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家园】命运(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青春幻想

二哥是我小时候最佩服的人之一。二哥不是我的亲哥,是我的堂哥,大伯的儿子。他属鼠,比我大一岁。

小时候,从四五岁开始,我几乎每天都要去他家找他,跟他一起玩耍。他7岁,我6岁那年,我们一起去上学读一年级。寒暑假,我们一起上山砍柴,放牛放猪,到田坝捉泥鳅拿黄鳝,去河边玩水洗澡。二哥聪明,脑子好用,反应快,记性好。小小年纪,能说会道,做事有板有眼。各种能力在我们这些同龄的孩子中是数一数二的,我很敬佩他,凡事我都听他的。大人们常常说:“这孩子将来一定会有出息。”听到这话,我们都十分羡慕他。看到大人喜欢二哥,小伙伴们也敬佩他,愿意跟他交往相处。老实憨厚,常被大一点的伙伴欺负的我,多么渴望能像二哥那样人见人爱啊。

二哥身体较单薄,瘦脸,浓眉,勾鼻。虽然二哥个儿没有我高,力气也没有我大,但他比我懂事,知道的比我多,能力比我强。正因为我各方面都赶不上他,他就成了我崇拜的人,我格外敬重他,把他当做榜样,他说的话,我爱听,喜欢听,他让我做的事,我都会不假思索地去做,因为我愿意做,喜欢做,他对我说的话,我可以说是做到了言听计从。当然,他对我也是挺关心的,我遇到什么困难,只要告诉给他,请他帮忙,他都会替我出主意想办法,帮我解决,替我分忧解难。

读小学时,他的语文成绩很好。他记忆力好,接受能力强,悟性高。许多课文我还读不通,他就能够背诵了。老师常常表扬他,希望同学们向他学习。他的毛笔字写得工整清秀,讨人喜爱。我写字差,写出的字东倒西歪,潦草难辨,老师经常对我说:“你要向你哥学习,把字写好。”我嘴上答应着“是”,心里却不以为然,始终不肯好好地去学写字。也许就是这个原因,直到如今,我都没有把字写好,写出来的字很难看,让人眼睛不舒服。真后悔当初不听老师的话,没有认真学习写字。如果听老师的话,向二哥学习写字,把字写好,虽然不可能成为书法家,但是写出来的字就算不漂亮,也不会有多丑。

大哥在大队当支部书记,时常把一些报纸(《云南日报》等)带回家。有一次我去找二哥,正好遇到大哥回家,大哥拿出一张报纸,让我和二哥朗读报上的一篇文章,考考我们两弟兄的识字和朗读能力。二哥先读,他读完后我读,同一篇文章,二哥不认识的字少,读得较通顺,而我不会读的字较多,读起来巴巴结结,吞吞吐吐的。我“读”完后,大哥笑着对我说:“你们两弟兄在一个班读书,你没有你二哥读得好,你要努力啊!”八九岁的我站在几个大人面前,低着头,眼睛看着脚尖,一声不吭。大嫂也称赞二哥读得好。听到大嫂对二哥的赞扬和二哥的笑声,我恨不得赶快离开那里,或找一个地缝钻进去,藏起我的羞愧感起来。此后,我去找二哥,如果大哥在家,我犹如老鼠见猫,避避躲躲。在大哥旁边,我总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尽量回避大哥,害怕再发生读报纸的事。也许大哥知道我的学习不如二哥,让我们读报纸的事情此后再也没有发生过了。

读五年级那年,一开始,老师安排我和二哥同桌,我们坐在第一排。二哥的语文比我好,而数学不如我。一次做数学作业,我做好了,二哥还没做好,他要抄我的作业,我心想这样不好,就对他说:“我也不会做,只是乱做,你还是自己做吧!”我把作业交给了老师,不让他抄我的作业。放学后,我约二哥回家,他不高兴地说:“你自己不会回家吗?约我干什么!”我知道我得罪了他。

