上还有一个我的孪生兄弟啊,难道我今天遇见了鬼!

看见那人和我老婆亲昵的样子我由恐惧瞬间转化成了愤怒,冲上前去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怒吼道:“你,你究竟是谁?”

那人神秘的怪笑着,在我老婆脸上狠狠的啵儿了一下,得意满足的表情难以形容,他悠悠的说道:“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我就是你啊!今后属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不信你看看自己,呵呵呵呵!”

我低头一看,怎么自己跟那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乞丐一模一样!我们的角色陡然转换!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我绝望地大叫道,揪着那人的衣领缓缓的晕倒在地也不疼痛,只是觉得很冷很饿。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好端端的躺在家中软绵绵的床上。

“你这个死鬼,怎么还不去上班,快迟到了!”旁边的老婆低声怒吼道,掀开了我的被子,而我却正死死的抓住被子的一角,瑟瑟发抖......

“老婆,你不要我了吗?那跟你亲热的乞丐呢?那堆我们准备扔了的衣服呢?”我迷迷糊糊的问道。

“哟哟哟,你这个死鬼真的睡傻了嗦,老娘我即便是嫁了你这猪也不会嫁一个乞丐啊。那堆衣服不是好好的堆在墙角吗?真是莫名其妙发梦癫喝干醋,哼!”老婆“啪”地拍了我一巴掌,爱恨交并地嗔道。

我使劲侧身一看,它们还好好的放在那里,纹丝未动,原来我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我一把拽过棉被裹在身上,近乎自言自语的说道:“那些衣服——还是留着吧,说不定哪天我们真的需要呢?也许我们都是生活中一个被欲望支配,索要无度的乞丐。”

老婆一脸诧异,好像从不认识我,而我仍然躲在被窝里茫然的望着天花板,瑟瑟发抖......

石家庄市专业的儿童癫痫医院是哪家?眼睛上翻身体抽动是癫痫的症状吗郑州癫痫病最好医院是哪个杭州看癫痫病哪家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