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那时风】年关时节(征文·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评论

寒风在呼呼地低吼着,刮得白色的窗户纸沙沙作响,冷冽的北风拼命从窗棂的缝隙挤进茅草屋,让靠大锅底烧点茅草热炕取暖的屋子更是寒冷了。

屋檐上悬挂的冰凌粗长尖锐,铮亮透明,散发着不尽的寒气,妮子妈的心里也是哇凉哇凉的,刚刚得知消息,二丫头平儿被选到重点高中,过了年,就要和整个公社选的五六个尖子生一起到距离家三十里的临近公社去上学。再有半年就要高考了,重点高中的师资力量强,这本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可是,家里却想不出法子再拿出一套铺盖来。本来家里就已经拿出去了两套铺盖,读高中的小子一套,读初中的三丫头和读高中的二丫头合用一套。拿不起好几个孩子的生活费和铺盖,十二三岁的三丫头每天放学后只好顶风冒雪去距离初中二里路的高中跟姐姐一起吃饭,住宿,两个孩子在分的大通铺上铺着草褥子,挤一个被窝。可现在又要多出一套铺盖,这可咋办?

最大的丫头初中毕业时念高中要靠推荐,家里成分不好,捞不着去上,十四五岁时的她就已经下学在生产队干活帮着挣工分养家了,家里有一个孩子读小学,一个读初中,两个读高中,还有个一两岁的小不点嗷嗷待哺,每次住校的孩子回家要生活费——一个月一个人三块钱,都愁死个人,去找谁借呢?全村五六十户人家差不多贫穷,孩子读书的费用让妮子妈愁眉不展,好多家孩子读完小学就不得不辍学了。每年春天青黄不接时,都得跑好多家借钱籴苞米,家里的人可以凑付吃些地瓜叶、萝卜缨或山野菜做的渣子垫饥,可念书的要往学校拿粮,工分又不值钱,一个劳动日仅仅才关八分钱,只可以买一个薄薄的田字格本!辛苦干一年,年底一结算,钱还顶不上分的口粮钱。三丫头跟着二丫头去高中吃饭,可以少交一个孩子的生活费。千方百计节省也仍是入不敷出。妮子姥姥是一个村的,每次孩子要开学,老人家就偷偷塞钱给他们,知道妮子妈妈拿不出生活费,怕她急恼得慌,可老人也不过是靠几个出嫁的女儿帮扶着,日子才稍稍宽松些罢了。家里孩子多,一年到头愁吃愁用的,已经无法对老人尽孝,怎好再去给老人添心事?妮子妈妈对老母亲一直心怀愧疚,断断不可再让老人知道此事糟心的。

要说二丫头平儿还真是懂事,每个周走十多里拐一篓子煮地瓜去学校,订的窝窝头让给妹妹吃,大冬天的,自己啃凉地瓜,就着玻璃瓶里从家拿来的咸菜,那清汤寡气的白菜汤,尽管里面飘了许多黑糊糊的蜜虫,轻易难见一片肉,也毕竟有点油气,所以还是大部分让给了妹妹吃。一个月,给她带去二斤白面,留着换成饭票每个周改善生活时好订饭,因为改善生活时学校只做白面的包子面条或偶尔做一次饺子啥的,那顿饭没窝头可订。前不久星期,平儿回家哭了,那个周学校改善生活吃的是饺子,她订了二两,分给妹妹吃了几个,自己仅仅尝了一只,剩下舍不得吃的饺子准备周末回家捎给奶奶。奶奶有哮喘病,贫寒的家里是很难吃到有营养的东西的,懂事的平儿有了好吃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奶奶。奶奶待孙子孙女可好了,姐妹几个都是奶奶腿上摇大的,奶奶常常一边丢着棒槌织花边补贴家用,一边颠着腿上的孩子哄着睡觉。那天晚饭时,平儿和妹妹啃着家里拿的冷地瓜,怕被老鼠吃了,用兜装着饺子高高地挂在宿舍墙上的铁钉上,结果第二天跑完操回宿舍拿碗领早饭,发现饺子不见了,墙上只有一个空兜在风中飘摇——饺子被宿舍的人偷吃了!平儿当时就心疼得泪水涟涟。这么懂事的孩子一直喜欢着读书,初中时,尽开门办学干活了;上高中,赶上了不再推荐,是凭着自己考,平儿便以优异成绩考上了,晚上点着昏暗的小煤油灯看书做题,很是用功,不到半年,眼睛视力从1.2下降到了0.4。孩子被选到重点高中,学习条件好了,当老的怎能不支持?可是每年九口家分的口粮钱就短着生产队的,平日里打个酱油买个咸盐,靠着就是从鸡屁股里抠钱呢,哪里还有余钱添铺盖?

