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家乡的味道(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青春幻想

晚上看《中央七台》:舌尖上的中国.脚步。想起离开老家二十六年,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

家乡是儿时的记忆,儿时的记忆是妈妈的厨艺。也许跟我的成长经历有关,我对家乡不是很留恋,回老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只是偶尔梦里回去。家乡似乎渐行渐远,家乡的味道只剩下妈妈熏的腊肉,腌的霉豆腐,自家晒酿的辣椒酱、豆豉、坛子菜,以及穿村而过小河里捕抓的小鱼,稻田泥泞中叉获的泥鳅,屋后石山上摘的野果子。

记得小时候没有什么吃的,要想改善生活,只有在这个时候挑盏煤油灯,站在田埂上,拿着一个简易的鱼叉,在刚整好准备插秧的水田里叉泥鳅。运气好,一个晚上能叉一铁桶,然后洗干净放入铁锅中煮半生熟。

想想自己很残忍,把活生生的泥鳅从盆里捞出来放入锅里,怕它们跳出来,就用锅盖盖上,直到活生生的泥鳅,被文火烫熟,然后用大头针开肠破肚,挑剔除内脏,烤成泥鳅干,每个星期回家就取一小碗,用辣椒酱加些紫苏,再取碗豆豉,放点洋姜蒜头,放点点猪油,在柴火上文火泶熟,用玻璃瓶一装,就成了我带去学校一星期的美味佳肴。那红红的豆豉泥鳅干的美味,又香又辣有嚼味,尤其是很下饭。

母亲每年立夏这天都要蒸米粉团,最喜欢吃母亲做的米粉团。

做米粉团很烦琐,但母亲年年都会亲自做,首先把粳米浸泡一整天,然后用木质擂杵在瓦制擂杯里磨成米浆,这个工作耗时又费力,往往要杵磨上一天。磨好米浆后,用铁锅文火烙干,记得母亲一边烙还得一边不停搅,为防止粘锅,有时还得放些许油,她还得打一盆冷水在旁边,因为烫,母亲得沾点冷水,滚烫的米团在母亲左手右手来回间用手捂成了团,并嵌入红糖片和小块肥猪肉。最后用蒸笼蒸上三个小时。如果立夏这天我在学校学习不能回家,母亲就会用一盘子装上蒸好的米团及一碗红烧肉,用一只大碗扣上,然后里三层外三层用毛巾裹着保温,走上二、三小时山路,十几公里,到学校给我送来。一般是下午二、三点,她往往才急匆匆到学校,怯怯站在窗外张望着我。

如果我们正上着课,她就在教室外走廊上等着下课,然后拆除里三层外三层的毛巾,“还好,还热着,趁热吃”,然后急匆匆往家赶,临走塞给我一、二元,“我走了,听老师话‘‘把我当成幼儿园小朋友,那时我十七八岁了,真有点烦她唠叨。

如今,想想自己的无知,每年立夏我总能吃到母亲亲手做的米团,一年难得吃上几回的红烧肉。

母亲没有什么文化,母亲那无私的爱,那用心,手磨的米粉团,她自己舍不得吃的红烧肉。二十六年了,难忘母亲的厨艺,暖暖的亲情。无论我的脚步在哪里,在不经意的时候,今夜,今时,中央七台,舌尖上的中国.脚步,母亲的米粉团、红烧肉,舌尖上的回味,那家乡的味道。让人回味,永远忘不了,忘了除非,醉了。

遥想远方的母亲,不知她现在在忙什么,兀地心动,怀念起母亲。

家乡的味道,母亲的爱,博大而深厚!

癫痫病到底是怎么得的呢北京哪治癫痫好北京癫痫医院哪家有名武汉医治癫痫病的有名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