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花妖】为过去痴狂(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青春幻想

我喜欢过这样的一个少年,干净、明朗,就像冬日里温暖的太阳,而我自己却像一个扑火的飞蛾,执着、悲伤。

那么多年的分别,我以为少年已是我记忆中的模糊影像,然而,时至今日,我却忽然发现,我依旧记得他最爱的白色衣衬衫,以及嘴角温和的笑容,明明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即,却还是记忆犹新。

多年后,也许他已经忘了我,而我却在朋友的空间里看到了他的留言,看到他对着另外一个女生谈笑炎炎的话语,说着我不懂的事情,明明是单薄的言辞,却有着一种谁也插不进去的甜蜜。不是不明白他们青梅竹马,不是不明白我们之间永远没有可能,不是不明白他们也许已经在一起,我真的不是不明白,我只是有些伤感。求而不得,这正是我的劫,这么多年,依旧犹如一道旧伤疤,抹不去,躲不开。

很久,一直在关注着那个女孩子,每次都能在她的说说、相片上看到他的留言,难过,因为他从来没有在我的空间留言,不会在我发表的说说上点赞,更不会关心我的动态,我总是明白,我们除了同学再无任何交集,只是有些不甘,只是有些嫉妒,那样的竹马并不是我的。

过去的已成过去,别人都已经放下,我却依旧在沉浮,也许我已经在过去的时光中溺死、沉沦。

可是执着永远只能放下,放不下的,也必须放下,这是我对自己的狠,亦或是人生对我的狠?

小苏曾经这么跟我说,“跟你通信,你的信里总是写满了对过去的怀念,写满了过去的记忆,那么未来呢、现在呢?”

是的,我执着的或许只是过去,过去的一切都让我执着,这已然成魔的癫狂,又或是我只是在用过去一点一点鞭笞我自己,让过去将我的心挖空,狠狠地疼痛,狠狠地折磨,我不是在惩罚别人,我只是在折磨我自己,折磨着为过去癫狂的自己,这是不是又是一道劫?

我不懂,不懂这世间万物,看不透,理不清,到最后留下的只是空空如也的心,除了疼痛,一无所有。

昆明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治疗癫痫的拉莫三嗪有副作用吗癫痫病最好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