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文缘】老校长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评论
无破坏:无 阅读:4343发表时间:2013-08-18 23:16:24 摘要:其实老校长的骨子里还是那么霸道,只是把人生中一些浮华的东西看淡了而已。 老校长病了,是他的小儿子向前告诉我的。   老校长是一所大学的校长,也是我的老师,今年快八十岁了。前几天我给老校长打去手机,手机一直关机。我儿子对我说,妈妈,老爷爷的手机总关机,不会有什么事吧?我一着急,竟然忘了老校长的住宅电话号码了。于是,我翻开记事本,却怎么也找不到,就拨打了114查询。按照查询台服务小姐告诉的号码,我拨打了过去。老校长的儿子向前接了电话。向前说,老爷子一个月前就病了,抢救过来后,说不出话来,右手和右脚都没了知觉,现在正在针灸治疗。   我听了心里颇为难过,仿佛看见老校长躺在破旧房子里那张老式单人床上,两眼直直地盯着房顶呆呆的样子,眼泪终于没能忍住,流了出来。   我一边流着泪一边安慰老校长的儿子:“向前,不要急,好好待你的老爸,他一辈子不容易。我在外地,一时回不去,我会让我儿子代我去看望你老爸的。”   向前说:“叫你姐姐吧。姐姐放心,我和我媳妇会照顾好老爷子的。我嫂子也在这里。我会常给你打电话,向你汇报老爷子的情况的。”   我犹豫了一下,又问向前:“你爸能听电话吗?如果能听的话,把电话放到你爸耳朵旁,我和他说几句话。”   向前说:“好,姐姐说吧。”   我稳了稳情绪,平和了一下心境,和老校长说了几分钟的话。   我不敢多说,怕病人太激动而影响病情。   向前说:“老爷子听说是姐姐来的电话,用左手一把就把电话抢过去了,泪眼巴巴的,像个小孩子。我爸哭了。”   人辉煌的时候,人来人往的,心里往往不会有太多的想法。人在困境时,便会很孤独,最需要的就是亲人和朋友的关心和问候。我能理解老校长此刻的心情,我们毕竟相识了二十多年,尽管郑州癫痫病可以治愈吗彻底中间有几年没有联系,也算是老朋友了。以往与老校长相识的一切又浮现在脑海里。   一九九二年夏季里的一天,区教育工会的修主席领我到市教委为我办事,却没能找到想找的人,我心里多少有些沮丧。   修主席说:“我领你认识一个老朋友,那个老朋友交际很广,有事就可以直接找他。”   于是,修主席领着我左拐右走,到了一所大学的的办公楼门前。我跟着修主席在大楼里不知上了几层楼,终于到了一个不大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修主席所谓的交际很广的老朋友。   这个人瘦瘦的,单薄的样子让人很怜惜,感觉走在街上二级风都能把他刮跑。冷峻的长瓜脸,看上去好像总也不会笑。额头有些秃,头发往后背着。说话声音有些沙哑。单眼皮,眼皮有些松懈,上眼皮明显打着褶皱。褶皱后面的眼神看人时却挺锐利,如闪电般一闪而过,似乎那一闪就可以看穿你的心思。蒜头鼻子安静地趴在薄薄的嘴唇上方,仿佛时刻都在等待着主人涛涛不绝地讲演一般。上身穿着一个灰不溜秋洗得很薄了的长衫,敞着怀。里面穿着一件有些发黄的跨栏背心,并掖在一条米色休闲裤里。一双黑色圆口北京布鞋的鞋口处,露着淡蓝色的袜子。总的来说,眼前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干练,果敢,又极其朴素。   一阵客套过后,我知道了修主席的这个老朋友就是老校长。   老校长不姓老,姓刘。也并不很老,因为他当校长的年头较长,所以人们很多时候就叫他老校长。   认识了老校长,老校长便和修主席说:“你在这里等着吧,很快就回来。我领小张去,这事必须得给咱们办。”他说话的口气显得很霸道,让我觉得老校长很好笑,找人家办事还理直气壮。   我跟在老校长身后紧走慢走,就是跟不上他的脚步。老校长走路太快了,累得我脸上的汗像下雨似的往下淌。我要打的,老校长不让。大热的天还冰着脸背对着我边走边说:“没多远的路,打什么的?没几步路,跟着我走吧。”   我们找到了想找的人。老校长的一句话,那人便把事情给办了。回来的路上,我感到轻松了很多,也感到了口渴。我小跑几步,在后面拉了一下老校长的衣服,使劲咳了一下发干的嗓子怯怯地说:“校长,吃根雪糕呗?”   老校长头也不回,还是冷冰冰地说:“我不渴,你想吃就吃吧,我从来不吃那玩意。”   我又说:“那就喝瓶水呗?”   老校长仍然原来的口气:“水也不喝。回去喝茶去。”   我当时在心里悄悄地骂着老校长:“怪老头子。