第二天上课,数学作业发下来了。我的作业得了65分,二哥因一道题都没有做对,得了0分。他看到作业得了0分后,把作业本放进了课桌洞。我看到他脸一阵红一阵白,低着头,一言不发。我呆呆地看着他,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我不给他抄作业我也是顾虑的,一方面是这种做法对他不好,另一方面,我的作业对不对自己不清楚,给他抄,作业不对,他可能也会怪我。老师发作业本后,下课时我几次跟他讲话,他听不见我的话一样,绷着脸,不理睬我。放学后,他背起书包,气冲冲地走出校门,我在后边喊他叫他,他听不到似的,不理我。这次作业事件后,二哥对我的态度彻底改变了,我们之间好像隔了一层什么东西,我们亲密无间的心灵出现了一道裂缝。我跟他讲话,他总是爱理不理的,答非所问。上学放学回家,他也不愿和我同路走了。上学时,我去约他,他不是已经走了,就是躲在家里,我喊破了嗓子,他也不答应我。等我走后,他才在我后面去学校。放学回家的时候,看到二哥像躲避瘟神一样在我前面飞奔,一种孤独的失落感在折磨着我,我说不清楚是后悔?还是自责?我只好咬咬牙,拖着沉重的双腿慢慢地往前走。

过了几个星期,一天,在同学们的异样的目光中,二哥竟然抱起书到后面,坐到了我们班上数学最好的那个同学旁边。二哥的行为,既在我的预料之中,又让我感到有点意外。二哥换座位后,在同桌的帮助下,他的数学成绩突飞猛进,进步之快,简直让我吃惊不小。他的数学作业本上每次都打着八九十分,还多次得100分。二哥的数学成绩进步后,对我的态度似乎也有所改变。每次数学作业本发下来,他都会拿着作业本来看我的分数,和我对分数。他看到我的分数只是六七十分时,脸上往往现出得意洋洋的神态。看着二哥那神情,这下可好,我无话可说了,我低下了发烧的脸。在尴尬之中,我曾暗暗下决心,要好好学习,把数学成绩提上去,也做一次100分的作业让二哥看看,让他知道我这个弟弟也不是吃素的。可惜我身上没有数学基因,这种愿望最终成了肥皂泡。

1973年,我们小学五年级毕业,参加初中升学考试。我考上了初中,而二哥没有考上。我的成绩为:语文78分,数学70分,政治82分。二哥的成绩是:语文88分,数学15分,政治92分,虽然他的语文政治两科的分数比我高20分,但是他的三科总分没有达到最低录取分数线,所以他落第了。大哥知道这种结果后,吃惊地说:“怎么搞的,真是想不到啊!”

9月1日,开学了,我高高兴兴地到学校读初中,继续学习,而二哥却结束了读书生涯,因为他年纪小,生产队长照顾他,让他放牧生产队的五六头黄牛,于是二哥当上了小牛倌,开始了放牛的生涯。放了几年牛后,因更小的人需要照顾,队长对二哥的工种进行了调整,调二哥去生产队的瓦厂学做瓦。二哥心灵手巧,很快就掌握了烧瓦烧砖的技术。生产责任制后,二哥的技术发挥了作用,他不但烧砖烧瓦卖,还当师傅指导他人烧砖烧瓦,向他们传授技术。后来小湾开发建水电站,二哥去打工,直到现在,他快六十岁了,还在合作社打工。

岁月不饶人,我的记忆越来越差,健忘性也很大,过去几十年的事,多数已经被大脑删除了,但每当我遇到被生活的风霜折磨得过早的苍老的二哥,那些往事总会极不情愿地在我的脑海里跳动,使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尽管现在二哥的儿子在镇政府工作,女儿在县城教书,他的日子过得不错,但是假如二哥当时能和我一样考上初中的话,那他的前途命运也许会另一种情景吧!

羊癫疯能治疗痊愈吗沈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癫痫病怎样才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