甭说没钱,就是有钱又怎么能买得到布和棉花呢?布票一个人口一年只发了三尺三,两个人的布票才可以买布做上一条裤子,眼看就要过年了,小的孩子捡拾大孩子穿小的衣服凑合穿,大的孩子出门在外读书,要脸要面的,怎么也得给做件新的衣裳吧,而且最大的丫头眼看二十多岁了,也该攒点布票给她结婚时好做床被褥吧。

妮子妈思量了半天:借没处借,省没地儿省,去哪能弄到钱呢?铺的褥子还好说,后边草屋里还有夏季攒的麦秧草,把化肥袋子拆几个洗净可做草褥子的外套,可做被子的布和棉花呢?家里烧的火炕上铺的是胡秫秸编的炕席,五冬六夏都没有褥子可铺,就前几年才拆了床许多年的旧被子,把弄下的黑黑的棉花弹了弹,给睡在东屋的妮子奶奶做了床褥子,褥子的里表是妮子在青海的二姨捎来的家织土蓝布。老人年纪大了,瘦骨嶙峋的,抗不了硬炕席的硌。总不能让老人不铺给平儿当被吧?

鞭炮声零零星星响起,好玩的孩子忍不到过年时再放鞭炮,偷着把家里买的大年午景(或许应写作“五更”)要放的鞭炮拆成单个的,在街上过上把点燃后听响的瘾。年味越来越浓了,空气中飘着有些人家炸酥肉的香味,到年三十还有七八天光景,也真该添置年货了,可妮儿爸回家说,今年队里年底结算,自己家又欠了快八十元的粮款。

刚十岁的小四丫头菲菲正是要好爱俊的年龄,早上起来,放了寒假的姐姐给她用红头绳扎了四个漂亮的小辫——上面两个,下面两个,这下俊得不行了。平时姐姐们住校,没时间给她扎,妈妈忙着去生产队挣工分,她只好自己好赖扎两个,两小辫分的口也不齐,编得像毛带虫,今天姐姐给她梳完头,照着小镜子,她美得了不得,连忙跑到街上去向跳房子的小伙伴炫耀。——她不敢跳房子的,夏天时,中午放学后她和小伙伴跳得正起劲,被散工回来的爸爸看见了,怒气冲冲地对她说,把鞋子脱下再跳。因为跳房子要费鞋啊。姐姐哥哥在村子读书时夏天大多时候是赤着脚上学的,她小,倒是可以穿着哥哥姐姐秋冬时穿小的鞋子。

“云云,文文,你们看我二姐给我编的小辫好看不?”菲菲在邻居小伙伴眼前炫耀着。正在跳房子的云云瞅了一眼,说:“小辫编得真直溜,好看。”在旁边监督云云跳房的文文也凑过来仔细端详,说:“你二姐的手真巧。”一会儿文文吧咂着嘴故弄玄虚道:“我妈妈说今年要给我做个红的线呢袄,裤子做蓝色的确良的。云云,菲菲你俩新衣服是啥样的?”文文的爸爸在铅锌矿上班,挣工资不说,家里就文文和哥哥两个孩子,自然吃的用的就好多了。云云已经顺利跳出了房子,大刺刺说,我妈妈说,我大姨给了块香色凡立丁,要给我做一套。云云的大姨在供销社,能买到便宜货。“你呢,菲菲?”云云转身看向早就变了脸色的菲菲。“我……我不知道。”其实,不用猜也知道,今年肯定还是捡姐姐们穿小的衣服穿,衣服已经三个姐姐穿过,都补上了补丁。菲菲听到小伙伴说的话,扎小辫的高兴心情早飞走了十万八千里。她嘟噜着小嘴回了家,看到进间地上正往烫好的玉米面里掺地瓜要蒸发糕的妈妈,她哭唧唧地说:“妈妈,过年我也要新衣服。”妈妈抬起满是黏糊糊的手,还未来得及回答,在西屋炕上摆着小饭桌给村里邻居写门对的爸爸接上了话:“菲菲,过来!”爸爸放下了毛笔,从铺满红纸的桌子上抬起头,直视着扭扭捏捏进了西屋的四丫头,温声说:“把爸爸卖了给你买新衣服好不好?”菲菲低着头,手指扭着衣角说:“不好。”“那么,你是要爸爸还是要新袄?”含着一包眼泪的菲菲小声道:“要爸爸,我不要新袄了。”尽管这样说,菲菲心里还是想不通:为什么要新袄就非得卖掉爸爸呢?