真是的,不吃拉倒,不喝拉倒,给我省钱呢。”   那天,自然是老校长请客,同时,我也认识了大学里的副校长和书记。他们给我的印象都很随和,让我有了一见如故之感。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有幸又成了他们学校的学生。无论我是学习还是办事,只要我去市里,就会事先给他们其中的谁打电话,但更多的是把电话打给了老校长。   别说我嘴馋,我喜欢和老校长他们在一起小聚畅谈的感觉。每次小聚,我就像不谐世事的小孩子,又像是一个专心听课的小学生,倾心听着他们讲有趣的故事。他们毕竟是大学的老师,那种健谈、成熟和丰富的人生阅历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无形中成熟了很多。   我自觉是一个承受力非常强的人,但生活中各方面的负重还是压得我喘不上气来。   九七年下海潮流还很狂猛的时候,我的心也开始了躁动。家境的贫寒让我没考虑太多,以为和所有人相处的都不错,工作闲暇时间也很多,认识的人也很多,便借了一万多块钱,在离学校不远处开了一个小吃部。开业的时候,仅仅请了单位所有的老师,当然不会收他们一分礼份钱,只祈望他们日后“开恩”,其他人谁都没告诉。但晚上饭口的时候,还是有惊喜出现,老校长带着十来个人来了,让我有点措手不及。   老校长说:“我们谁都不喝酒,随便弄几个菜,能吃饱就行。”   我说第一天不收钱的,但老校长还是扔下一百元钱就走了,说是不能白吃,以后再算,是来捧场的。后来才知道这一百块钱是老校长自己掏腰包的。一百块钱不多,可让我很感动。投资了一万多,第一天就能有所收益,这让我已经很满足了。   开业以后,店里忙得出乎我的意料。店是小吃,来的人都是大吃,收入多的时候,竟然一天能到两千多元。更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也让我打消了和老校长汇报的念头。单位领导带着区某些有关领导找上门来,说在职职工不可干第二产业。给我只有两个选择,那就是要么关门,要么辞职。单位领导又小声、神秘地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什么对我说,有人举报你了。我知道这都是小店的“火”惹的祸,如果小店生意萧条,估计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我理解某些人的举措,只是觉得自己思想太单纯了,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抉择摆在我面前让我来选。   其实我满可以搪塞一下,事后托人去找区委的二领导三领导什么的通融一下,可我知道来的这个区领导的官不大,背后的权力可是能做得了大领导的主的。我舍不得我的小店,再者,人家说的也没错。我没有犹豫,在当时那种泰山压顶的气氛中我选择了辞职。   区某领导冷着面孔说:“要写辞职报告的,一周时间。要尽快。”我脸上强堆着笑,只轻轻地说了一个字:“好。”   望着她们离去的身影,直到看不见,却也把眼里一直往外涌的泪硬是憋了回去。不久,老校长打来电话,说修主席向他汇报了我的事。老校长没有责怪我的选择,只说:“不管干什么,相信你都会干好的。落棋不悔,坚持下去,你就会看到好的前景,这就是胜利。”   我一直觉得对不起老校长对我的期望,也对不起修主席对我的培养,对不起那些关心我的人。我这个小单位的工会主席赶在年长我二十多岁的区教育工会修主席之前灰溜溜地退休了,会计账和档案柜钥匙也都一块儿交了出去。鲜红的大学毕业证对我来说也失去了作用,被我连同一厚摞的荣誉证书用塑料袋封存起来,扔在了书箱子里,继续潜心经营我的小店。   老校长时不时就会来小店看一下,问一问收入情况和客源,并嘱咐我对待看不惯的事该如何处理。每次来都说工作忙,连饭都不吃就走,至今想起这事心里就难受。后来我的胆囊出了问题,动了手术。身体的虚弱,已经不能让我继续经营让人无法想象之劳累的饭店了,便把店转让了出去。手术前又赶上母亲去世,让我身心疲惫,有世界末日到来时的沮丧。   疲惫之际,又接到老校长的电话,让我和修主席一起到他那里聚一聚。见了面,大家对我不免又是一番鼓励和安慰。平稳了心境,经我哥的劝说,河南哪个医院治癫痫比较专业帮哥哥经营食品批发店。经过一年的努力,我很快就把哥哥开店时借的所有欠款都还上了,也没要他一分钱工资。谢绝了哥哥的极力挽留,电话告别了老校长,皮箱里装了一床行军被和几件换洗的衣物,只身单影到异乡过起了漂泊的生活。   儿子上大学那年,我又回到了久违的故乡。