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家】亲人趣事洋溢着家的温馨温暖(散文)

来源:南昌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秦风秦韵

我很赞同那句话: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但我以为,这是指年轻人说的,那个家是心灵的港湾,依靠和后盾,热情的支持和陪伴。有了这个家,即便人暂时不在这个家中,只要想到有这个家,心里就会有着落,就不会害怕,就能放胆在社会上一搏。人到了中年、老年,自己早已是人父母,有孩子常在身边或常通信息,那才是一个实实在在、热热乎乎的家。操劳有人道谢,生病有人关心,活动有人陪伴,让人生最后这段路走得欢快舒心。

我更以为,这个家还要温馨。家中温馨的气氛,包括很多个方面,把它们排列一下,我把亲人趣事放在第一位,因为无论贫富、人口多少,成员们都热情待人,活泼主动,家才能和谐平安,让人留恋,进而留恋人生,过好日子。而家中的趣事,就是成员们互相支持关心、敞开心扉、娱以快乐的表现。

眼前不断产生的趣事不仅快乐现实,还在心中留存,那都好比是一种快乐的储备,当情绪低落即快乐的因子不足时,把这个储备拿出来做及时补给,如饥之餐、渴之饮、困之眠,充盈了不足,快乐就十足起来。

我的家,从以父母为家到我自己也成了老营,亲人趣事一直是活跃气氛的一种手段。那些记忆让我随时随地地想起来都会忍俊不禁,甚至笑出声来,于是,情绪为之振奋,对家人的热爱又多了几许。

下面就说几则:

(一)我们热爱“风月桥”

这是小妹文章中的意思,我们都赞同。

在黑龙江省的地图上,穆棱县境内有个城镇叫风月桥。这个地名是我父亲起的,我家曾是创点居民。

那个地方当年的自然风光很美:青山绿而小溪清,野花香而彩蝶舞,炊烟袅而空气好,无喧闹而静沁心。那里原来是一个伐木工人的临时住点,几间临时住房,溪上一座临时便桥。是深山里一个小小的无名谷地。后来林业局在那建了经营所,父亲就是建所之人。文革期间,父亲因给这个地方取了这个名字而成为宣扬封资修的罪状。对于质问,父亲从不作答。母亲说,该!让你以为自己有文化。父亲说,本来是么,以为什么!

是的,这文化修养的产物,让我们喜欢,引以为荣。说到这名字的来历,父亲给我们讲解:在泰山上有一处石刻,写着“虫二”两字(这里借用这两字,虫字上还有一小撇,二字两横一般长,是繁体风月两字去了外框的字划),知道那意思么,那表示风月无边,美得广阔。多么有创意、韵味!风月桥那里的自然风光就是很美很美的,可用这两个字划很难读,读音也体会不出这个意思来,于是,父亲面对风月无边的美景,就直接用了风月二字。风月无边怎么是封资修?说这话的人自己也说不清吧。笑声中,我们都记住了这个典故,都喜欢上了这个名字。并为这地方现在还是这个名字而欣慰。

(二)把明白人教糊涂了

小学的学习内容之一就是识字,也颇认识字的妈妈和奶奶对于识字的热情,常常提升我们识字的热情,成为一种良性循环。那个阶段,家中识字的趣事也很多,直到现在这趣事的乐度也不稍减,每每忆起来再乐一回。

父亲是旧时代的中专生,自己又好读书,在单位不仅营林业务过硬,在其他方面尤其文学上也很有学问。他影响了我们,我们都爱看书。在我和弟弟都上了学以后,妈妈和奶奶也都拾起识字看书的情趣。妈妈认字多能看“大书”,抱了《红楼梦》放不下。家里以粗粮填肚子,晚饭经常是玉米查(这个字应有米字旁,打不出来)子粥就咸菜,大锅木柴煮这粥,得在下午三点就下锅煮,中间还要经常搅动,免得米粒贴锅底糊饭。米下锅,添好柴,妈妈就进里屋炕上看书去了。到了该看锅的时候,奶奶提醒妈妈,妈妈答应着不动地方继续看书,二次三次提醒仍是不动,奶奶只好自己下厨房了。

我放学回来看奶奶在厨房以为妈妈出去了,奶奶向里屋努努嘴说:“准备考状元呢!”