“二叔,您来了?”“嗯,让妮子她爹给写两副门对。”院子里响起了东院本家二爷的声音。每到过年,妮子爸爸包揽了全村人家的门对,村小的那个老师写的字比他差得远,所以乡里乡亲都买了红纸送来让他写,赔上功夫和笔墨,他却从不厌烦,从队里腊月二十三小年前停了工开始,一直能写到大年三十。“快屋里坐。”已经调好面的妮子妈妈忙招呼着。进西屋拉开抽屉,找出待客的大前门烟递给了二爷爷,又去找触灯(火柴)给他点上。“妮她妈,知道你家今年又没开上支,也不好意思去拿,今儿我和你二婶商议先送过来三十块钱,过年怎么也得割几斤肉三十和午景好包饺子吧。”“二叔,不用那么多,俺兄弟们也好娶媳妇了,您准备盖房子也得花不少钱呐。”妮子爹忙推辞。一斤肉七毛七,过年最少也得割上两三斤,正月好伺候客。二爷家劳力多,每年扣掉粮钱还剩一百多块钱,妮子家已经连续几年过去借钱过年了,妮子妈觉得再去借真是没脸了。没办法,孩子多,吃饭的多,干活的少,年年欠生产队口粮钱,即使妮子爹妈上山干活都不吝力气拼命干也不行,一天就挣那么多工分。每当从地里给队里挑花生玉米到场院时,按规矩论斤两单独算工分,两人都尽量多挑些,但压弯了腰也多挣不了几个工分啊,大丫头下来挣分了,虽然比以前强了些,但还是年年开不上支。

“别难受了,你家小子和丫头都书念得好,等他们大了你的好日子就来了。”二爷爷对着抹着眼泪的妮子妈妈安慰道。“咳,孩子倒是争气,书念得好,可是当老的无用,二丫头要去臧庄念重点班,这不,我和她爸连床被也拿不出来。”妮子妈搓着手叹息道。“二丫头去重点班了?好事啊!别难肠了。你大妹头年出嫁了,给她做了嫁妆,她在家盖的旧被还在,你去拿来给孩子拆拆洗洗拿着用吧。”

“二叔,俺和您侄子不中用,这些年给您和婶子添累赘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这么大的门户的老的老,小的小,有个什么大事小情还不都是你们两口跑前跑后去忙活?快去找你二婶拿被吧,天冷,你洗洗做做也得紧忙活,又临着年了,事也多。”

“妮子妈,这被子你千万别当回事,孩子哪会用完了,你就洗洗做做还回来就行了哈。”二奶奶颠着小脚送出门时叮嘱道。她怕妮子妈心里为将来怎么还被子的事为难。

抱着被子,沉甸甸的,不是因着那被子是旧棉花,而是因着二叔二婶淳朴的情意。走在崎岖歪斜的石板路上,妮子妈一直纠结成团的心结解开了,心顿时轻松了很多。

灰蒙蒙的天空飘起了雪花,飘飘悠悠,慢慢地越来越大,迎着凛冽的北风,妮子妈把冻僵的手指往温暖的被子里缩了缩,心里也生出了丝丝暖意,看着满天飞舞的大雪,自言自语道:“老古语说,瑞雪兆丰年,明年的年头该会不错的吧。”

陕西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宝宝突然抽搐口吐白沫是什么情况石家庄哪个医院致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