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在夏塔(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青春幻想

印象中,夏塔峡谷总是和雨和湿气蒙蒙联系在一起的。六年前的七月四日和一行人去夏塔,就因落了不小的雨不得不折回来。后来写了一篇《等一个晴天去夏塔》表达遗憾之情,在文章的结尾,我写到:与我,第一次上夏塔,偶遇一场大雨,未能领略它的全貌,但已知足了,风景的动人之处在于慢慢品尝,岂能让你一次尝尽?所以,夏塔,等一个晴天,我还会再来的。

那回的行程,因为有文字记录,倒也还记得清楚。在从夏塔回去两年后,我搬居到昭苏高原,几年里,常常和夏塔擦肩而过,有晴天,也有雨天,却到未踏步而入。

是在等一个好时候吗?我不知道。

在我还没准备再去夏塔时,有了一次再去的机会。距离上回,隔了六年。那年,我二十四岁,如今刚过而立之年。六年里,夏塔会成为什么样子,不好想象,一是因为上次根本就没进去;而是现在凡事万物都变化万端,都过去六年,即便我上次去过,大约也是变得认不出来了。

也许是巧合,我们此行重返夏塔正好也是七月四日,一行人中有几位师长上回也是同行人,现在谈起来都是感慨得很。

还好,这回是晴天。晴天在夏塔,会怎样?

我想寻找一些过去的痕迹,当然是妄想。甚至进峡谷口的路,我已认不出了。坐在区间车里,东张西望,两边的云杉当然还是那些云杉。六年的生长,在它们身上根本看不出痕迹。或许有些微变化,非细致之人不能察觉。六年时光,对云杉而言,是长还是短?它们从一开始就在这片峡谷幽深之处,生长,淋雨,吹风,有几代牧民经过,也会有许多茬牛羊经过,十年过去,又一个十年过去,他们慢慢有小孩胳膊粗了。再几个十年过去,有碗口粗了。再过去数个十年,有一人合抱之势了。

据说,这些云杉都几十上百年的树龄,我是相信的。我们一行人中年龄最大者,近六十岁,但在这些云杉面前,还都是年轻人。

峡谷走得越深,陌生感越强烈。及至车停在神龟石边,我才稍微找到了一点旧影。如今的神龟石享受的待遇不差,专门修建了观景处供拍照。而我上次来时,它就躺在河流中,我们站在河岸看过去,居高临下,反而看得更形象。

神龟石当然是陪同我们到夏塔的当地人的说法。抬眼看过去,确实有点像。因由这个石头,当地人再编一些有关西游记、唐僧、取经路上的神龟等传说。有多少人当真,就不知道了。看的人不少,也听到有人在说这是人为为之,只是旅游的噱头,我默默地听,暗自地笑。上回来时,夏塔还没有成为风景区,进来也是不要门票的。神龟石就在那里。噱头自然有,和石头无关,有关的是围绕石头而起的传说、故事。

河水好像比上次小了点。“路边的河水非常湍急,而且浪涛滚滚,令我们奇怪的是,它的水流一直都是乳白色,犹如一桶桶牛奶倒入了河里。坐在车上的我们看着河水,开玩笑说是上游的牧民丰收,把牛奶、马奶子都倒入河里,让河里的石头也洗一回牛奶(马奶)浴。”这是我上次从夏塔回去的文字记录,但现在的河水清澈了许多,乳白色少了。待到再往峡谷深处走,遇到有牧民在路边卖牛奶、马奶子,喝的人不少,我甚至瞎想河水的清澈是因为牧民们把牛奶、马奶都卖给游客,而不再倒入河水里了。这当然是瞎想,河水的变化,大约和峡谷深处的建设有关。

余下的路,我们逆流而上,抵达峡谷深处。

夏塔是蒙古语,台阶、阶梯之意。

原来,一路上我们都是在爬台阶。登高而望远,但在这里不是。

台阶到头,是一片一眼看过去不小的原野,平坦。是的,在这里,在夏塔,我不能说出那些美好。关于牛羊,河流,石头,野花,丛林,在诗人笔下是诗。在夏塔,他们各就各位,按部就班,日复一日,有人时是那样,无人时还是那样。

首先是河流和石头,相伴相随,有石头的地方肯定有河流经过,或者曾经有过河流;有河流的地方,就会有石头。昭苏多的是奇石,尤其以夏塔的奇石为最,为珍奇。所以有奔赴几百公里而来只为检验一下自己和石头的缘分。

夏塔峡谷流过的河流,是夏塔河还是木扎尔特河,都已经不再重要。这条河流经常有奇石出现,才是吸引人的地方。当我们在原野上漫无方向地漫步时,就有人逐渐分散而去了。

在夏塔,甚至在昭苏,在许多人看来,石头的诱惑要比草原、草原上的花花草草大得多。在高原的紫外线之下,那么多人穿着短袖走在裸露的河道上,河水的滋润丝毫没让人注意,在他们眼里,除了石头,还是石头,翻来覆去地翻找,不时有尖叫声传过来,是发现了奇石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谁知道呢?

当然也有人注意花花草草。由于开春至今,昭苏的雨水一直充沛,花草都挤着往外长,重现了古诗中的风吹草低见牛羊。要知道,在昭苏,这也是好几年未见的景象了,至少六年前我未见过,后来在此居住至今也未见过。

草原七月,总是最好的时候,今年尤其如此。当我们步入夏塔深处时,开始还未留意,当我们躺坐在草地时才发现,其实花比草多,说是草地草原,也已经不那么妥当了,倒不如花地花原来得贴切。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呢?百花丛中有草,花开各色,我基本都是不识的。之前听说出版了一本有关伊犁植物方志之类的书,我还未见到。若是拿着这样的书,住在这里,对照着书,一样一样地认出来,也是有意思的。

没有树的地方,视野开阔,可以看到群山,群山之巅以上就是雪山。去冬今春,昭苏的雪出奇地多,常常下得没完没了,山上的雪线也比往年低得多,站在海拔较高的夏塔峡谷深处远望,就看得更真切了。

黑龙江靠谱癫痫医院在哪里河南比较专业的癫痫医院有哪些杭州癫痫病医院正规吗遇到癫痫大发作应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