我扒门瞧瞧,听见我们说话的妈妈只抬了抬眼皮,继续看书。我捂嘴笑,奶奶也笑了。

奶奶理解妈妈,她也爱识字,还常闹笑话。

奶奶说她识字,斗大的字认识好几麻袋呢!奶奶更有识字的兴趣,我们的课本、爸爸偶尔拿回来的报纸、杂志,奶奶都翻看找她认识的字念。一次,爸爸拿一本名字为《奋斗》的杂志,奶奶拿过来就念:奋门!我们全乐趴了。那时候已经使用简化字,但这杂志的名字是用的毛泽东题字,那是繁体字。斗字和门字只有两个小竖的位置不同,门字的小竖在三小横的边上,斗字的小竖在三小横的中间。乐够了,我给奶奶作解释,她老人家说,我寻思呢,奋门是什么话?奋斗就对了,我懂这意思。

我大概读三年级的时候,一天回家赶紧跟奶奶显摆,都字是多音字:说都来了时,它读dou,在北京首都中它读du。奶奶表示明白。于是,就都来了、首都的读了几遍,结果念着念着就错了,就全反了。我们全大笑起来,她楞在了那里。妈妈终于不忍了说:行了,行了,老太太本来明白来着,硬让你给教糊涂了。

(三)爸爸说我给他吃生米

对于家务事,老妈说我干什么都不把握一个标准,胡乱弄。我承认一半。强调我性格就是如此,随意性太大。因此,都有了孩子,仍是爱花种不好,喜欢小家禽养不好,天天做饭也做不好。至今有所提高也强不了多少。只是老爸的一句话让我大感兴趣,并不以为事,只以为趣。

老爸一次到外地开会,途中经过我住的县城,回返时就中途下车来看我。那是个星期日,我正在屋里窗前看书,一抬头看见老爸毫不犹豫地推开院门进来了。那时,县城的街没有名字,小胡同更是,还不规则。

我赶紧迎出去:“爸,这地方不是很好找,你怎么找到的?”

老爸说:“大方向是你单位的值班人员告诉我的,小胡同是你家的鸡领我来的。”

“我家的鸡?”我想,是不是像列宁的故事,跟着蜜蜂找到养蜂人啊!又想,不对,我们这里家家养鸡,都散养着,怎么会知道哪几只是我家的鸡呢?

老爸说:“只有你能把鸡养得这么瘦!”

哇,是这样,我不好意思,知女莫过于父!

我回嘴道:“它们也很能下蛋呢。”

老爸说:“还好意思说啊,要养就好好养吧。”

老爸下午就要回去,中午我很上心地做了一顿饭。老爸吃得慢吞吞地,我以为他不太饿吧。

过了一段时间我回娘家,老妈问我:“给你爸做饭是不是水放少了吧?”

我一楞:“怎么说啊?”

“你爸回来说,你给他吃了顿生米。”

哈哈,我笑起来,他吃得那么慢,有点勉强的样子,我还以为他不饿呢,原来是饭硬了!

老妈教我,小锅焖饭,两碗米,水没手背才行。

(四)住家成寺庙

根据当时一对夫妻一对孩儿的政策,我有了两个儿子,当时大的十二,小的五岁,却玩得来。电影《少林寺》,对大人也很有吸引力,就是那武功和练功的事。哥俩看了电影回来就天天在院子里冲拳踢腿的练起武来。练着练着,是嫌不过瘾吧,老大拿着烧红的炉钩子,老二把着大门,在门上烫下少林寺三个大字。原色晒得发白的木板门,烫黑的字,好显眼。邻居们纷纷聚过来说笑,问我,什么时候把住家改寺庙了?这庙和别处的也不相同,男女四个和尚!

随着日子的行进,亲人的趣事还在不断的出新,就这么笑着新的,积累着旧的,趣事把日子活龙得生气勃勃,把一家人活龙得心情愉快,笑意满心,把个家活龙得温馨和谐,笑声满屋。

江苏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哪家好辽宁看癫痫那里好湖北得了癫痫病的人怎么办治疗青少年癫痫病的方法