看着故乡的一草一木,看到故乡巨大的变化,看到那些陌生而熟悉的面孔,温馨之余又顿觉空落落的,不由地想起了以往的老熟人——老校长。不知他在哪里,应该早就退休了。走了那么多年,一直没和老校长联系过。   我凭着记忆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果然是老校长。他听出我的声音,高兴极了,并让我联系修主席,说大家见个面叙叙旧。   我已无法联系到修主席了,他也退休了,并搬了家。   老校长老了很多,目光平淡。说话的声音轻轻的,鼻子还总像有鼻涕似的,没说两句话就抽一下鼻子。腿有些风湿,走路时的脚步有些蹒跚,老校长真的老了。   不过,老校长变得比以前健谈了。他说他没事的时候就约几个老同事去钓鱼,自己还花了八百多块钱买了个橡皮船,风平浪静时,可以坐在橡皮船上钓鱼。   我欣赏老校长的闲情逸致,也感叹老校长当年锐气的遗失。眼前的老人没有了以往当校长时的霸气,穿着很旧的半袖衫,深蓝色的过时了的裤子,一双很旧的耐克鞋。手提塑料袋,袋子里装的都是有关钓鱼的东西。不知底细的怎么也看不出来他就是教授,就是当年霸气十足的老校长。   老校长的穿戴看着很寒酸,我心里不是滋味。我对老校长说:“你穿多大号鞋?腰围多少?”   老校长很敏感,说:“嗨,退休了,就应该淡然官场那些事。我有的是穿的,鞋是我儿子给我的,别看旧,那可是耐克鞋。我现在有穿的就行,走在街上又没谁看我老头子。我有钱,不是买不起,但能省点就省点。”   老校长的话说的有点奇怪,我刚要问,老校长又接着说:“告诉你个秘密,首先你要替我保密。我现在没钱,一个月的工资都资助学生了。我也不花钱,要钱没用。吃的穿的姑娘儿子都给我往家里送,老伴也有工资,有病花钱也报销,我攒钱干什么?还不如趁着我还活着把钱用在需要的人身上。现在我老伴儿卧床了,我一直伺候着她。我上班的时候,家里都是我老伴儿操心,我在家什么都不干,现在该我伺候她了,我欠她的太多了。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我更不能攒钱了。人死了,钱也就失去钱的作用,趁我还活着,就留点念想吧……”   原来老校长把他的工资分成四份,分别赞助了四个大学生。有时,一个月的工资不够,就在老伴儿的工资里往外拿。家里的人谁都不知道他的“特殊行动”,他也不想让家里的人知道。老校长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非常淡然,就好像钱就是他兜里的一块糖、抑或一快蛋糕,谁需要就可以拿走,自己少吃或不吃都可以似的。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有人谈到钱这么淡然的,好像他不居住在凡尘,钱和他没任何关系一样。   不久后,心血来潮,我开了一个早餐店,想着老校长没事也可以到小店喝两杯,就给老校长打了电话。由于我是方向盲,说不清东南西北,老校长从早上出来,找了一上午,也没找到我的早餐店。下午的时候,老校长来了,把我训了一顿,我的店竟然和他家楼挨着楼。   住得近了,老校长没事就会来小店坐一坐,从没在小店吃过一顿饭。早餐店在本市里最大的早市里面,每天买菜很方便。老校长每天去早市,看到便宜菜就会给我买一些,给钱也不要,说,便宜,没几个钱。每到大礼拜时,只要天气好,几乎都去钓鱼。钓得多时就会给我送来一些,有时还会把鱼收拾干净给我送来。   我儿子和我外甥女都喜欢和老校长说话。我儿子对我说:“妈,老爷爷恐怕是我这辈子接触到的最善良的人了,不愧是大学教授,做起事来就是不一样,人家看重的,他看的却是最淡的。”   外甥女说:“和老爷爷说话就是长见识。太幽默了,说的话还都那么有哲理。”   小店出兑了以后,每次儿子回来,都会给老校长打电话,邀请老校长到家里喝点酒。老校长每次都会带着酒,带几个咸鸭蛋,或一瓶罐头,有时还会带一些他钓的鱼来。我外甥女也会前来凑热闹,两个孩子和老校长聊得热火朝天,把我倒晾在了一边。看着老校长开心的样子像个老小孩,我心里总有些苦涩的味道,感叹岁月的沧桑,让孩子们很快地长大了,也让大人们很快地衰老了。   二零一零年的二月,我去了深圳。由于生意很忙,一直也没能有时间再回故乡,但和老校长却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能把金钱物欲看淡的不知道世间能有几人。老校长却真真地把世间的浮华看得很淡,不得不让我刮目相看。 共 583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